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道理來說,朴有天應該直接照著道士所說的話回去村里報備才是,看來他身上真被妖氣所染,只是他千萬也沒料到,那妖氣竟是來自於總讓他無法矜持的俊秀。他瞧著俊秀紅髮上的雪花耳,又不禁地朝那膨鬆的雪白尾巴看去,這樣子很眼熟,像極了一隻白狐狸。

俊秀幾乎是被他的舉動嚇慘了,可他早已沒有力氣逃,那本經書幾乎是抽去了他所有的法力,甚至連想維持人形都已有問題。見朴有天的腳步朝他前來,他大概知曉自己是死路一條,不過他還是想盡可能求饒。

「求求你,別殺我……我是來報恩的……。」

他的鳳眼幾乎是害怕地擠出了淚水來,身體滿身是灼傷,身後無路可退,只能抬眼與朴有天相對,請求朴有天給予他說明的機會。只見朴有天在他面前蹲了下來,與平常並不一樣,他還以為朴有天大概會就這麼逃走,誰知並沒有,還蹲在他面前,想瞧瞧他身上的傷口。

朴有天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撥開俊秀的外衣,那些妖友為他做的內衣盡是燒得精光,身上的火吻一覽無遺。

「你說……你是來報恩的?」朴有天抬眼看著俊秀,溫柔地問。

「不知你是否記得,你曾在森林裡救過一隻白狐,還每天上山送水果給他吃。」俊秀有氣無力地又說:「我便是那隻白狐,化為人形,是想來此予你報恩。」

朴有天的眼簾緩緩眨著,卻沒有搭話。俊秀見著朴有天這番反應,以為朴有天想就此收了他,於是趕忙道:「你若不喜歡,我可以離開,求你別趕盡殺絕。」

他的小手掐著朴有天的臂膀求饒,未料朴有天卻問:「那天,我遇上的怪事,也是你出手相救嗎?」

他緩緩地點頭,小嘴無辜地說:「是我……。」

沒想到朴有天竟朝他輕輕笑起,伸手便小心翼翼地將他從地上抱起,然而將他安穩地放上床去,「那你就是好妖了,我說過,我必定會答謝相救之人。」

看來他並未跟錯人,朴有天果真是能辨別是非,而不會將他們趕盡殺絕。可就算如此,現在的他已不能夠太相信朴有天,對於為何有經文的出現,在弄清楚以前,他不可與朴有天過於親密,免得惹來殺身之禍。

他帶著傷,小手拉著衣裳就想下床去,可想當然爾,朴有天是阻擋了他的去路,低聲問:「你傷這麼重,想去哪裡?」

他抬起充滿恐懼鳳眼,誠實地說:「我不能夠相信你……。」

這對朴有天來說,是多麼大的一個打擊。看來俊秀無法體諒他唸經文的行為,但他又不能任意放這樣的俊秀回山裡去,若是不小心遇上高段數道長,俊秀豈不是容易被收服了?於是朴有天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他,村裡那位道士因有冤氣,所以才讓村民唸著經文,也順道拿了一本給他,好讓他護身。

「他說,我身上有妖氣纏身,更應該唸,所以我才唸的,他還說,若有異狀要我回報,不過既然你是好妖,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俊秀蹙著眉頭與朴有天相對,他要如何知道朴有天是不是真不會出賣他?

「我不相信你……。」俊秀沙啞地說。

朴有天聽見這話,是難過得很。二話不說便走出門去,去了後院就將那本經書燒毀,又匆匆地跑了回來,「俊秀,相信我,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

但那又如何呢?生性多疑便是狐狸的脾性,他不可能因為朴有天燒掉那本經書,而卸下防備來。

他本想起身用最後的力氣逃跑,但他的腳步卻不穩固,走了一步便踉蹌三、四步,結果又是朴有天一把將他摟回,「俊秀,要不我先幫你療傷吧?」

見著朴有天的真誠,他也有些想相信朴有天對他的承諾,只見朴有天拿起藥膏想為他塗抹時,他是推去了朴有天大掌,輕聲說:「這沒用的,這是經文所傷,要好起,必須等我恢復元氣。」

朴有天愣了幾許,便問:「那可有辦法讓你快速恢復元氣?」

看來朴有天應該是真關心他的傷勢,那神情騙不了他,就是種不捨。既然如此,他不如來測驗測驗朴有天是真關心他,還是假關心他。

「有辦法的。」

「什麼辦法?」

「讓我吸你的人氣,會好得快。」他輕聲說。

朴有天的眸裡有些訝異,他曾聽聞人氣被妖所吸盡,人也就跟著羽化了。可他又想,若只是分些許給俊秀,那應該也無妨吧?

「我該怎麼給你?」他問。

這回換俊秀藏不住驚奇,難道眼前這呆子真要與他實行這麼危險的辦法?不過事已至此,他乾脆壞人當到底。

「吻我。」

朴有天聽聞,竟是不怕,反而臉紅潤了起來,「這……可好?」

「不吻我就不信你。」俊秀任性地說。

「好、好,我吻我吻。」

於是朴有天沒帶著恐懼,只帶著羞赧情緒,朝俊秀的櫻桃小嘴貼了上去。

其實他才捨不得吸取朴有天的人氣,那是如何危險之舉,未料眼前的傻子還將這辦法當真,不怕死地想救他。

他是越吻越深邃,可鳳眼也跟著落淚,小手就將朴有天的臂膀抓得緊,垂頭離開了朴有天的唇,輕輕喘著氣。

「怎麼傷沒好轉呢?」朴有天看著他的衣內,又說:「是我做錯了嗎?」

他笑了笑,輕巧地擦乾淚水,抬頭道:「我逗你玩的,我不可能讓你冒這樣的風險。」

朴有天沒想到俊秀竟然一點也不狡猾,這都什麼時候了,還願意顧及他的安危。

「分一點給你,應該不會有問題吧?」朴有天輕聲問。

「我今晚睡月光下就好,傷口會慢慢復原的。」

「俊秀……」

誰能知曉,朴有天也有霸道的時候;不由分說,就又將俊秀的小嘴掠奪,赴湯蹈火。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