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在超商拿的那堆餅乾,全是被朴有天給狠狠地拿回架子上放,不論他如何懇求朴有天高抬貴手,朴有天是不願,也無妥協,只說若他破功,就會壞了一切的計畫。他聽得臉上都紅紅,明白朴有天所指的計畫是什麼,可也無在當下默認,只任由自己裝傻賣萌。

然而,兩個月的時間也在朴有天的眼下度過了,今晚就是驗收他們成果的時候。他心中的矛盾感霎時油然而生,並不是他對這個月的努力沒有信心,而是他擔憂,若真減至一百公斤以下,朴有天吻他時不就覺得噁心了?可若沒有減到一百公斤以下,那麼這個月的期待豈不白費?

他一人在廁所裡想著,自己究竟希望這場感情怎麼發展呢?

他回至座位,神情依然呆滯,看著桌上的茶水,便是大口大口地喝著。其實他心中很清楚,他自己想與朴有天接吻,可是又怕朴有天覺得噁心,所以他決定今晚量體重之前多喝點水,只要未達標準,那麼失落了只會是他,至少不會讓朴有天白白浪費那麼一個吻。

不過他的心思朴有天盡是看在眼裡,診所就算有很多粉絲圍繞著他,他的目光仍離不開金俊秀。看著金俊秀一口接著一口拼命喝水的樣子,不需要多猜想,也能知曉金俊秀是想讓這次的目標失敗。

本以為他早已擄獲了金俊秀的心,卻沒想到到了這節骨眼,金俊秀竟然會想促使他們約定好的事項不發生,他雖有些小難過,可又覺得金俊秀很可愛。難道跟他接吻有這麼困難嗎?金俊秀究竟在執著些什麼呢?

直到晚上九點,他倆走回家的氛圍裡是多了幾分尷尬,看著緊張兮兮的金俊秀,他就想看看金俊秀等會量體重時能變出什麼花樣來。反正不急,他對此次的結果相當有信心,就算金俊秀喝水,也不可能會影響最後的結果。

果然在結果揭曉之際,金俊秀是在體重計前猶豫不決。

「有天啊……。」

「嗯?怎麼了嗎?」

「還是我們下個月再量?」金俊秀可愛地說。

「不行。」但他是果斷地拒絕。

「那、那……如果真的一百公斤以下,別接吻好不好?」金俊秀又說。

「更不行。」他雙手抱胸,就在一旁看著金俊秀到底什麼時候才要站上去。

金俊秀就如一隻可憐的小狗垂著耳朵,只能在朴有天的嚴厲底下站了上去。反正剛剛他又偷喝了很多水,他必須相信自己的鬼祟能湊合這次約定的未遂,不過可惜,他總是忘記老天爺不怎麼疼愛他,體重剛好就以零點一過標,而他就輸給這零點一。

為什麼剛剛不再多喝一口水呢!

「我贏了!99.9公斤!」

朴有天是高興地都跳了起來,一把就抱住金俊秀,想直接一口吻下,但金俊秀的反射神經也不弱,竟是用小手擋住了朴有天的性感嘴唇,紅著臉拉開自己與朴有天的臉蛋。

「不行啦!」金俊秀是彆扭地說。

朴有天卻未放開他,是不彆扭地摟著他的肉腰,「為什麼不行?」

「會很噁心的……。」

朴有天沒有回話了,只將金俊秀摟的緊,也不管金俊秀的意願,便是一嘴堵了上去。金俊秀剛開始還有些反抗,可當他順利地敲開金俊秀的小嘴後,那非凡的技巧是差點讓金俊秀腿軟下來,但金俊秀仍是保持理性告訴自己不能夠腿軟,不然朴有天可能抱不住他。

朴有天就順著這勢慢慢地將金俊秀給推上了牆,這吻是越來越深邃,都差點讓金俊秀難以喘氣。可在朴有天的大膽之下,金俊秀也終於嘗試到了什麼叫作接吻,他竟能在朴有天的引導之下,慢慢地回應起朴有天來,縱然技巧不如何,但這卻讓朴有天的心底激盪起一波前所未有的漣漪。

「唔……嗯……!」

他倆各自離開彼此的唇瓣,在燈光照耀之下,朴有天是看著金俊秀被吻紅的小嘴,有些滿意地問:「覺得怎麼樣?」

金俊秀卻是耍起了小皇帝性子,就怕朴有天又這麼待他,他趕緊道:「不怎麼樣啊……。」

朴有天是不覺如何,只說:「那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好好吻的。」

只見朴有天又要湊上去了,金俊秀又是改口道:「沒有啦!其實感覺很好!」

朴有天卻是挑眉壞笑:「既然感覺不錯,那再來一次吧。」

反正不管他說了些什麼,占上風的人也絕不會是他。

今晚到底給了朴有天多少獎勵,說出來有些丟人,但他確實數不清。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