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門邊傻了許久,腦中沒印象自己見過這個人,他的生活周遭,真的曾遇過長這麼好看的人?

那人有著一雙長濃的眼睫毛,還有豐厚的雙唇,皮膚保養的很好,臉上還附贈一對漂亮的嬰兒肥,笑起來很暖,髮型也好看,整個人的穿著打扮是輕便,但卻不失禮數。他的腦中閃過了許多人事物的畫面,他能夠確定,這人他沒見過,且也不是他的病患。

「你是……?」他狐疑地翹著嘴問。

那人有禮貌地欠了身,低聲道:「我是朴有天,你填寫的隨機抽樣出租男友列表選中了我,這次前來是與你詳談日後包養的天數以及約會時間。」

聽完這話,他才從夢中驚醒。原來遇見這位美男並不是湊巧,而是被他所遺忘的『出租男友』。他雖是愣了許久,想說些什麼,不過卻也不急著說,便直接將朴有天給請入房裡來。說真的,要不是朴有天的出現,他可能早已忘卻掉自己一個願前所想執行的減肥計畫。他本以為出租公司過幾天就會連絡他,沒想竟拖了一個月,目前的他也不知已胖了多少斤。

他盛了杯溫水予朴有天,然而自己也坐上沙發,拿過朴有天放在桌上的契約書,安靜地看了一會。上頭有陪逛接、陪吃飯每小時的價位,還有包天、包月制的,他略略地算了一下,一個月基本薪水就得支付22K,然後他還得包吃、包住、包網路費。

以他一個月的薪資來比較,其實22K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這價位就等於是請了一個幫傭的錢,他還應付的了。

他安靜地算著上面的金錢,又想著自己的需求,還真不知道自己是要以時計費,還是以月計費。按道理來說,包月應該會比以時計費貴一點,但能享有的服務較多。不過問題就出在於,他不知道自己的減肥計畫能持續多久。

既然如此,還是以小時計算吧!

「上頭寫說,陪逛街一小時30元,陪吃飯一小時50元,那如果是陪我去健身房還是去公園運動呢?」他抬起鳳眼來,聲音輕輕地問。

朴有天挑了眉,也思索了一會,「那就以逛街的價碼計算。」

他點了點頭,感覺上以時計費好像比較適合他自己。

「金先生不考慮包月嗎?我能為你服務許多項目。」朴有天傾身過來,撇頭看著他的臉蛋說:「除了運動以外,逛街、吃飯、打掃、接吻、性服務,通通都包涵在裡頭喔。」

他明白這是一種推銷手法,可字眼聽上去還真讓他有些汗顏。況且他也非同性戀,自然是沒想到那些特殊服務的項目,更是重要的一點,就算他是同性戀,他也未必能自信地讓被衣服掩蓋好的肥肉隨意出來拋頭露面。

對於身材這種事,他從來沒有變過,就是自卑。

「應該是不需要,我只需要有人陪我一起減肥,比較不無聊。」他臉上微微笑笑地說。

朴有天有那麼一瞬間神情是有些不滿意,但他並未瞧見,也沒打算更動這次租賃的約定。一切就以按時計費說定,他也乾脆地簽了契約,然而笑笑地還給朴有天。

「是說,出來運動的時間……」他拿了沙發上的抱枕,輕巧地抱在懷哩,蓋上自己肚子上的肥肉,輕聲道:「我一般都看診到九點,所以運動的時間可能有些晚了。」

朴有天臉上有些訝異,「你是醫生?」

「啊,是啊,我是中醫師。」他也沒避諱地道。

朴有天竟直接地說:「那你怎麼還這麼……壯?」

看來這樣的問題若是不瘦下來,可能會糾纏他一輩子。更可悲的是,病患也會因為他的身材,而不敢相信他的醫術。

對於朴有天的問題,他並無馬上回答,眼神只是放了空,想了些事情,卻沒想到朴有天是緊張起來,趕忙抱歉地說:「我沒有惡意,你別放在心上。」

他挑了眉,見著朴有天驚慌的樣子,自己卻是笑了起來,自嘲道:「這沒什麼,我習慣被這麼問,很多病患也都問我同樣的問題。」

雖臉上總是有種不諧調的笑容當作掩護,可這些話聽上去,卻足以讓人明白,他日常都過了些怎樣的日子。

朴有天臉上是添了一絲失落,對於自己的出言不遜感到不好意思,但卻無能為力,眼前的業主明顯是將自己最真實的感情封閉的死,而他,也明白為何自己沒辦法就在第一眼時便闖進他的心底。

金俊秀,在國小時是個出了名的胖子,他們雖從未同過班,但因班級只在隔壁,偶爾還會在他們班級前的走廊被欺負,他時常看見,卻未給予任何幫助。然而對金俊秀最有印象的那次,大概就是被情書惡作劇的那次。

他永遠忘不了金俊秀怒吼的聲音,還有金俊秀抖著肩的背影。可惜在他提起勇氣想至隔壁班找金俊秀做朋友時,金俊秀早已轉了學,從此他們就沒再見過面。

他並不討厭胖子,也沒有特別喜歡,不過讓他對自己最失望的事情,就是金俊秀在他面前委屈時,他並未出手幫助。這大概是一種同理心作祟,他真想那時候出面幫助金俊秀,又或者對大夥說一句,『我就是喜歡他,怎樣!』的帥氣話。

沒有原因,他只是覺得金俊秀需要一個朋友來替他撐腰。

這次接到金俊秀的訂單時,公司裡的同仁自是不想接這案子,大家都喜歡美女,就算賺錢,也要賺美女的錢。於是被丟棄在回收桶的訂單又被他給撿了回來,他願意當金俊秀的出租男友,更多的原因,是他想見見現在的金俊秀長什麼模樣。

其實沒有變很多,就只是國小時的放大版而已,依舊很胖,不討人厭。只是金俊秀早已不記得他這號人物了,就連反應也相當地淡定。

「九點才能運動啊……」朴有天突然又將話題轉了回來,看著金俊秀說:「還是金先生考慮包月?我認為肥胖很大的原因是因為經常外食,若你包月,我可以幫你做便當,打掃家裡,還可以在任何時間陪你運動。」

朴有天提出的方案還真讓他有些心動,天天在診所工作的他,的確時常與沈昌珉叫外食,現在這年頭就連吃素食也是一對油,再製品的熱量也不亞於那些肉類了。

「你會做飯喔?」他的眼神有些亮了起來,身為中醫師的他,其實很明白只要在對的季節吃對食物,身體自然就可以養生並且瘦身,可惜就是他對料理不在行,懂得再多也是白搭。

「會啊,我們做這行的,都是經過公司許多才藝訓練的。」朴有天也笑了起來,拼命地推銷。

那既然如此,包月也許對他的減肥計畫會有比較大的幫助。於是他又拿回還給朴有天的契約,用了立可白修正內容,並且在修正處簽名,決定包朴有天一個月試試看。

「那你今後都住我這裡嗎?」他抬起鳳眼問。

朴有天點了點頭,「是的。」

「那我等會去把那間空房整理一下,你今天就可以住了。」他笑道。

朴有天看著他的笑容,說真的,其實並不難看,他應付過那麼多的女人,這種真誠的笑容,才是最好看的。

可惜,他的笑,朴有天很清楚,並不是因為他的到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