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的甜蜜有如瓊瑤小說一般,他彷彿就是故事中的主角,這輩子從沒料過自己的竟然會被一個這麼帥的男人給親吻了。從以前保留到現在的初吻給人了,他也會像個娘們一樣,想要求朴有天對自己負起責任,不過這樣的任性,是在朴有天拿出租賃契約時便已默默消逝而去。

現實總是容易在人最陶醉之時打破一切的幻象與美好,他多希望朴有天下一句能告訴他,『我決定為了你不當出租男有了』,可惜他總是不入老天的眼,朴有天只道:「俊秀,我們續約吧!我一定會幫你減到標準體重!」

他愣了愣,臉上是乾笑,可也照著朴有天意思,將名字給簽了下去。他其實還是對朴有天有些期待的,更是在經歷過昨天那場小激情後,他甚至連自己成為同性戀也覺得無所謂。不過託付終身這樣的大事,寄託的不該是一張租賃契約,應該是婚姻契約才是。

但他坐在沙發上想了很久,他想自己是真沒辦法控制自己感情的付出,不如就照沈昌珉所說,在租賃期間隨時差遣朴有天,反正朴有天不能拒絕!所以他在簽完名以後,又埋頭將所有基礎服務以及進階服務全部打勾,然而紅著臉遞給了朴有天。

朴有天沒辦法屬於他,可他明白,在租賃期間內,朴有天就是他的。他不想再掩蓋自己心中最真實的感受,不能結婚又如何,他大不了將朴有天租一輩子。

「哇,俊秀你竟然全勾了!」朴有天幾乎是笑了開來,滿意地看著租賃契約的項目,又說:「不過性服務的話,我們可能必須先去做健康檢查,回報公司裁准後才可以做唷。」

他的耳根幾乎是紅透了,為了不讓朴有天發現自己的貪心,他竟說:「那些就當作你的獎勵。」

這樣的說法,倒變成他是施惠者的那方,裝做自己並不肖想朴有天什麼。但朴有天在情場上走跳多年了,要看穿金俊秀的心思其實比誰都容易。他也就順著這勢,三八地說:「俊秀對我真好,知道我要的是什麼。」

金俊秀頓時有種想挖坑把自己埋起來的感覺,朴有天為何對他說話總是要這麼露骨呢?為了不讓自己越抹越黑,他乾脆連話也不回了,鳳眼放空起來,看著落地窗外的美景。

他的要求不一定是朴有天想要的,但他明白,那些全都是他想要的。

當了三十幾年的老處男了,他很難相信自己也會有這麼渴望愛情的一天。對方是男是女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如何將對方給留在身邊。以婚姻契約約束或以租賃契約約束也許都沒所謂,他不該拘泥於紙張的形式,而是必須面對自己心底最真實的慾望。

「有天。」他臉上的紅潮已較退了,眼神是落在朴有天的臉上,正經地問:「如果我租你一輩子,你會覺得很可怕嗎?」

他難得這麼誠實,也難得會說出這麼肉麻的話來。他雖害怕朴有天的答案,可他還是希望自己能夠了解朴有天的想法。未料,朴有天早就有與他一輩子的打算,臉上是笑答:「怎麼會可怕,我也願意讓你租一輩子。」

他依舊用著抱枕蓋住自己的肚子上以少掉許多的肥肉,眼神有些感動,可心底卻沒有自信,苦笑道:「我真希望這不是場面話。」

朴有天對此是感到慌恐,難道至今金俊秀還以為自己在說笑話嗎?

「俊秀。」朴有天的表情認真起來,低聲地說:「讓我做你的男朋友,好嗎?」

金俊秀蹙著眉,神情有些可憐地說:「現在不就是了嗎?」

「不是租賃男友,是你真正的男朋友。」朴有天湊了過去,輕聲說:「還記得我說過,如果找到真愛就會辭職的事情嗎?」

金俊秀翹著嘴,點了點頭,朴有天又說:「其實我在上個月底,已將老闆提出辭職的請求了,就做到這個月結束。本來不想這麼早告訴你的,想說留到月底再給你驚喜,我是真的喜歡你!」

金俊秀瞪大眼來,雖心底是非常高興,但理性又告訴他,朴有天這麼魯莽,就不怕害死自己?

「可是──」

「俊秀,對自己有信心一點啊,我可是對我們的感情很有信心。」朴有天安撫著他的肩,微笑說:「胖又怎麼了,我就算絞盡腦汁也會給你一個健康的身體,就算瘦不下來,我也會愛你的肥肉,愛你的全部,甚至愛『啪啪啪』很大聲。」

金俊秀的小手竟是摀住了朴有天的嘴,又紅了臉說:「這什麼鬼話啊……。」

「你要相信自己,讓我知道我沒有看錯人。」朴有天握住他的小手,如同小媳婦般地希望丈夫能振作起來,「我也會讓你相信,你沒有看錯人。」

金俊秀雖然覺得很不好意思,可小嘴還是止不住地笑了出來。

「好啦,我知道了。」只是還有件事情,金俊秀想要說明在先,「不過……那些獎勵一樣要每個月瘦五公斤才可以給你。」

朴有天是瞪大了眼,不服地說:「什麼!我們都是男男朋友,你還這樣對我!」

「噢,拜託啦,我是真的沒有勇氣在你面前脫光衣服。」金俊秀是明白地說道。

「那又沒什麼,我才不在乎呢。」

「我在乎啊,總之,契約上的那些事情,只要瘦五公斤,你就自己挑一個吧。」

「只能挑一個!?」

「你不可以太貪心啦!」

「欸……俊──」

為了別讓這媳婦太嘴雜,金俊秀竟是以最有效的方法,制止住朴有天的討價還價。

他並不是吝嗇付出自己,他只是希望,自己能是在最帥的時候,給朴有天一個美好的親暱,僅此而已。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