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錯的他,在接近黃昏之時打了通電話給沈昌珉,過問是否回來享用晚餐。既然他有體力得以準備,沈昌珉自是沒有拒絕,反倒還指定了幾道他的手路菜,好似已懷念他的手藝許久。

拿了錢外出便去超商準備食材,希望能趕在沈昌珉到家時準備好今日晚餐,可惜沈昌珉是回得早,下午六點人就到家了,還在廚房裡忙的他,壓根沒注意有人開了大門,只見沈昌珉是隨意將公事包丟進臥房裡,人也悄悄地前來廚房,看看昨夜讓他折騰未遂的大眼男孩。

他的餘光是瞧見了沈昌珉,可也對沈昌珉的重裝打扮不加懷疑,像個老夫老妻地問:「今天又有聯誼嗎?」

沈昌珉同是回答的自然,以為他已看不出破綻,用詞上也已不再裝潢修飾,便是懶懶散散地從身後圈住他的腰際,靠上他的肩,輕聲地說:「最近很多。」

知道沈昌珉的來歷以後,他也就裝得全然相信沈昌珉的模樣,像個賢內助地道:「不能回家的話,記得傳簡訊給我喔。」

這樣的親密關係,也已不比以前來的彆扭。他還真慶幸眼前這曾讓他覺得可怕的男人,是那位在網路上與他最親密之人。然而在他明白沈昌珉對他的恐嚇統統都是來自於害怕他再留戀於珉太子的不安以後,對於沈昌珉的脾性,他也能以較自然的態度應對。

沈昌珉再如何趁機會朝正忙碌的他上下其手,他已不覺如何,更是能接受沈昌珉對他的所有霸道。

「昨天沒做完……」沈昌珉是覺略略可惜地說,但沒下子,又壞笑地道:「看你今天還能做飯,不然今天再順我一次?」

他臉上是微微笑笑,沈昌珉的慾望總是無窮,這也難怪他在做熱線服務時,珉太子每天都會問他要不要來場電愛。可即便這樣的要求是色情,但他最好奇的,是沈昌珉對他的用情究竟有多深。依照沈昌珉的條件,大可再找條件比他更好的人,實在沒必要每天都安排時間與他線上連線。

「我學校的進度都快追不上了。」他笑說。

沈昌珉似乎是無所謂,且也對擔任的私人家庭教師一職顯得非常有信心,「我在教你就好,錯一題,就懲罰一次,你會進步得很快。」

「你確定不是讓我躺在床上過日子?」

沈昌珉愣了幾會來,似乎對於他能接受這種黃腔的態度感到非常訝異。如是平常,他是絕對會說一些,『我們這年紀常浸淫在色情裡不好』要不就是『別太常想這類色情的事』之類的話。可今日的他卻相當不同,好似更進一步地接受了沈昌珉,也對沈昌珉敞開心胸來。

他明白沈昌珉心中的狐疑,便將麻油雞轉小火熬煮,人就轉過身去,大眼與沈昌珉的眼眸相望。他實在很想告訴沈昌珉,其實他已知道了所有事情,不過他還欠一個機會,那就是整整沈昌珉的機會。可惜他天生不是這塊料,都還未想到整人的方法,就想直接無條件奉獻出自己的心意。

再看一次沈昌珉的臉龐,那種感覺確實已不如以往了,沒有恐懼,沒有不踏實。

「你今天好像心情很好?」沈昌珉有些疑問地問道。

他也無迴避,笑道:「我今天回去老家看了一下,家裡變了很多。」沈昌珉略揚眉,見他又說:「謝謝你幫我爸爸找工作,他肯定是對生活有信心了,才會有這麼大的改變。」

在他腰際上的大掌是不規矩地捏了捏他的瘦肉,沈昌珉好似對於這種真誠告白相當沒轍,也僅回道:「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見著沈昌珉有些羞赧的神情,他二話不說地就給了眼前這大男人一個擁抱。

一直以來,他受了沈昌珉以及珉太子太多的照料,可惜現在他還不能夠攤牌,他必須矜持住直到他成功整一次沈昌珉為止。

「你跟珉太子真像,都很照顧我。」他靠在沈昌珉的肩上,調皮地說。

沈昌珉倒是覺得有些不快,便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瞇了眼問:「你還沒忘記他?」

以前從不知道原來沈昌珉這樣的反應是在吃自己的醋,現在明瞭以後,實在讓人覺得這樣的行為是可愛到了極點。

「我覺得我好像在他的眼下生活一樣……被保護的很好。」

沈昌珉的神情是五味雜陳,想反擊也不是,不反擊也不是。通常局勢若演變成這副模樣,他的屁股大概也不保了。

果然,沈昌珉是乾脆將瓦斯熄火,採取進擊地方式在客廳裡霸佔他來。瞧著沈昌珉不安以及焦慮的神情,他是覺得自己這麼玩弄沈昌珉很不應該,但也明白,沈昌珉是多麼希望擺脫珉太子的縮影,只想與他在現實生活重新來過。

「你、你別生氣啊……!」他喘著氣說。

沈昌珉才不管他如何懇求,便是狠地在沙發上要了他兩、三次,焦慮地說:「你別再想他!」

曾經沈昌珉把他耍得像白癡一樣,現在見著沈昌珉也白癡地吃自己的醋,他怎可能放過這次的大好機會?

「你們……真的好像……唔──!」

「不像!」

「昌、昌珉……!」

「你明天也別想給我去上課!」

看來他好像找到了沈昌珉心中最脆弱的地點了,雖然他的下場也很慘,可他不後悔這翻探索。縱使危險,也值得他這麼做。

沈昌珉的心裡,沒有女人、沒有崔大嬸,只有他一個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