珉豪是向天借了膽量,不怕挨罵地使喚著沈昌珉,本以沈昌珉大概不會搭裡他,誰知沈昌珉竟是如此認命地替他打理大小事,也未發現他的小腿早已痊癒的事實。珉豪是開心的很,可怎麼耍小聰明,就是沒料到其實他才真是被沈昌珉矇在鼓裡的那位。

他看著沈昌珉生火為他燒飯的模樣,還以為沈昌珉會同他灰頭土臉,卻未料沈昌珉的廚藝是如此不得了。從遠處就聞香的他,已迫不及待地想下床看看沈昌珉煮了些什麼,但他必須忍耐,要是等會讓沈昌珉發現自己的腿傷早已好去大半,他不被唸死才奇怪。

況且,待在床上還有個好處,就是沈昌珉會端碗飯進來好好餵他一翻。

已有多久,他不曾表達過自己對沈昌珉愛慕之情,明明知曉這樣不該,可他卻願挑戰這般禁忌,期許自己能與沈昌珉有段如聊齋所撰寫的愛情故事。既然自己的不小心傷了條腿,那何不好好運用這次機會,耍點小聰明,讓沈昌珉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只是目前的他還不夠精明,即使想好了劇情,卻想不好結局。

待沈昌珉將午飯給端進房來時,他仍是裝的病懨懨,克難起身,就想瞧瞧今日吃啥好料的,也期待沈昌珉的服侍。

沈昌珉臉上很少有多餘表情,通常大概只有怒,什麼時候喜、什麼時候樂,又是什麼時候悲,他還真沒真正地見過。就同現在一樣,沈昌珉冷淡地餵著他,本想好好向沈昌珉撒嬌的他也霎時地不敢執行,只能乖乖讓沈昌珉餵著吃飯。

「腳好點沒?」沈昌珉突然問道。

「還有些疼。」他裝病地說。

沈昌珉雖是看了一眼他的小腿,但同樣沒有揭穿他來,只道:「那好,等會你乖乖在此,我出去查些事情,太陽下山前我會回來。」

原來沈昌珉不想揭穿珉豪腿傷已好一事,是想自己出外查事情。現在可好了,想跟的珉豪也不能跟,若是說自己的腳早已好透,這豈不是坦承這幾日欺騙沈昌珉的事實了?可他不管,他不想要自己一人留在屋內,他想與沈昌珉一起。

「我也要去!」他嘴中滿是飯菜地說。

「腳不是還疼嗎?我可沒辦法揹你來回走這幾里路。」沈昌珉瞇起眼來說。

「我可以自己走,沒有問題的!」

他怎能錯過在沈昌珉學習的機會呢?況且這件事兒可是大事,他也想為沈昌珉進一份心力呀,可沈昌珉卻不是這麼想。雖他早已知道珉豪的特殊體質已讓腿傷好得快,且也可走動,但他最不想的,就是珉豪同他外出又遇上什麼危險。

上次滿山的引爆符已讓他有不好的預感,他不願珉豪冒著這般風險而與他在外奔波。縱然天生就流著酒吞的血,可現在的珉豪年紀尚小,且妖力被他下的符咒給束縛著,若是遇上連環引爆符,恐怕也是難逃一死。

他擔憂地看著珉豪,心中若有所思,似乎是想將珉豪狠心拋在這個地方等自己回來。

「師傅你別留我一個人……!」

珉豪竟是運用天生好看地大眼懇求於他,眼淚懸於角邊,說什麼就是希望他別將他給丟在這裡。沈昌珉倒也被這樣的眼神給動心,想當初自己撿到珉豪時,也是這般懇求的眼神,才讓他落得身邊得養一隻小妖。可惜,事關性命,他仍是不願妥協於這雙可憐楚楚的大眼下。

「不行。」沈昌珉是又想了一會,又道:「不如,我帶你去俊秀那兒,你在那等我。」

至少還有個人能幫他看管好珉豪,免得這人兒等會又偷偷地跟上他去,讓他措手不及。

珉豪雖是有些不開心,但也接受了沈昌珉的折衷辦法,就在鬧脾氣底下,沈昌珉同是揹他上肩,一路扛著他將他移至朴有天的小屋。誰知這回的打擾,竟是讓他倆見著害羞之事。只見朴有天是趕緊換好衣裳出來見人,俊秀則仍賴於床上,一動也不動。

沈昌珉見著朴有天的神情,雖是神清氣爽,不過身上的精氣似乎少去了許多。他蹙著眉頭將珉豪放至椅上,然而一把就拉過朴有天的臂膀至一旁,輕語問道:「你身上可有什麼不舒服?」

朴有天愣了愣,似乎明白為什麼沈昌珉會這麼問他,即使他並未覺得哪裡不舒服,可自己身上的某些東西逝去了,大概是難逃沈昌珉的法眼。

「沈道長,有些事情說來話長,不過會如此,都是我心甘情願。」

朴有天這話說得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但也讓沈昌珉聽出了端倪,「你已知道俊秀是狐妖?」

「是。」朴有天輕聲點頭道。

雖猜不出他倆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沈昌珉也不打算過問,反正既然當事人已明瞭也願接受這樣的關係,他管不著。只要別出來為非作歹,他沒興趣當壞人收隻好妖。

「那麼,珉豪就拜託你們了,我去查些事情。」

他擔憂,如此冤氣深重的氣息,若他不近期內找出那被封印的眼、舌,就怕那受害人化為厲鬼,打算報復人類一翻。如此,他便將珉豪放於此,人就轉身離去。

既然人都被吵醒了,朴有天也稍微梳洗,趕忙做好午餐等將俊秀好好進補。珉豪一人是在房外的椅上發呆,方才撞見朴有天與俊秀兩人赤裸擁睡的樣子,那畫面怎麼也無法從他腦中抹去。他覺得很新鮮,且也很欣羨。

看著朴有天忙碌的樣子,他竟是偷偷摸摸地潛入朴有天的臥房,悄悄來至俊秀身旁,蹲在床邊看著俊秀身上的紅紅紫紫。那樣的痕跡他還是第一次瞧見,感覺很美,也嗅得出昨夜朴有天是如何賣力地欺負床上這人兒,他多想自己也能有一次與沈昌珉發生親密關係的機會。

他翹著嘴下巴靠著床邊,本想姍姍離去,卻剛好瞧見俊秀睜開眼來。

「珉豪?你怎麼在這?」俊秀是有些驚訝與害羞,便拉了棉被往身子上蓋,但見珉豪的反應不大,反倒眼神有些落寞,他又是伸過手摸著珉豪的髮絲,笑問:「怎麼啦?瞧你心情不好的。」

「俊秀哥……。」

「嗯?」

「我要如何讓師傅在我身上留下那樣的痕跡呢?」

俊秀眨了眨眼,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眼前的小酒吞,似乎打算大開殺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