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的進駐,讓整棟屋子多了點生氣,在金俊秀的引領之下,他向朴有天介紹了一些室內設備,也充分授權朴有天使用家裡的任何東西,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需要顧忌太多。大概就是如此,但這些都還不是今日朴有天入住的重點。

「呼,我要站上去了喔。」

他倆在體重計前著墨許久,朴有天雖是沒什麼壓力,可也不能輕易地就要金俊秀隨隨便便地面對這個重要的人生課題。依他的專業,他必須用盡所有從公司裡學來的拐騙來將金俊秀騙上體重計,只是,公司的那一套,他打從心底認為並不適用於男人。最後他也只是靜靜地在一旁等待,看著金俊秀垂著頭露出雙下巴的神情,那樣子很認真,他看的出金俊秀眼中的火焰,也知曉金俊秀就是想放了把火燃燒掉這些脂肪,即便他只能安靜等待,他也徹底相信金俊秀絕對可以站上這體重計。

果然,螢幕上的結果出爐了,朴有天對於數字的恐嚇是不覺如何,但金俊秀卻是有些臉色鐵青。

「110公斤了……。」

金俊秀無奈地翹起唇來,連眉毛都垂了下來,心情似乎感覺備受打擊。當體重計歸零以後,一旁的朴有天是向前拍了拍他的肩,微笑說:「別擔心,你請我來不就是要我陪你減肥嗎?一個月後,一定會瘦下來的。」

金俊秀也覺得朴有天說的是,他總不能白白地花掉這筆租賃費用,且朴有天說會幫他做低卡便當,好說歹說,他一個月以後也能瘦個二、三公斤不等。

「那就拜託你了!」他握住朴有天的大掌說。

朴有天是被他這激起勝負慾的神情給驚艷,近看以後,才發現他的五官長的其實不差,尤其那圓圓的鼻頭,還真讓人想玩場磨鼻子遊戲。

而後他們也陸陸續續量了三圍,分別將尺寸給紀錄下來。有時減肥體重可能不會少,不過三圍卻是容易有變化,若一個月後能少個幾吋,這也能成為減重者的信心來源。朴有天是細心地替他做了張表格來,決定幫他每天量量身體有什麼變化,再慢慢地隨著身體變化在料理上做些調整。

「是說,診所裡有食療食譜,我明天帶回來給你看看。」

朴有天愣了愣,竟說:「我能跟你去診所嗎?」

金俊秀的神情是有些不明白,朴有天怎麼會想去那麼無聊的地方,「是可以啊……不過那裡滿無聊的喔。」

其實朴有天也沒什麼用意,他只是想去看看金俊秀的工作地方而已,趁機瞭解金俊秀的生活是什麼模樣。只是朴有天未料,他如此善意的動機,卻是換來一個不怎樣的見面禮。

當他隨金俊秀走進診所以後,雙眼便是與一個冷冽的眼神似目交接,那人……他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了?

「啊,昌珉,他是我租來陪我減肥的人,叫朴有天。」金俊秀笑臉嘻嘻,又朝他說道:「有天,他是沈昌珉,應該可以算是小時候的竹馬,我們從國小就一直同校到大學,還唸同科系喔。」

小時候就認識了?朴有天的桃花眼又與沈昌珉對上,這副模樣跟氣息,他真的在哪見過,但他什麼都還未說,沈昌珉竟先發制人,「你叫朴有天?」

朴有天揚眉點了點頭,只見沈昌珉又看向金俊秀,一副怎麼金俊秀沒認出他是誰的錯愕,起身便朝他走過,然而輕聲說:「你跟我出來一下。」

金俊秀似乎是習慣沈昌珉這種疑神疑鬼的脾氣,也沒想出手救朴有天的意思,便隨他倆至櫃台邊。

「你不就是國小那個每個女生都哈得要死的人?」沈昌珉劈頭就說。

朴有天還真沒想到沈昌珉會認出他來,但聽聽沈昌珉如此小心的語氣,他好像明白眼前這高大的男人是誰了,不就是那個出來牽著金俊秀的小手離去的那個男生嗎?小時候看就覺得他屌屌的,長大以後再看,還是那副屌樣。

「是,我就是那個人。」朴有天也如實地答。

「俊秀沒認出你嗎?」沈昌珉又問。

「沒有。」

「你這次的出現應該沒什麼不良意圖吧?」

「沒有,是俊秀的訂單剛好分派給我。」

其實他對沈昌珉說了點謊,金俊秀的訂單是他從回收桶撿回來的,要不金俊秀可能一輩子也租不到男友,就算有,也可能是騙人錢的那種。

沈昌珉顯然是對他有所警戒,這種感覺像是保護著金俊秀一樣,但要說他倆是戀人好似又有點距離。他想,也許是因為沈昌珉看夠了金俊秀受人欺負的模樣,所以才處處小心金俊秀的交友。

待金俊秀從看診室走出來以後,他倆也各自退了一步裝沒事,只見金俊秀將擋在櫃台出入口的沈昌珉擺了擺手,笑說:「站過去一點,我過不去。」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在櫃台裡找東找西,沒多久,金俊秀便拿出一張紙道:「就是這張,裡面很多食譜。」

朴有天一看,是覺得頭有些暈眩,除了一些基礎食材以外,裡頭還有許多中藥材的名稱,若要燉補這些食品,他就必須先懂得抓藥。金俊秀似乎看出了朴有天的難處,便笑說:「你別擔心中藥的問題,你需要什麼,就來櫃台跟助理拿就可以了。」

這樣好嗎?身為出租男友的他們,所扮演的角色並不是裝帥就可了得。即便讓助理抓藥也可以,但他比較想自己學會怎麼抓。如此一來,菜色就可多變,也能預防金俊秀吃膩他的菜,而想回歸外食生活。

「我可以在這學抓藥嗎?」朴有天突然問道,一旁的沈昌珉與金俊秀是愣了一會,又見他道:「這樣我就可以每天做不同的料理,也不需每天麻煩助理抓不同的藥,我自己抓就可以了。」

看見朴有天這麼用心,金俊秀的臉上是多了一抹難能遇見的笑容。

「好,等會助理來,我會讓他教你認識藥材。」金俊秀想了一會,又說:「那中餐怎麼辦?」

「我十一點會回去煮。」

「會太麻煩嗎?」

「不會的。」朴有天笑說。

比起以前的業主,金俊秀的案子還算是自由度很大案子,對他來說是一點也不困難。

待在助理來上班時,金俊秀是將朴有天教給了助理,人便與沈昌珉回診察室準備看診。沈昌珉與金俊秀的診察室只隔一扇門,看診以前,金俊秀是開了沈昌珉的門,笑問:「你覺得有天怎麼樣?」

沈昌珉不予置評,所以沒說話。

「我覺得我這次應該能瘦下來喔。」

「你高興就好。」

「你給我等著看!」

金俊秀氣沖沖地關上門來,沈昌珉臉上只是輕笑。他反倒想看看,朴有天究竟能讓金俊秀卸下多少心防,找回一個人本該就要有的自信。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