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管家的幫忙之下,三兩下的時間他的東西就被全數載回老家裡去,就連轉學事宜也辦理得火速,似乎巴不得他趕緊離開沈昌珉的身邊。雖然心中有些不甘願,且他們也差一點就得以坦承相見,但除了離開,沒有更好的辦法,若是真讓媒體知道沈昌珉與他還有這麼一道關係,那麼傷害最大的人不是他,而是沈昌珉的前途。

為了不再造成沈昌珉的太大困擾,他寧可回歸最原始的連絡方式。

回至家中以後,在沈母的眼下,他們也不能有多餘的道別,便也各自轉身離去。父親見著他回家的身影後,也前來慰問他這陣子都過了些什麼日子,還幫忙他整理那堆參考書。

今日雖然離開沈昌珉的身邊讓他覺得有些痛苦,可卻也因他的離去,他與父親的關係變得更好一些。在聊天當中,他才知曉原來沈昌珉給與父親一個會計的職缺,要非沈昌珉的幫忙,他還真忘了自己的父親有會計師的執照。

見著父親能與他正常溝通以後,他很想傳簡訊予沈昌珉道聲感謝,不過他卻忘了,自己的手機早被沈母給銷毀。這意圖很明顯,就是希望他倆別再有任何往來。

他一人坐在久違的單人床上,看著被重新裝修過的小房間,心情是有些欣喜,也有些難過。他並不留戀於沈昌珉給予他的奢華生活,但他卻留戀待在沈昌珉身邊的感覺。縱然那段日子他們之間總是有段間距,可到最後,事實給予他的驚喜是遠大過於那段距離,他也才曉得,沈昌珉是為何待他如此小心翼翼,又是為何將他保護得這麼好。

他深深地嘆了口氣,明天就得回到以前的生活了,唯一的不同,就是已沒有固定的肥羊能讓他打劫了。

心底想著想著,他的大眼也有些紅潤。不曉得沈昌珉是否真會再與他一起熱線,也不曉得是否以後沈昌珉就真必須照著父母親的安排成家立業,不論是何者,對他而言,都會是一個難受的過程。

他輕輕抹去眼角上的淚水,抱著棉被便倒頭就睡。

隔日一早,他並未先去上課,而是先翻了牆回至以前的高級學府,來到學校的餐廳後門,告訴那些廚師自己轉學的事情,可他仍希望這裡吃剩的中餐依舊能讓他打包回至貧民窟裡。廚師當然是立馬答應他的請求,並且約定,只要放學,他們就會將這些剩菜剩飯打包好,運至貧民窟讓他發送。

這兒的事情處理完畢以後,他依然沒有去上學,而是率先去應徵了熱線服務。雖然老闆娘對他的客源並不滿意,不過他能上繳的紅利卻總是最多,所以老闆娘仍是勉為其難地再雇用他,但也希望他能夠多接一些客人。

他乖巧地點頭,心底慶幸自己當初還好有沈昌珉的投資,要不今日他恐怕無法再入行做這業了。

待至下時分,他才揹上書包前去以前的低級學府上課。可惜他的心皆不在課業上,大眼就算看著黑板,腦中卻是想著昨夜與他分離的沈昌珉。他只期待著晚間的熱線服務,希望能夠再次與沈昌珉連絡上線。

只是,事情總沒能如他所想的那樣美好。

他重新登錄了『崔大嬸』的稱號,等了整個晚上,就是見不著網頁上顯示著『珉太子』。他一人在小房間內忍著想哭的情緒,安慰自己,也許沈昌珉正忙著處理公司的事情,所以才沒辦法前來與他熱線。

過了今天以後,他的生活慢慢地恢復正常,心也漸漸地不去想沈昌珉,可晚間依舊線上等待,等不到人,他就在小房間內安靜地看書,日復一日,都過著一樣的生活。

上課、等待、看書。

直到老闆娘威脅他,若是沒有客源就要將他裁員,那時他便也覺得無所謂,如到了那個時候,他想自己大概也與沈昌珉的緣分已盡了吧。可就在他想消極地對待這份感情時,等了一個月的他,終於在這月的最後一日等到了珉太子。

他的大眼盯著那熟悉的名字,眼眶便瞬間泛紅,手都來不及按下那名字,珉太子便自己打了過來。

『您好,我是崔大嬸……很高興為您──』

『珉豪。』他微微地蹙了眉頭,又見珉太子輕聲道:『好久不見。』

『珉太子……。』

『想跟我見面嗎?』

『好。』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