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折騰一夜以後,沈昌珉也難得在他床邊睡去。這夜沈昌珉將他抱得緊,幾乎是眉頭深鎖,好似連作夢也夢見他的心還向著珉太子一樣,睡得不怎麼安穩。他伸過手去,揉去了沈昌珉的皺眉,小嘴也不禁笑了起來。

看來他必須找一天告訴沈昌珉真相,要不沈昌珉這麼擔憂他精神上出軌也不是辦法,既然他有打算要長久下去,就得將他已知的事實予沈昌珉訴說,彼此沒必要繼續活在矇著一面紗的生活之下。

他的大眼是緩緩闔上,不久也在沈昌珉的臂膀裡睡去。隔日一早,他以為自己醒來時大概已不見沈昌珉的人影,卻未料,沈昌珉這一整天都陪著他,為他清理、準備早中晚的餐點,只是如此一來,沈昌珉所有的公事都得在家中進行,見著沈昌珉拿著手機進進出出,他也沒刻意去過問電話那頭是什麼人、遇上什麼事情,就乾脆裝的一副很了然的樣子,不增加沈昌珉還得向他解釋的困擾。

沈昌珉最後也前來盛了一碗麻油雞吃,他才正想好好與沈昌珉來場建設性的談話,可沈昌珉的手機卻又在此刻響起。他見著沈昌珉的臉很臭,一路接通電話並朝臥房走去,門幾乎是被用力甩上,不久他便聽見從臥房裡傳來的聲響。

「我的事不需要操心!你住海邊嗎?為什麼要管這麼寬!」

他聽得一愣一愣的,不明白沈昌珉為什麼要這麼生氣,而後看著沈昌珉從臥房裡走出來,身上已沒帶著手機,好似不打算繼續接電話了。沈昌珉在他對面的位置坐下,一同陪著他吃麻油雞,可惜氣氛冷得可以,也讓他不敢妄為地告訴沈昌珉,自己曾去他的房間裡尋找秘密。

「是社團出問題了嗎?」他是小心翼翼,大眼則瞄著沈昌珉憤怒的神情問。

沈昌珉並沒有馬上回話,過了半響,才輕輕點頭,「嗯。」

他想大概是公司裡出現了重大問題,那麼在這沈昌珉繼續陪著他,不會有問題嗎?

「還是你要去學校看一下?這裡我可以自己整理。」

「不用。」

沈昌珉果斷地拒絕他的建議,他也不敢再多出主意,就讓沈昌珉待在他身邊,與自己一同打掃昨天在客廳以及臥房的杯盤狼藉。

沈昌珉對於家務事意外地上手,打掃起來幾乎不輸一般全職婦女,再反觀自己的打掃技巧,他才知曉沈昌珉是多麼容忍他那拙劣的打掃技術。於是他倆就將時間花在大掃除上,也沒再多說聊什麼,直到夜晚的來臨。

沈昌珉幫他熱了飯菜以後,似乎放不下公司那頭的狀況,便也搪塞他幾句,人就簡便地外出了。

這一去,也就大概一星期都沒回來過了。再見到沈昌珉的身影時,已是在各家媒體的報紙版面,就連網路新聞也報導的洶湧,上頭盡是沈氏集團的富二代與OX集團的名媛訂婚準備結為連理。

按道理來說,他是該大發雷霆,接著找沈昌珉過問事件的始末,可不知為何,他總想起那時沈昌珉在臥房裡講電話的模樣,那氣沖沖的樣子,直覺讓他認為似乎與這次事件有所關連。

他沒打電話過問沈昌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乾脆裝作自己沒看過這樣的新聞,縱然學校每個女孩都傳瘋了,他仍是保持鎮定,不敢與誰訴說,自家的主子正是這位第二代大財閥。

他沒與沈昌珉連絡,沈昌珉也無他與連繫,他就每天一人在家裡邊唸書邊等待沈昌珉回家,殊不知,這回他等到的並不是沈昌珉本人,而是擅自闖進他們家裡來的不速之客。

他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響,還以為是沈昌珉歸來,才正興沖沖地想下樓過問人家吃飯了沒有,卻見著一位全身上下皆是名牌的中年貴婦從大門而入,雙眼掃視周圍,開口便說:「住這什麼地方?你難道沒勸昌珉買好一點的房子嗎?」

身旁之人看上去像是管家,是趕緊朝貴婦道歉,說著自己的難處,「少爺當初就選這間,他不喜歡太大的房子,說是方便整理。」

「整理?請傭人來整理不就好了嗎?」

「少爺不喜歡他人進入他的私人空間……。」

那名中年貴婦是不滿地坐上了沙發,而他則愣在二樓的樓梯間,也忘了自己應該躲起來,於是他與貴婦四目相接,好了一會,貴婦才站起身來,抬頭看著他諷刺地問:「你就是昌珉養在家裡的那個小白臉?」

他睜大眼來,說不出話來,只見貴婦又說:「真搞不懂,你長這樣有什麼好讓我家兒子迷戀的?你是看上他的錢吧?他一個月都給你多少?」

一連串的問話,他幾乎是反應不過來,也在還未搞清楚的事情原委之下,貴婦又直道:「這樣吧,看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你現在馬上離開我兒子身邊。」

他的心情從複雜至平靜,直至沈母來至他的面前,他才清楚眼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也在這時,沈昌珉幾乎是從公司趕了回來,一進家門就見沈母與他對峙,沈昌珉是趕緊上了二樓,人便擋在他的面前。

「你到底在搞什麼!」沈昌珉不禁破口大罵,「給我隨便訂婚約,現在又來我家亂!」

沈母一點也不怕沈昌珉這般脾氣,只輕笑說道:「反正你不論怎麼掙扎,都必須娶她,她爸曾幫助我們度過難關,現在還他們這份人情也不為過啊,況且她那麼喜歡你。」

「你給我滾出這裡!」

「該滾的是你後面那位小白臉吧?你都要結婚了,若讓媒體知道你藏了一個小白臉在家,你要我們的臉往哪擺?」

他在沈昌珉身後吞了口口水,見著沈昌珉幾乎快氣炸的模樣,他趕忙捉住沈昌珉的手肘,將人給拉進了房間裡來。

「昌珉……」

沈昌珉知道自己不是高中生的身分已曝光,便也率先地朝他道歉:「抱歉,我騙了你,我其實不是什麼高中生。」

可惜沈昌珉未向他坦承自己就是珉太子一事,但他也不稀罕,只道:「我應該沒告訴你,我以前是做什麼維生的吧?」既然沈昌珉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就是珉太子,他不勉強,又笑說:「我以前是做熱線服務的,之前那個網友,就是在熱線時認識的,不是打網路遊戲認識的。」

沈昌珉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說這些,一臉狐疑地望著他,只見他又說:「我不會拿你們家任何一毛錢,等會我會將東西打包好,回我老家。」

「我不准你回去!」

他雙手捉緊了沈昌珉的臂膀,眼神相當地堅定,好似希望沈昌珉從他的眼中看出一道重要訊息,「我會回去繼續做熱線服務,那個薪資很好賺,夠我生活,你不用擔心。」

沈昌珉也霎時地冷靜下來,他是朝沈昌珉笑了一口,摸了摸沈昌珉的肩膀,微笑輕聲道:「保持連線。」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