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幾天,晚間回至家中的他們,金俊秀是率先洗了澡,並且將頭髮吹乾,穿上比平常還要簡便的衣服,臉上羞怯地至廚房找朴有天。其實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一個月已屆滿,今天就是他們驗收結果的時候。

朴有天看著只穿汗衫與四角褲的金俊秀,愣了幾會,雖然金俊秀的肚子還是有些肉,不過好似沒有一個月前那樣誇張,不知是穿著比較少還是如何,金俊秀的身體感覺慢慢浮出了曲線,當然最突兀的,是那顆圓圓的屁股。他從沒注意過金俊秀的肥胖都胖在哪,現在透過清涼的便衣一看,那地方還真讓他有些瑕想。

原來全都長到那顆誘人的屁股去了。

「我站上去啦,你幫我看看少了幾公斤。」金俊秀臉上靦腆地笑說,可惜埋藏不了緊張的情緒。

朴有天點了點頭,在金俊秀站上去以後,結果真是不得了,竟然一個月裡瘦了五公斤!

「瘦了五公斤耶!」朴有天是高興地說。

未料金俊秀的反應比他還誇張,竟是跳下了體重計來,就給予他一個熊抱。他嗅著金俊秀身上獨有的奶香味道,雖腹部的地方是被金俊秀的肚子擠壓,但那種感覺很好,軟軟的,就像棉花糖一樣,他也趁這時候緊緊地抱住了金俊秀。

「謝謝你啦!」金俊秀是捉著他的肩膀感恩地又說:「好險我遇到你!」

他看著金俊秀高興的模樣,著墨著金俊秀所說的話。雖然人高興起來容易說些令人動容的話,但卻不知金俊秀是不是真的開心遇見了自己,不過至少他是,不論他的出現是想彌補國小時的不懂事,還是真想幫助金俊秀減肥,他都慶幸自己能再遇見金俊秀。

「我們趕緊簽合約吧!」金俊秀突然地說。

他笑笑地從房間拿合約至客廳,見金俊秀提筆便開心的簽約,他心中是感到幾分欣慰,可卻還不是全部。金俊秀依然沒在合約上勾選那些基礎服務與特殊服務的項目,只在其他欄寫上『陪我減肥』四個字,便將合約還給他。

他看著金俊秀的字跡,其實心中有些感慨,若他這份關心只能繫於契約的發生,哪天他與金俊秀沒再簽合約了,金俊秀還能接受他契約以外的關照嗎?

「啊,是說,我是不是給你很少錢呢?你們行情是不是都很高呀?」金俊秀突然問道。看來金俊秀是聽見幾日前那個在街上巧遇的女人的嚷嚷,所以才會這麼問他。但他對錢早已視如浮雲,也多到可養他下半輩子了,只見金俊秀又朝他說:「你幫我瘦了五公斤,我覺得我應該給你加薪。」

他微微笑笑地,將合約又遞至金俊秀的腿上,然而笑說:「我其實不怎麼需要錢,不過……你考慮這些基礎服務嗎?」

金俊秀接過合約,不明白為什麼朴有天會這麼問他。一般而言,應該都是業主要求出租男友做這些事情才對,怎麼現在卻是反過來的狀態?

他蹙著眉頭看著合約上的項目,最後是勉強笑說:「我應該不需要吧……?」

朴有天是又拿過那張合約,眼神赤裸裸地說:「其實我也想要一些獎勵,不過加薪不是我需要的。」

他想了想,那麼出租男友還會需要什麼呢?

「那你想要什麼獎勵?」他問。

朴有天露出有些俏皮的臉,笑說:「我想吻你。」

他看上去有些錯愕,沒幾會臉上就紅潤了。他還真搞不懂朴有天究竟在想些什麼,怎麼會錢不要,而要他的一個胖子的吻呢?難道吻一個胖子朴有天不會覺得噁心嗎?況且他們倆又都是男人,難不成朴有天喜好重口味的嗎?

「不好吧……?我這麼胖,你吻得下去?而且你要的獎勵怎麼那麼奇怪……。」他紅著臉,不敢看朴有天的臉說道。

若是朴有天願意吻他,老實說,他不會有什麼損失。雖然兩個男人很奇怪,但若是吻一個像朴有天長這麼好看,又這麼有魅力的人,他何樂不為呢?可惜他擔憂的一向不是自己,雖他不明白朴有天是出於什麼心態來向他提出這種要求,但他只曉得,朴有天吻了他,會虧很大、很噁心。

朴有天又見著他的沒自信,不過朴有天不死心,「這獎勵哪會奇怪,我就想親親你。」

他看著金俊秀的臉更紅了,但身子竟是坐遠離他,小嘴喃喃道:「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朴有天則跟他一起挪了身子,湊近說道:「不知道呀,總覺得要親你一下,才會有動力繼續幫你減肥。」

金俊秀他推著他的肩膀,皺著眉竟妥協了,「那等我瘦到一百公斤以下再說吧。」

既然要吻,他也想要自己能帥帥地與朴有天接吻。雖然這是一個奇怪的約定,可既然朴有天都不怕與他接吻了,他豈有害怕的道理?況且他絕對不是理虧的那一方。

「如果覺得噁心,那時候也不需要勉強自己。」他又拍著朴有天的肩膀,告訴朴有天,這種事情隨時都可以對他撤回,就算是出租男友,也不需這麼勉強自己。

朴有天似乎沒認真聽他說些什麼,只是笑眼瞇瞇收起合約,然而回廚房裡準備東西,徒留他一人在客廳裡瞎操心。

雖然搞不明白朴有天的腦子想些什麼,但對於這次契約外的約定,他好像也有點期待……。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