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加強成果的發生,朴有天向金俊秀提議,每天早上他倆就用走的去診所,雖然搭乘捷運會快很多,但步行也只需要四十分鐘而已,不需要每天再額外撥時間出來運動。況且,養成走路的好習慣,即便瘦了下來,也可持續這樣的小運動,對身體好,也助於維持身材。

其實金俊秀之前也想過這麼做,學著沈昌珉上下都走路回家,可惜他的作息很不穩定,有時早上未必能起得早,偶爾還是會在床上賴個半小時,久而久之,這樣的想法也無法進行,所以到現在他仍是搭乘捷運上下班。

不過現在不同了,他租了一個朴有天,見朴有天似乎想這麼努力地想幫他,他實在不好拒絕,也捨不得他花出去的那些錢。

「你別擔心,我每天都會叫你起床的。」朴有天笑瞇瞇地又說:「至於晚上,我們就搭乘捷運吧!晚上比較危險一點。」

他靠在流理臺上喝著溫開水,輕輕地點著頭,而後拿著乾淨的衣服進浴室裡洗澡。通常他只要洗完澡,大概也就上床睡覺了,很少注意在廚房裡忙些什麼。今晚的他還不算太累,吹完頭髮後便也去了廚房看著圍著圍裙的朴有天忙東忙西,像是個全職家庭婦女一樣,與那帥氣的臉蛋說不出的違和。

「你還在忙嗎?」金俊秀又倒了杯溫開水,微笑地問。

朴有天是愣了幾會才回道:「我以為你睡了呢。」

「今天精神比較好。」

朴有天是認真地切著小黃瓜與四季豆,似乎打算做成涼拌料理。他在一旁安靜地站著,看朴有天這麼忙,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能怎麼幫,他對料理一竅不通,唯一會的就只有泡泡麵而已。不過那些東西在朴有天來了以後,全數被拿去丟了,就連一些小餅乾也被朴有天藏在自己的房裡,決意對他狠心,就是要讓他瘦下來。

只見朴有天每拿個東西都得與他閃身,他才驚覺自己真是一個大路障,腳步是慢慢地退出廚房,然而說:「我還是別在這擋路好了。」

他雖臉上是笑著,也不覺這話有什麼,但朴有天的神情卻是很緊張,可他離去得快,並未發現朴有天的焦慮。

金俊秀向來說話就容易帶些歧視自己話語,朴有天並不喜歡他這麼與自己對話,只是一切已成了一種自然的習慣,就連金俊秀也不會發現自己是如何一點一滴地削去在生活上的自信。

朴有天邊作涼拌料理邊想著沈昌珉對他說的話,甜言蜜語無法攻破金俊秀的心防,那麼還有什麼辦法能讓他順利地走進金俊秀的心裡?除了將體重減輕以外,好像已沒有其他辦法了。

他將製作好的涼拌放入冰箱後,走過冷清的客廳,也回房洗澡。就寢之前是將髒衣服投入洗衣機裡,按了預約時辰,而後回房睡覺。

與金俊秀相處也快一個月了,一個月若到來,將是展現成果的時候。若是沒有什麼成果,不知道金俊秀會不會繼續租他,如果不會,那他又該如何毛遂自薦?

也許他該問問自己,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想繼續待在金俊秀的身邊?

這晚他也睡得不好,沒想到早上竟是金俊秀進他房裡來叫他起床。很簡單也很窩心的舉動,他似乎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想幫助金俊秀,除了小時候的同情心以外,還有金俊秀對他的態度,總是不會擺出一副出錢的人就是老大的架子。

「看你好像很累,不然我自己打果汁好了,你今天就不用去診所了,中午拿便當過去就行。」金俊秀認真地說。

做這行也有些年頭的,他們賺這種錢的人,可不能說想休息就休息的,「我只是昨天比較晚睡而已,還可以啦。」

況且他將大批的女粉絲帶進診所裡,若他今天不出席,那麼那些人金俊秀與沈昌珉該怎麼應付?但金俊秀並不放心,甚至擅自把起他的脈來,沉默了幾會便說:「是沒什麼狀況,不過如果有點睏的話,我覺得還是睡一下好。」

對於金俊秀這番好意,他竟然有些動心。

後來他還是起來服侍眼前這位小皇帝,打了600CC的鮮果汁給金俊秀當早餐,時間差不多以後,倆人也就出門去了。路上車水馬龍,可也多了一份清新,金俊秀總是話不多,而他每每想搭話,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只能安靜地跟在金俊秀的身旁。

