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受了西南氣流的影響,全國地區幾乎迎來了暴雨的摧殘,甚至有些縣市因此而放假,許多地區被淹水所害,幾乎無法外出,連車子也跟著一起滅了頂。不過他與崔珉豪所居住的地方還達不到災害標準,所以仍是得在這狂風暴雨之日裡,全副武裝地前去經營獸醫院。

但讓他最擔心的不是外出去工作,而是在這天,崔珉豪也剛好報名了獸醫醫術的學術交流,必須自己前往某大學參與會議討論。當然在出門之前他是不願讓崔珉豪冒這風險,可崔珉豪也不能隨意地缺席,畢竟這場交流會,崔珉豪是重要的主講人,一場會議缺了誰都可以,但缺了主講人不免是讓人觀感不佳。

「只不過是下雨而已,別擔心,你快去店裡開門吧!」

崔珉豪曉得他的脾氣,也無與他硬碰硬,是一邊安撫一邊哄著他,才讓他安心地離開家裡,自行前往獸醫院打理一切。

如此惡劣的氣後,出門之際雨還下得小,可待他進了獸醫院以後,天上的氣候是風雲變色,就如翻臉一樣,一下子便颳起大風,好似一桶水往天空傾倒下來,他要是再慢一點,身子恐怕全身濕透。

他躲在獸醫院裡看著外頭可怕的天氣,其實今天根本也不需要前來開店,畢竟這種爛天氣也少人會出現。他反而擔心著崔珉豪的安危,前往大學的路上還得花時間等公車,他就怕現在下得這場大雨崔珉豪沒地方可躲,心中只能祈求崔珉豪在這場與下來以前已上了公車,平安地前往大學開會。

今天果然如他所料,沒什麼人前來,他例行性將認養房裡頭的小狗們從籠子裡放出來,在院內來一場軍事訓練。這麼做的用意無他,只是希望小狗能學會聽話,免得被領養以後,又因不聽使喚而讓人類給丟棄。

可惜他今天相當心不在焉,外頭的大雨還在下,連小狗也感受到了他的不用心,年紀稍長的老狗華生見他如此,便乾脆地跟他說:『老大你去接主人吧!這群屁孩我來帶。』

這樣的協助還真讓他心動,但打烊的時間還未到,他是不敢提早下班,就怕這雨天裡會有需要幫助的人前來,他最後還是抑制了自己慾望,告訴華生,等至打烊以後,這群屁孩再交給他管教。

眼看時間已至晚上八點五十五分,他是趕忙在店內做個收拾,放料給那些屁孩們後,便將一切交給了華生去打理。

他趕緊穿上雨衣拿著雨傘,第一時間就前往公車站牌去。他記得崔珉豪說晚間還會有晚宴所以會較晚回來,要他下班以後自行回家,可別傻傻地在公車站牌底下等著他。

若是天氣晴朗他絕對會照著崔珉豪所說的指令自行回家,但豪雨無情,從早開始就瘋狂下得不停,要他如何放任崔珉豪在這暴雨天裡隻身走回家?

他才不在乎暴雨如何打在他身上,雙眼及靈敏的鼻子就尋找著公車的身影及崔珉豪的氣息。這麼一等,他從晚上九點等至十一點,公車一台一台地從他眼前駛過,看了時刻表以後才曉得方才從他眼前呼嘯而過的公車已是最後一個班次了,可為何他卻不見崔珉豪的身影?

他想離開但腳步卻又留住他,這是他的本性,也是他唯一的本事,那便是等待主人回來。他的心情雖然焦躁不安,但仍是在公車站邊徘徊。他必須等至崔珉豪的身影才甘心,他也必須在這爛天氣底下護送崔珉豪回家才得以安心。

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從遠方開過來的不是公車,可他明顯地聞出來,上頭有崔珉豪的氣味。他看著轎車停在眼前,二話不說就在副駕駛的車門邊打開了傘來,小心翼翼地不讓崔珉豪受到這場大雨的波及。

崔珉豪見著他並沒有罵他,也似乎明白當初的交代他是不可能聽得進去,所以崔珉豪才未直接搭車回家,而是前來公車站牌的位置找他。

「崔教授!真的不需要我載你們回去嗎?」

他聽見裡頭的另一名男人的吶喊,當下是希望崔珉豪直接坐車回去比較安全,而他則無所謂,反正早已濕透的他,也不適合搭乘別人的轎車來造成車主的困擾。

當他想讓將崔珉豪推進車內時,卻聽見崔珉豪對那位好心的男人喊道:「不用了!謝謝你!我家就在附近而已!」

那人也不免強,就在車子開走以後,崔珉豪是轉過身來略帶譴責語氣說道:「你怎麼不乖乖在家等我?」

他也沒說什麼,顧著自說自話,「你應該直接讓他送你回家。」

崔珉豪倒是沒生氣,只反問:「如果我沒有來這裡確認一下,你敢說你會乖乖回家,不會在這等到天亮?」

他被崔珉豪的話堵得無法反駁。事實上,若崔珉豪真沒有前來這裡確認,他是絕對會在這待至早上,且這種事情也不只發生過一次,他至今就是沒辦法改掉這狗脾氣。

「算了啦,回家吧!」

崔珉豪最後仍是笑了出來,也不在乎他滿是雨水的雨衣,便與他並肩而行。他將崔珉豪摟得緊,雨傘幾乎都擋著崔珉豪,回至家中以後,崔珉豪雖也濕了大半,可卻沒他來的誇張。

他脫掉了身外的雨衣,滲進雨衣的雨水,再加上他身子被雨衣悶出的汗水,讓他穿在身上的T恤都濕的完全。他不禁覺得有些冷,明明不是冬天,可因外頭的風雨交加,讓他有些失溫。

崔珉豪見著他有些發紫的嘴唇,是趕緊為他褪去上衣,拿了浴巾包覆住他,再進廚房盛了杯熱水讓他取暖。

崔珉豪心底雖是埋怨,但仍是感謝他一直以來從未變過的用心。

「來,你這個必須抱緊處理。」

崔珉豪打開雙手,一把就將他擁入了懷中,那邊蹭蹭,這邊蹭蹭地,不僅讓它身子暖了起來,心頭也瞬間發熱。

過了些天後,這場暴雨也慢慢地式微,可他卻有些懷念崔珉豪的『抱緊處理』。

『老大,你如果想讓主人也抱你,就直接跟他說吧!』華生淡定地說道。

他看著被崔珉豪抱在懷中的屁孩們,也僅是笑笑,輕聲說:「再說吧。」

爾後,若天空又下起雨來,他必定不帶傘外出,然而刻意地將自己淋的一身濕再回至家中。

如此,雖經常換得崔珉豪的責備,但他仍是享受崔珉豪的懷抱。

「不抱緊處理一下嗎?」他說。

崔珉豪聞言,眼神也看懂了他的鬼靈精,笑道:「來、來、你來!」

擁抱,一直都是最棒的語言。





全文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