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何沈昌珉的學校一年四季隨時都有聯誼,也知曉沈昌珉究竟是參與了什麼樣的『社團』得以讓一個人忙得一個星期都無法回家,甚至必須安排出國『開會』。

原來一直與他同居的傢伙,是沈氏集團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啊。

他幾乎是驚訝地說不出話來,甚至坐上了沈昌珉一點也無皺摺的床鋪,傻傻地笑了出來。他早該違背沈昌珉的意旨闖進這間房看看,太多謎底的答案皆是埋藏在這房裡,只怪他過於聽話,而不知自己早該來掀開沈昌珉的底。

可話說回來,沈昌珉又是為何要欺瞞他這樣的一個身分?裝高中生來讓他搶,這是什麼令人覺得詭異的用意?天底下有這麼傻的人嗎?他的大眼是又瞥向了沈昌珉的書桌,總有預感,事情似乎並不單純,尚有謎底是他未解開的。

他坐在床上想著,自己到底是怎麼與沈昌珉相見的?在他腦海裡,他們是打劫認識的,但仔細想想,一個被打劫的貴族,怎麼可能在被打劫以後不請保鑣呢?還能三番兩次讓他搶到都覺得心虛,這樣的事情,壓根是不合邏輯,他不該相信沈昌珉在床邊的隻字片語,縱然迷人,可不能深信。

他之於沈昌珉,絕對是初見沒有錯,但沈昌珉之於他呢?好似早已見過他許多次一樣,一點也不怕他的搶奪,也早準備好等待他來搶。再將時間往前推去,決意打劫的這件事情,也只有一個人知道,那人就是珉太子。

他雖想止住了這種不科學的思想連結,不過在揭開沈昌珉的真實身分以後,珉太子與沈昌珉的許多身影不僅是相似而已,且也慢慢相符。倆人同是繁忙的上班族、說話語調一模一樣、總是想包養他、處處想佔有他,天底下能有多少事情可以是不謀而合?

不過這樣的推測縱然合理,但卻缺乏證據。

他從床上站了起身來,走至書桌邊搜尋有無任何線索,本以為大概找不到蛛絲馬跡,可卻在他想放棄之際,他瞧見了一支放在窗邊的手機。他明白一個大忙人時常會有兩支手機,不過既然沈昌珉將它遺留在房間,想必已是沒再使用了。

他一手拿過,也不管這支手機是否還能運作,便逕自地開機,打算看看這支手機有無遺留任何的資訊。未料,他才剛開始搜尋而已,便讓他找到了答案。他的大眼恍惚地看著連絡人清單,裡頭只有一個人,那人的名字不是誰,而是他在做熱線服務時所命名的『崔大嬸』。

心中的感覺實在難以說出,這種欣喜又憤慨的感受,還是第一次在他的情緒裡頭交織一起,想笑也不是,想摔手機也不是。看見這名字出現在沈昌珉的手機裡頭,也難怪了,從第一天被騙來當『僕人』至『情人』,他的任何事情總是躲不過沈昌珉的法眼,原來不是沈昌珉精明,而是珉太子掌握著他的一舉一動。

他雖氣,可也是笑不停。轉了地球這麼一大圈,什麼珉太子遇上新歡大眼男孩,不要了他,一切都是沈昌珉急於擺脫珉太子的身分,再迫切地希望他能接受真正的『珉太子』。

沈昌珉果然高人一等,但卻避免不了失足滑落的時候。

他將手機關機,安分地放了回去,又將床鋪的皺摺整理整齊,帶著喜孜孜的感受離開沈昌珉的房間。

被耍了這麼久,他想自己也該反擊一次,整整沈昌珉。

今天既然是讓人特別無言的日子,他也上了二樓做了翻整理,打算外出拼湊過往,好讓自己得以想好戰術,抑或者,重新認識他們一直以來的感情。

他走過貧民窟的大街小巷,順道來至他常常躲起來準備打劫的地方,才曉得,其實沈昌珉常走得這條路,是不可能繞回高級住宅區的。這也間接證明,沈昌珉是刻地前來讓他搶,只要得知他又缺錢,則會在錢包裡多放點錢,前來支援他的生活。

他也終於曉得,為何當初自己想找別隻肥羊來打劫時,沈昌珉會勸阻他,甚至將他騙來當家中的『僕人』。因為不管外頭的世界如何殘酷,只要在沈昌珉眼下,他就得以安全。

他嘴邊輕輕地微笑,便回過身去,緩緩地走回他的老家。

他的老家難得不死氣沉沉,門鎖也換新,從窗外看進去,不論是客廳、廚房又或他的房間,明顯被人重新整理一遍。他不知道沈昌珉給了自己的父親什麼工作,但從眼前看來,那份工作大概是讓父親有信心繼續生活,所以才能將家中顧得這麼好。

他腳步輕輕地離開,最後又回至沈昌珉的小豪宅。

既然早已注定相遇,他也不害怕命運,縱使被欺騙得有點慘。

不過這一點點的不甘心,他絕對會討回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