我是一個研究人類考古學家。

這麼說起來聽上去是有那麼一點的奇怪。我曾與人類相處過,人類稱我這樣的型態的人為機器人。也許都是人,可構造以及結構上我們仍屬有異,於是我開始研究起人類這物種。

我儲存了與人類相關的資料,可是我明白,其實人類並不好了解,應該說是有太多是我沒辦法理解。所以對於人類,仍有許多部分屬於未知。

我替自己做了如同人類的外殼,我知曉人類的骨架是鈣化合物,而我的是鈦金屬,事實上我們還是不一樣

但沒多久後,我便自行開著太空船想去別的星球尋找人類。

在我這星球已經沒有人類,說是因為人口壓力,而向別的星球發展。繼續存在的只有我們這樣的機器人。

但我相信,也許別的星球還是有人類的足跡,好讓我蒐集更多人類的資訊。



我來到了與太陽相距的第三顆行星。

這顆星球我不曉得他名稱為何,可顏色以資料顯示,是天空藍。

所以我稱它為藍星。

登入了藍星,我便開始了我的旅程。

這個地方不久前似乎發生了大變動,與我居住的星球不同,地板龜裂,所有的生物似乎都才再開始生長而已。

不過很幸運的,沒多久我見到了第一個人類。

我向他走了過去,然而告訴他我是從別的星球來的機器人,來尋找人類。

可他似乎聽不懂我說了些什麼。

經過了田野調查,我深信這人類是這顆藍星僅剩的人類。

他只有一人,也許是孤單了太久,他連自己的語言都忘了。

於是我決定留下來,然而教他學習,也從他身上得知一些有關人類文學的相關文獻。

我與他相處多年,他也會說我教他的語言,然而對我說:「我叫金俊秀。」

他指著自己說。我教他的語言,也就是人類當初教我們的語言。也許是一時的遺忘,可我相信人類的腦子也許跟我一樣,資料能再找出來。

「你叫朴有天。」他說。

他告訴我這是我的名字。我告訴他我的名字是U-604,他說那是型號,不是名字。雖然我無法區別這兩者的實益,可他卻向我解釋,因為我喜歡天空的藍色,所以才將我的名字裡取了天字。

可這些都是他說的,理解上我還是不明白他是如何以程式來換算我喜歡藍色。然而喜歡就竟是什麼?

資料說是人類情感得一部分。情感這部分就是我沒辦法以方程式換算的東西。

所以我不懂。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與他相處讓我發現,縱使他再怎麼對我解釋人類情感的資料,我始終沒能理解,只能將新鮮吸收的資料儲存,然而歸類為重要的文件。

人類不只思想奇妙,其構造上也讓我明白,其實我們是相當的不一樣。

且是完全的不相同。

他行動漸漸的緩慢,我們一起散步沒多久他就想休息,然而臉蛋也不比我當初看見他一樣,有些的皺褶,且慢慢的改變。

頭髮由黑變白,體力變差,休息的時間拉長。

經過計算,我問他,這是什麼現象。他告訴我,這叫老化。

他看著天空,然而突然的問我,這些年我研究了什麼。

我說其實有很多東西我研究不出來,計算程式似乎有誤,以致有太多東西我只能囫圇吞棗的儲存,擱在資料庫。我想我回到自己星球之後,找出修正程式的方法,可能就有答案了。

他眼神映出了天空的色彩,然而聲音不大的說話,我認為這可能也與老化有關。

「有三件事情你永遠不會了解。」他說。

「第一, 你體會不到生命。」

「第二, 你不會懂時間的荏苒。」

「第三, 你感受不到我喜歡你。」

我將他所說的三件事情存進了我資料庫。

也許這對我研究會有幫助。



後來,某天他就在夜晚裡,睡過去後就再也沒醒過來。

他完全蒼白的頭髮,皺摺的皮膚,外觀已全然的改變。但唯一沒變的,是那每夜都睡得安詳的臉龐。

而我明白,人類若呼喊後沒再有反應,這便是死亡。

最後我離開睡在床上的他,然而搭乘太空船回去我的星球,將自己所蒐集的文獻提供給其他研究者。

一年過後我再回來藍星,然而走進他的房間後,這裡的景像沒有變,可躺在床上的已不是他,是一具白骨。

我走過去觀察,將這具骨架的大小重新計算。我最後抱起了這具白骨,將他帶回了我的星球。

這一年,我們這些機器人終未修正好程式,他當初給予我的問題,我仍是沒有解答。

我看著躺在這玻璃箱子的他,雖然只剩下一具白骨,不過我資料自動的掉出了當初與他第一次相見的模樣。

我將我與他相處所蒐集的資料,重新與這具骨架比對,然而又花了一年的時間製造出了與他長得一模一樣的機器人。

「你叫金俊秀。」我說。

「我叫朴有天。」

金俊秀看著我,點點頭。

然而我帶著他來到了我的研究室,我讓他看了仍是躺在玻璃箱裡的白骨,告訴他,這具白骨就是他,他看了許久,然而對我說自己的軀殼與這具白骨完全符合。

我看著他,又看著這具白骨。

「有三件事情你永遠不會了解。」我說。

「第一, 你體會不到生命。」

「第二, 你不會懂時間的荏苒。」

「第三, 你感受不到我喜歡你。」


────完────
我相信如果我不說應該沒多少人能理解這文是怎麼一回事(笑)
自己體會囉!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