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一次以後,他才真體會到沈昌珉對他的渴求究竟有多深邃。三、兩天就要他一次,光是一個星期他就必須向學校請個一、兩天的假期在家休息,唸書進度是嚴重落後,可他卻也未拒絕沈昌珉的索求,任其予取予求,好似想藉此懲罰自己對沈昌珉的不忠。

可惜不論沈昌珉多麼地賣力,他仍是無法全然忘記珉太子。只要聽見沈昌珉在床邊哄他的聲音,他便會想起當初同是在耳邊與他輕聲輕語的珉太子。然而沈昌珉疼愛他的次數越多,他不但沒有因此淡化掉珉太子的影子,反而有了被珉太子給疼愛的幻想。

但這些事情他並不敢向誰訴說,他只能配合著沈昌珉的一舉一動,完成這每次都很累人的運動。

今日沈昌珉仍是沒有放過他,就在客廳裡要起他來。可對承受者而言,這檔親密事,他還是較習慣在房間內進行,就在沈昌珉闖進去他的體內時,他是些微地抗拒,喘著氣道:「我想去房間……。」

沈昌珉衝動歸衝動,但還是懂得體諒他,便也二話不說地直接抬起他的膝蓋彎兒,讓他像無尾熊般地攬在他身上,然而一路往二樓上去。他甚是不解,大眼便在沈昌珉抱他上樓之際看著沈昌珉在一樓的房門,明明沈昌珉房間就離他們較近,可為何沈昌珉就是不抱他進去?就連平日他想打掃,沈昌珉也總是拒他之外,要他別進去掃。

「為什麼不是去你房間?」他被放上床以後,低聲地問。

沈昌珉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就如平常一樣,告訴他房間很亂,他不希望被人見著他髒亂的一面。可他心中是明白,沈昌珉的說詞只是藉口而已,真正目的,就是不希望他進那間臥房裡。

總是矇著神祕面紗的沈昌珉,又是如何讓他不起懷疑?

就在他們歡愉至一半之際,連帶褲子一起被丟在地板的手機是響得大聲,他本以為沈昌珉不會下床接聽,可似乎這通電話很重要,他都還未被滿足,沈昌珉便丟下他來,拿著褲子及手機,就走出了他的臥房。

他的大眼有些迷濛,但他也懶得去過問沈昌珉在忙些什麼,便自己動手率先解放,不等沈昌珉了。待沈昌珉回房以後,他早已蓋著棉被率先睡去了。難得沈昌珉也沒強硬要了他,似乎也自己默默地回房,不打算打擾他。

不過就在今晚,他們家中來了一個神秘訪客,沈昌珉好似篤定他今晚大概睡得沉,不會醒來,所以也就將那客人給帶進了自己的臥房裡去。可好死不死,今晚的他就算很累,卻也在凌晨時分醒了過來,總覺得身上的黏膩讓自己很不舒服,於是他便昏昏沉沉地穿了四角褲,輕輕地下了床,然而走出了臥房。

他進了浴室內將身體的黏膩做了一些整理,坐在馬桶上稍稍休息後,便也暈暈地撐起身子走出浴室。就在這時,他看見了一樓的客廳電燈被點亮起來,然而沈昌珉開了臥房的門,裡頭便走出一個男人,同樣是西裝筆挺,手中就拿著一份牛皮紙袋。

本是有些迷糊的他是瞬間腦醒,沈昌珉一直以來都不願讓他進的臥房,但竟然給了一個他根本沒見過的男人進去了。這不是種醋勁,他只是有些納悶,究竟沈昌珉在背地裡瞞著他什麼祕密。

待沈昌珉送走男人後,他同是躲在二樓客廳的角落,瞄著一樓偷偷摸摸的沈昌珉。他很想直接衝下樓去質問沈昌珉一翻,可他明白,如此衝動是絕對無法發現他想要的答案。於是他又忍了下來,安靜地回房休息。

隔日一早,沈昌珉同樣替他向學校請了假,可他卻也起得早,聽見沈昌珉外出的聲音後,他才鬼鬼祟祟地從房間裡走出來,也無先刷牙洗臉,便直接衝往一樓,竊竊地打開沈昌珉的臥房。

裡面非常乾淨,所有的書籍、文書皆是擺放的整齊,就連一早醒來的棉被也被折得像豆腐一樣,根本看不出髒亂在哪裡。

果然沈昌珉說房間很髒是道藉口,但為什麼要對他說謊?

他大膽走進裡頭,看著沈昌珉的所有東西。皇家學院的書包是被掛在椅子上,而有個黑色袋子,裡頭就裝著皇家學院的制服。他不懂,既然沈昌珉有外出去上課,怎麼書包會留在房間裡?

他揉了揉大眼來,又看著桌上的資料以及書櫃的書籍,上頭全是與金融相關的文件以及學智識,還有一道顯眼的公司抬頭,『沈氏集團』。

他拿起桌上的文件看得仔細,大眼不禁睜大,「總經理……沈昌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