「是說,我們的合約快到期了。」他們站在斑馬線上,金俊秀突然說。

他是捏著自己的冷汗,害怕金俊秀給他一個不續約的結果,也不管情緒準備好了沒,便直接說:「不知道你覺得我服務的怎麼樣……我希望你能續聘!」

他是有些後悔自己說了這些話,不過金俊秀的反應卻不大,只輕聲說:「我也這麼想。」未料,金俊秀卻在過馬路時笑了起來,又說:「你知道嗎,多虧你,我的褲頭比較鬆一點喔。」

他簡直心花怒放,也更因看見金俊秀滿意的笑容而覺得有就感。

後來這道好消息傳進了沈昌珉的耳裡,沒想到沈昌珉卻是冷淡地說:「三公斤以內其實消耗的都只是水。」

他聽了差點沒有氣結,可金俊秀的態度仍是不變,看的出眼裡的感謝,有些高興地說:「管他幾公斤,褲頭比較鬆就是事實!」

總之,他們續約的決定是不會變的。

本來說好晚上一同搭乘捷運回家,意外地金俊秀卻說想走路回家。看來是對他的方法覺得很有信心,所以才臨時這麼起意。但誰管金俊秀想些什麼呢,他發覺自己越來越喜歡跟在金俊秀的身邊,尤其那不經意露出的笑容,對他來說是最大的鼓勵。

可惜在夜路上就是容易遇到一些事情,尤其他這行業走的多半是夜路,所以在街上遇到一些老顧客也是常有的事情。

「唷,這不是有天嗎?」

金俊秀與他都愣了一會,隨後一同轉過身看向來者,金俊秀一瞧就知道這是他的客人,便也趁著女人前來時輕聲地說:「我先迴避一下好了。」

金俊秀對他的行業是充分給予尊重,這讓他覺得很舒服,也不需要擔心若是金俊秀在一旁,他該怎麼與女人說話的問題。只見女人朝他湊去,他臉上也些不開心地說:「合約上不是說好,在路上是不能夠打招呼的嗎?」

這是公司立下的規矩,為的就是預防他們執行業務期間有人出來攪和,「唉唷,我打去公司想預約你啊,結果你們公司說你這個月被人包走了,好不容易遇到你,想說問問你的時間。」

他蹙著眉頭,看向一旁在公園裡等待的金俊秀,便說:「我下個月也被包了,所以沒空。以後可以打電話問公司,公司知道我的行程的。」

女人聽見這話是覺得不滿意,好似是因喝了些酒,所以脾氣也有些拗,「那人包你多少!我出兩倍價!」

這話說得有些大聲,就連坐在公園裡的金俊秀也聽見了。只是金俊秀很識相,沒轉身也沒轉頭,只是安靜地坐著。

「這不是錢的問題,既然時間先被預約了,也只能請你等下次了。」朴有天是耐著性子說。

未料女人是在街上朝他撲了過去,在他身上又哭又罵,金俊秀最後是有些看不下,便是前來緩頰,「小姐,你醉了,要不要幫你叫車回家?」

那女人見著金俊秀,二話不說便是一句,「走開啦!死胖子!我跟我男友講事情,你吵什麼吵!」

金俊秀明顯嘆了口氣,也同是強硬地將那女人從朴有天的拔了下來,沙啞地說:「你沒看見我朋友覺得不舒服嗎!」

女人是踉蹌了幾步,隨後是將頭髮往後撥去,抬起有些妝花掉的眼來,嗆道:「一個出租男友有什麼資格說不舒服的!」

朴有天是氣得想一巴掌打人了,卻沒想到替他出頭的竟是金俊秀,「你說這什麼話!他與你現在又沒合約,當然可以覺得你噁心!少來煩他,他現在是我的!」

「你這個死胖子、死基佬!」

金俊秀的臉都氣紅了,可還是有風度地帶著朴有天離開,沒管在後面像個瘋子在那亂罵人的女人。

朴有天其實感覺的到金俊秀的羞赧與自責,對於他們被說是基佬一事。

「我不是有意想給你惹這些麻煩……。」金俊秀腳步放緩來,撇頭看著朴有天說:「如果害你以後沒生意,我不介意你來診所工作。」

朴有天明白金俊秀又開始沒自信了,既然說些甜言蜜語行不通,那就讓他說一個故事。

「俊秀,你知道我為什麼會來當出租男友嗎?」金俊秀愣了幾會,又見他說:「很多人問過我,我都沒老實說。雖然你沒問我,不過我想跟你說我真正的理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