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日子率先有變化的並不是金俊秀的體重,而是診所裡的人潮。站在櫃台上的已不是一位美女助理而已,還加了一枚型男。大家還以為朴有天是診所新聘的助理,沒人知曉其實他是金俊秀的御用減肥伴侶。雖然朴有天的外表帶來了許多病患,可如此一來,也等於是加重了金俊秀與沈昌珉的負擔。

病患當中的病情能分為輕重緩急,以往前來就醫的都是病情較急且較重的,少部分是輕與緩,也就是減肥的。現在這比例卻反了過來,而且女性病人大增,來的目的不是看病,而是看朴有天。

金俊秀把著脈,微微地蹙著眉頭道:「你的體重很標準,身體也無哪裡有問題,其實不需要減肥。」

「可是醫生,我覺得我超胖啊,可以請你開一張養生藥單給我嗎,我會好好按時吃的。」

「不過身體若不需要,你吃藥等於吃毒啊。」金俊秀說什麼也不太想浪費醫療資源,可女病患堅持,他也只能隨意開一方較不傷害身體的養生茶給女人,就見女人開開心心地前去櫃台領藥,他才知道女人堅持的他開藥的原因是什麼。

看著朴有天彬彬有禮地對待那些小粉絲,他還真是欣慰,至少朴有天沒有隨意地向病患發脾氣。就在朴有天回去家裡為他做飯之際,去洗手間回來的他是趁著沈昌珉喘口氣的時候,順道說了幾句話。

「我覺得我們可以研發一下減肥的養生茶,讓那些不是真正想看病的人直接去櫃台買,這樣就不會讓真正的病患等太久,而且他們還可以看朴有天。」

沈昌珉連眉毛也沒動一下,同樣是那句老話,「你高興就好。」

「那我就這麼做啦。」

待休息時間到來,朴有天也準時地將便當帶至他的面前,與他一起吃著同樣的料理。這幾天吃下來,雖然口味偏淡,但他還滿喜歡這種味道。其實他本身也不是一個喜歡吃重口味的人,也沒特別愛好飲品,可就是容易發胖。他想,現在若開始改變飲食習慣,拒吃外食,也許自己真會有機會健康地瘦身。

「好吃嗎?」朴有天瞧著他問。

他回過神來,笑著點頭道:「好吃啊,而且又健康。」

飯的量很足夠,再搭配上幾樣涼拌的菜色與三指寬的大小瘦肉,幾乎能補足一天所需要的養分。再加上朴有天燉補的降血酯的中藥湯,他的胃已可滿足。

「這裡還有水果,我泡過鹽,你下午若餓了也可吃。」朴有天又道。

看來他真是請到了專業保姆,朴有天的態度已超出他對出租男友的想像。原來這一種行業不是只有吃喝玩樂而已,還得具備一些家常專業。他滿意地笑了起來,對於未來的日子,他覺得自己充滿希望。

然而閒暇之際,他也與朴有天討論起診所外那些來看他的粉絲,既然身上都沒病,卻是以減肥名義就診實際卻想看朴有天那些人,他希望朴有天照著他給的藥單,每天包那些藥給那群女粉絲拿回家喝,既可養生又可讓診所賺些外快,他認為這是好方法。

只是,他也不希望朴有天太過勞累,若是做不來,那請助理幫忙也可。

「這沒什麼,這種工作比起以前,實在輕鬆太多。」朴有天沒有拒絕,反而爽快答應。

「那你以前都做些什麼事?」他也好奇地過問。

朴有天是看了一下他的臉,臉上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其實他不認為金俊秀會想知道他以前都做些什麼服務,說穿了,也就女人想要的那些,逛街、吃飯、接吻、性服務。即便他能保證自己絕對沒染上什麼病,安全措施也做得好,但這種行業的工作性質說出來,他還是不覺得金俊秀會接受他以往的服務內容。

「也沒什麼,大概就契約上羅列的那些。」

可他終究還是說了,在金俊秀面前,他不希望自己有什麼祕密。畢竟金俊秀的心房不好進入,想要讓金俊秀信任自己,他必須率先讓金俊秀接受最真實的他。

金俊秀臉上是笑笑,對此並無任何表態,可給人的感覺卻也不覺是種歧視,嘴上只道:「女人都說男人是視覺動物,其實我覺得女人也是。」

朴有天不明白為何金俊秀會突然說出這句話,但見金俊秀露出微微憂鬱的神情,他能體會金俊秀的心情。縱然他的女人緣能說是順遂,不過喜歡他面容的人卻也未必出於真心想與他談場戀愛,通常都是只想帶他出門炫耀而已。

「每個人都喜歡看漂亮的東西,不是嗎?」他是笑笑地跟金俊秀又說:「就像我,我就滿喜歡看你的,感覺很可愛。」

金俊秀是有些驚訝,沒料到朴有天竟然會這麼對他說。但朴有天本身就是做這行業的,想說些讓人覺得好聽的話,那還不容易嗎?

一旁的沈昌珉竟是突然插話,加油添醋地說:「男友,你就別為難自己說這些話。」

真沒想到最後想戳破他的人會是沈昌珉,可他不怕,畢竟他說的是實話,「我真的覺得俊秀很可愛啊。」

也不知沈昌珉是有心還是無意,卻回道:「胖子除了被說可愛以外,還能怎麼被讚美?」

金俊秀看起來好似也沒什麼生氣,他回應不出話來,沈昌珉也無得意,後來休息時間結束以後,沈昌珉才告訴他,他說的那些話,曾經皆從金俊秀的嘴裡而出。若想打動金俊秀的心,甜言蜜語是無法攻破的。

朴有天這才驚覺其實沈昌珉是在幫助他,畢竟沈昌珉與金俊秀同窗多年,沒人能比他更了解金俊秀的心理狀態。

「我是真的希望你能讓對他自己有信心一點。」沈昌珉輕聲地又說:「他最怕的,就是面對感情,你應該還記得國小那次的情書事件吧?」

他倆就在廁所裡輕聲輕語,透過沈昌珉,朴有天才明白為何金俊秀給人的感覺總是隔著一道牆。因為害怕被欺負,所以乾脆武裝自己。也透過沈昌珉,他才知曉國小情書那件事情傷得金俊秀很深,再加上相親總是被女人拒絕,金俊秀早已不相信愛情這種東西。

大家都明白,真正的喜歡是看見那人的內在美,可事實上,那人若沒有一個好的外在,很少人會想進一步地與他認識,進而窺探他的內在美。

外觀不是一切,這是肯定的。但外觀卻是想令你認識一個人的入場券,這是又必然的。

金俊秀肯定在這矛盾之間拉鋸許久,最後才決定封閉這些所謂的『感情』。

朴有天回至櫃台上,助理雖自動與他攀談,可他的心思卻都在金俊秀身上。他的眼神看著診察室裡的金俊秀,那微微露出的雙下巴還是很可愛,認真的神情也不錯,但為何內心卻如此冰冷?

「有天,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助理突然拉著他的手臂問。

他回過神來,隨意哼一聲,「嗯?」

「你有女朋友嗎?」

他愣了幾會,女朋友?目前的他倒是有男朋友,雖然是因契約而發生。

「有的。」

「哇,那個女生一定很幸福。」雖話是這麼說,但助理眼中還是埋藏不住失落。

很幸福嗎?他的眼神又朝金俊秀望去,不禁地想,金俊秀如果跟他在一起,是否會覺得幸福呢?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