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匆匆忙忙地從公司跑了出去,也忘了該多花幾秒過問珉太子是否就是沈昌珉一事,手心就只拿著沈昌珉給他的住址,一路奔至該地點,只為見沈昌珉一面。

當他來至這間有錢人才住得起的飯店時,腳步卻有些猶豫。他停留在飯店的大門口外,有些不明白這次的見面用意是什麼,況且沈昌珉也已訂了婚,他這翻唐突地出現,不曉得會不會壞了沈昌珉的未來,又或成為沈父沈母的眼中釘。

就在他不曉得自己該不該走進這間飯店之際,上回出現在沈昌珉家中的那位老管家是出來接待了他,並且好聲好氣地希望他能進去見見沈昌珉。

看來珉太子就是沈昌珉的事實已可得確定,只是他仍害怕自己的出現會對現狀的沈昌珉不利。他願意就當一輩子的地下情人與沈昌珉偷情,也不想在未有任何計畫之下,就於這敏感時間現身蹤影。

「這……如果被記者看見我跟昌珉一起,不會給昌珉帶來太大的麻煩嗎?」

老管家是愣了幾會,才莞爾地朝他說道:「少爺這次見面的目地,就是要來解決這件事情的。」

他不禁打了個冷顫,也沒再說話,便隨老管家走進飯店裡。本來心中還欣喜著,以為就可與沈昌珉過著以前的生活,果然他的擔憂並沒有錯,這次的見面並非他想的那樣容易,且在這之後,他倆是否能如從前一般,也無跡可尋。但為了釐清與沈昌珉之間的曖昧關係,他還是鼓起勇氣隨著老管家進去,不論結果是好或壞,他都有義務與沈昌珉共同下個決定。

老管家將他帶至飯店裡的高級餐廳,他一見著沈昌珉正著西裝背影,心底是緊張不已。以前的他竟然能笨笨地相信沈昌珉這樣的打扮會只是高中生而已,回想起來還真有些莫名的笑意。可想歸想,他還是戰戰兢兢地隨老管家入座,與沈昌珉安靜地面對面。

「你是怎麼知道我是珉太子?」沈昌珉抬起眼來,輕聲地問。

沒想到沈昌珉竟然會率先選擇處理這件事情,他也無隱瞞,誠實地說:「我偷偷進去你房間發現的。」

沈昌珉略略挑起了眉頭,好似想不到他會這麼不聽話,但在這種地方沈昌珉也不能說懲罰就懲罰,只能抑制住脾氣,輕輕嘆口氣問:「那是什麼時後發現的?」

「就在一個月前而已,然後你就訂婚了。」

說起這婚事,他倆的氣氛便是有些凝重,而他也不敢過問沈昌珉今日找他來的目的是什麼,是想分手?還是想談地下情?又或者帶他一起私奔?

沈昌珉一如往常地吃著桌上的料理,吃相也像在家一樣地大口,讓人感受不到心底真正的情緒。反倒是他,面對眼前這些好菜色,他顯得是沒有胃口,比誰都想趕快知道沈昌珉的決定。

「你──」

「噓,這裡四周都是記者。」沈昌珉輕聲說。

他閉上嘴來,是正襟危坐。見沈昌珉如此提醒,是不是想結束掉他們這段不正常的關係了?他輕輕垂了頭,也拿了桌上的紅酒企圖灌醉自己,也許在沈昌珉說向他訴說最後的決定時,他能因酒精而麻醉結果對他的衝擊。

「珉豪,今天讓你來,可能會讓你有點難受。」沈昌珉輕聲說。

用這種聲音說話,他還真想一輩子與沈昌珉在網路上連線就好,可能經過今天晚上後,他連以後連線的機會也沒有,熱線服務的客源,也就此歸零,他也沒辦法再回去那兒上班了。

沈昌珉什麼都沒說,他就以將自己過去的跑馬燈走過一遍,也試想了未來沒有沈昌珉的日子。他放下了酒杯,大眼莫名起了霧水,是義無反顧地說:「今後我不會糾纏你的,我說到做到。」他沒有看沈昌珉的神情說話,逕自地又說:「祝你婚姻美滿。」

他站起身來,就想自己離去。與其讓沈昌珉告訴他結局,不如由他自己說出口,他不是一個會死纏爛打的人,他也會讓沈昌珉知道,縱然拋棄他,沈昌珉的日子依舊會很安全,他不會留戀過往的甜蜜。

沈昌珉好似已了解他的思考脈絡,便也與他站了起身來,拉住了他的臂膀,輕聲說:「你以為你有辦法擺脫我嗎?」沈昌珉說話的瞬間,四周果然都飄來的注目,可惜他仍未了解眼前狀況,沈昌珉又道:「既然你這麼喜歡我,那我也就不顧慮你的感受了。」

只見沈昌珉喝了一口紅酒後擦了嘴,就將他拉過了身子,鼻息間帶有酒氣地在他脖子上輕輕吻一口。

他愣了愣,一臉無反應地看著沈昌珉,沈昌珉明白他的小宇宙又當機了,於是摟著他將他帶出餐廳,搭乘電梯時便解釋道:「明天報導就會出來了,你在學校一定會很難過日子,看你要不要搬回來跟我住,我可以充當私人家教教你。」

他的大眼真是瞞不住腦中的疑惑,果然下秒就問:「你不是訂婚了嗎?」

沈昌珉將他帶至今晚已預定的總統套房,邊脫去身上的外套,邊笑道:「要讓他們死心,就只有公開你跟我的關係。」

「可是──」

「不用擔心我,你只要考慮要不要搬回來跟我住就好。」

「你這樣……不顧你的前途了嗎?」

沈昌門解開了領帶,不以為然地說:「我的前途不是靠企業聯姻來的,我當然不怕毀了這段婚姻。」

「可是──」

「你想回到我身邊嗎?」沈昌珉認真地問。

他都未回話,就見沈昌珉朝他走來,然而將他半推半摟地壓上床,滿身酒氣地又說:「沒想到你竟然會不聽話去我房間裡亂翻。」

對於這話,他到也有點不服氣,「我才沒想到你竟然把我耍得團團轉!」

「沒辦法,我總不能直接讓你知道,你一直打劫的肥羊就是珉太子吧?之前問你要不要讓我包養,你也不同意,看見你被你爸打,我也逼不得以出此下策。」

「反正我也替自己討回公道了,看你吃自己的醋,實在很可愛。」他放寬了心來,微笑地說。

沒想到沈昌珉竟為了保護他,而給他編了一大堆的謊。慶幸這謊言並不牢靠,他才有辦法找到證據而真正地接納為他付出的『珉太子』。

沈昌珉撐在他身上,臉上也微微笑笑,「想回來我這嗎?」

他也緩緩地笑了開來,這種感覺就如同先前沈昌珉在電話裡,以珉太子的身分三番兩次詢問他要不要『見面』一樣。縱然他倆的感情公諸於世有些不妥當,可既然沈昌珉膽敢這麼做,他也就沒有不敢勇往直前的道理。

「想。」他輕輕回道。

「今天留在這裡好嗎?」

「你都把我壓上床了,我還能有選擇嗎?」

「你想要我就誠實地說!」

「先洗澡啦!」

「一起一起。」

結果今晚他倆什麼也沒做,從浴室裡便一直聊著當初的那段過去。

珉太子愛上大眼男孩拋棄了他,而他也愛上了沈昌珉忘記了珉太子。

多麼神奇的緣分,也多麼能當笑話拿出來講的一段戀情,就在今夜,他們重新認識彼此,將這些丟臉事一起埋在心間。

維持情感的不二法門,就是保持連線。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