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遮不住珉豪的細碎痛吟,沈昌珉也只能拼命加快腳步,穿越過這陰氣迷離的森林。目前的他腦中沒法有第二思緒,待他喘吁地來至朴有天的小屋前,俊秀好似嗅到了珉豪的氣息,他氣都未喘過,俊秀便前來為他倆開門。

見著珉豪脆爛的小腿,雖不算嚴重,可若一般人,這傷也需養二、三個月了。

朴有天就在屋內緊急對珉豪做些處理,俊秀則在旁送了些妖氣予珉豪,而後才出屋與沈昌珉長談。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俊秀滿臉疑惑,「珉豪的腿怎會傷得如此嚴重?」

沈昌珉抑是神情沉重,輕聲說:「森林內佈滿捉妖的引爆符,珉豪誤踩,因此被炸到了小腿。」

捉妖?究竟是哪個缺德道士放那些符咒想來抓在森林裡修練的妖呢?目的又是什麼了?即便他們是妖,可住在這林內的,幾乎都不曾危害過人,他們根本不曾得罪過什麼人類。

「是說,我已知村內的冤氣何來。」沈昌珉緩緩地又說:「是人為的,且受害者身體除被支解以外,眼、舌皆被取出,這顯然是不想受害人說出兇手是誰。」

俊秀對此還真不明白,被如此痛下殺手,真就無法傳遞訊息了?

「可這真的有用嗎?許多鬼魂生前如何慘死,還是與咱交流如意呀。」只見沈昌珉臉一沉,似乎不甘願地誠實道:「有種符咒,是可封印人的眼鼻耳舌,只要取得那人的部位,以符咒封印,那人死後便無法形如生前,有如殘缺。」

俊秀睜大眼來,他當了這輩子的妖狐,還真是不知曉原來道士不只有收妖的東西,還有許多害人的把戲,「但若用法術害人,難道你們道士不需付出代價嗎?」

「當然有,下場就是不得好死。」沈昌珉輕輕地說。

「這麼聽來,嫌疑人有很大的可能,是懂法術之人。」

俊秀也將這次對話做了一個結尾,待朴有天從屋內走出以後,他倆便也無繼續聊下,只管向前過問珉豪的傷勢如何。朴有天笑說無大礙,讓他倆別太過於擔心。

「那就好。」俊秀放心地微笑說道。

可沈昌珉卻有些不安,珉豪本身也屬妖力深厚,所以這傷肯地不會傷及性命,且他也預料,大概過了今夜,珉豪的傷差不多就可痊癒了。他想他師徒倆還是別在這久留,免得明天他無法向朴有天交代為何珉豪的小腿好得快。

「那咱就不在這打擾你們倆了。」沈昌珉突然說道:「我得帶他回去了。」

但朴有天是不會答應,「都這麼晚了,你們還要越過這森林?留下來吧,我裡頭還有些棉被可供你們使用,擠一下便可。」

沈昌珉當然是覺不妥,直接走進臥房裡,就將那哭紅眼的珉豪給揹上了肩,走出房後便婉拒道:「我想,我還是帶他回去吧,多謝兩位的救命之恩。」

珉豪在他肩上也與他一同道謝,他轉身便離去。本想攔阻的朴有天,卻先被俊秀給擋了下來,「別勉強他倆,珉豪有沈道長照顧,不會有問題的。」

俊秀明白沈昌珉匆促離去的原因,自是害怕珉豪的身分暴露,這不只會嚇壞朴有天,更會傷害珉豪。所以他刻意地用了妖狐特有的媚惑術,將朴有天的眼神轉移至自己身上,免得救人心切,而不經意揭穿沈昌珉不敢讓珉豪知曉的身分。

今夜朴有天仍是在俊秀的拐騙之下,又擠上了一張床,惹的一夜難眠。

當然沈昌珉這兒也不好過,好了大半的珉豪,因貪戀沈昌珉這寬肩,即使小腿早已能走動,他也故意讓沈昌珉背著,自己就乖巧地趴在沈昌珉肩上竊笑,讓沈昌珉揹著他走上了幾里路。

直到他倆回至最熟悉的小窩以後,沈昌珉也為隱瞞珉豪的身分,不揭穿珉豪小腿早已好大半的事實,便是埋頭為珉豪打理一切。先是擦澡後是餵飯,最後才將人兒給哄上床睡。

這下可好,本該與他分開睡的珉豪,卻說自己害怕在遇上奇怪的事情,所以不敢一人睡,吵著要沈昌珉陪他睡一張床,惹得沈昌珉都覺有些不耐煩。可又能如何,孩子脾性吵起來,罵也無用,沈昌珉也只能順著這假病人一次,與珉豪擠上一張床。

這人兒長越大是越鬼靈精了,果然染有酒吞童子的血脈,總會使一些讓人無能拒絕的手段騙人上床。不過好在他是男人,酒吞童子通常只對女人才有興趣。

「師傅……。」

「我累了,快睡。」沈昌珉懶得聽他說話,雙眼便閉上。

珉豪有些不甘心地抿了抿嘴,但他明白,沈昌珉這累不是喊假的,畢竟也揹著他走了不少路。

他在月光底下瞄著沈昌珉安詳的臉龐,人自是湊近,就在沈昌珉臉頰上輕輕落下一吻。

過了幾刻,他早已閉上大眼睡去,卻未見沈昌珉的雙眸,摻著迷惘看著他。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