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著沈昌珉沒有說話的樣子,縱然他是滿腹的疑問,也無膽量繼續逼問不說話的沈昌珉。他同沈昌珉悶聲沒說話,事實上,他也不期待沈昌珉會回答這樣的問題,反正人有錢,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到的?

可沈昌珉似乎沒打算含糊帶過,甚至主動地向他釐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好似不希望他胡思亂想,又或者心底對他有個猜忌。

「你還記得,你每次來搶我時,襯衫的鈕扣都會開個兩三顆嗎?」

沈昌珉聲音沉沉地說,手沒有停下動作,僅是溫柔地牽起他的手心,將藥塗抹在他的手臂上。

被沈昌珉這麼一個反問,他才想起那時的自己,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專業混混,總會在打劫前夕做個簡單的打理。當然鈕扣少扣幾顆是必備的,以前在貧民窟生活時,沒有一個混混不這麼穿著的。

他的大眼瞄了沈昌珉一眼,笑著說:「你也太厲害,一看就知道是家暴。」

他沒有懷疑沈昌珉的慧眼可能有作弊之虞,畢竟家暴的傷口與意外的傷害,或與人的互毆,都會有本質的不同,藤條的痕跡也是顯而易見,沈昌珉自然是不難發現他家庭的狀況。

沈昌珉臉上也與他一起笑,可卻是種苦笑,似乎對他情願挨打也要拿錢回家的態度相當地無法接納。這與珉太子當初勸阻他的時候很像,也許當時在電話的另一頭,珉太子也是這般地苦笑。

他不敢告訴沈昌珉,其實沈昌珉很多的關心與溫柔,總會讓他回想起珉太子對他的好。而且,珉太子與沈昌珉也有許多類似之處,除了講電話的聲音很像以外,還有那翻希望他過得好,而會狠下心臭罵他的脾性。

他嘴邊輕輕微揚,是安分地讓沈昌珉為他打理,見著沈昌珉若有所思地收拾洗手台上的藥膏,他最後也在沈昌珉走出浴室時,朝人家說聲抱歉。

「我下次會注意的,你別生氣了。」

他聲音是委婉,從表情就能看出他是打從心底地希望沈昌珉別因此而與他動脾氣,且他會如此低聲下氣,也是因為他感受的到,沈昌珉是真喜歡他,所以才會不小心動了怒氣。

沈昌珉雖總是擺著威嚴,但卻不敵他的真心請求。本還生氣著他身上的傷口,只因他兩三句話後,沈昌珉是放下了身段,輕輕地摟過他。雖力道很輕,可也足以作為一個心疼的擁抱。

「你別再回去了。」沈昌珉也有些懇求地說。

他的大眼是充滿著無奈,畢竟那也是他的父親,他只能小心躲過挨藤條的痛,可卻沒辦法要自己全然放棄曾經也對他好的父親。

「我……」

「我會幫你爸找個適合的工作。」沈昌珉搶先說道:「這樣你就不需要冒著被家暴的風險拿錢回去。」

他抬了大眼,又覺得不妥當,「這樣不好吧,什麼都是你幫我……。」

「難道你有更好的辦法嗎?」沈昌珉問。

確實,他也真無任何門路能再讓父親二度就業。

「我有人脈,所以可以幫你解決這個問題。」沈昌珉揉著他後腦勺的髮絲,輕聲說。

他當然相信有錢人能有這樣的人際關係,不過才高中的沈昌珉,哪有什麼出社會的門路?不都得回去請求沈父沈母的幫忙嗎?

「這樣不好,會太麻煩你的爸媽了,而且……」他還真不希望沈昌珉的父母知道,沈昌珉有一個來自於貧民窟的情人。

「放心吧,我自有辦法。」沈昌珉微微地笑說。

每次沈昌珉安撫他的方式,就像個已出社會的人士一樣,且不可否認地,沈昌珉就連口吻也像早已當上班族已久的珉太子似的,很成熟,也很有責任感。

沈昌珉要他別再多想,僅是將他留在家中,人便也外出準備晚上的伙食。然而他一人慢慢地走上樓去,失魂落魄地坐上床,卻不自覺地翻找著書包裡的手機。

他點開了電話簿,看著上頭珉太子的名字,心中是有些愧疚。

沈昌珉的好,不該再歸屬於珉太子的影子。

為了杜絕這種無根據的聯想,他心底便下了一個突破自我的決定。

下次若又有……呃,他就給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