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不停的簡訊聲,他這回真是有些受不了沈昌珉的手機,以往也只有兩三封簡訊而已,怎麼這次會一次傳這麼多?他瞇著眼從床上爬了起來,身旁的沈昌珉並不在,聽見浴室裡傳來的流水聲,估計現在應該是早上六點,沈昌珉已開始準備要外出上班了。

一般他不會任意地去看沈昌珉的手機,就算他偶爾會拿沈昌珉的手機來玩遊戲,沈昌珉也不曾緊張。不過這回倒是有些不同,他逕自拿起手機看著螢幕上顯示的短訊內容,雖他未點開來看,可那片段的文字,其實不需點開來看全文,也能知道沈昌珉在外頭給他耍了什麼花樣。

剛好從浴室出來了沈昌珉見著他拿著自己的手機,是嚇了一會,愣著眼看著他。但他的大眼無神,只是挑了眉,便在沈昌珉的面前滑開手機,看著傳送者發送過來的內容。

『昌珉,我們還能見面嗎?我好想你……。』

『你做完就不要我了嗎?難道我比那個男人差嗎?』

『昌珉,別愛那個男人了,女人不是更適合你嗎?』

最後一封短訊甚至為襯托文內的想念,還附贈了一張女人騎乘在沈昌珉身上的風光照。

他眨了眨眼,本是想睡的大眼也變得有些精神。他只是關起手機螢幕來,將手機丟上床去,然而伸了個懶腰,低聲說:「你也有今天啊。」

在一起十幾年的老男人,他睡到都不想睡的老男人,沒想到他們也會有今天。原來他們的感情並不會因為得到了家人、朋友的支持而使對方更為珍惜,這還是他今天才明白的道理。

他全身赤裸地下床去,擦身走過站在浴室前一動也不動沈昌珉,本想直接關門洗澡,但他的腳步是又折返了回來,又問:「你應該沒射在她裡面吧?」

沈昌珉轉頭與他對望,輕輕搖頭。

「那就好。」他關了上門,便與沈昌珉隔絕。

他在馬桶上坐了許久,待他將自己清洗完畢以後,未料沈昌珉還在家中,好似擔心他會大發雷霆所以特別請假在家陪伴他。可他的情緒控制一向不差,見著在餐桌等他的沈昌珉,他也如往常一樣,替沈昌珉做了份早餐,倆人便安靜地在飯桌上吃了起來。

「你認識她多久了?」他突然問。

沈昌珉吃著早餐,輕聲回:「去年認識,她是公司的新進員工,我的下屬。」

「你拐她上床嗎?」他又問。

「她追我,我們只發生過一次關係,就你看見的那張照片。」

沈昌珉什麼都據實以答,而他也無特別想責罵的話,只問道:「你愛她嗎?」

他看著沈昌珉的神情,雖沈昌珉什麼也沒說,但他知道沈昌珉的心底早已動搖了。這個老男人的表情誰都騙得過,可就難騙過他的法眼,他們之所以會在一起,也是因為他了解沈昌珉,沒人能比他更懂得沈昌珉的喜怒哀樂,只是很可惜地,這道只有他一個人會的特技,輾轉了十幾年也變得不值錢了。

他笑了笑,收拾了桌上的碗盤,低聲說:「好,我成全你們,今天我會搬出去,你讓那女人來照顧你吧。」

沈昌珉是站了起身來,前去流理臺邊圈住了他的腰際,蹙著眉說:「不需要這樣。」

他的呼吸很輕,但卻在洗完那些碗盤以後,轉身臉上笑著說:「但是我需要。」他輕輕走出束縛他的臂膀,上樓以前,又說:「是說我這陣子應該會住在俊秀哥那,有事再連絡就好。」

他這人也真乾脆,連絡了金俊秀以後,沒什麼避諱,便將他與沈昌珉住了十幾年的房子即將有女主人入住的事情告訴了金俊秀,金俊秀的反應是比他誇張,甚至比他更無法相信沈昌珉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但他卻看得很開,反倒安慰著金俊秀,大家都是男人,難道還不清楚男人是最禁不住美人誘惑的動物嗎?

沈昌珉一路跟著他,雖不善言詞,可看得出沈昌珉想挽留他。不過他去意堅決,拍了拍沈昌珉的肩膀說:「跟新的人生活,感受一下不同生活也好。」他臉上又是微笑道:「國外不也流傳一句話嗎?男人四十,不是換工作就是換老婆,誰都想嚐鮮嘛。」

沈昌珉卻是拉著他的臂膀,認真地說:「我是一時糊塗,但我不愛她。」

「這也要相處過才知道。」

「珉豪……你別生氣。」

「我看起來像生氣嗎?」他反問。

平常總是伶牙俐嘴的沈昌珉,在這時卻是不管用了。他依然拍著沈昌珉的肩膀,微笑說:「好好體驗新生活。」

說完,不久金俊秀便開車來接他了。與沈昌珉交情多年的金俊秀一進門便唸了一大堆,而他只是搬著行李,將行囊給丟上車去,回來與沈昌珉正式道別後,便也上了車,車窗也無搖下,就留下站在家門外的沈昌珉。

金俊秀路上是不解地問著他,為何他都沒有發脾氣,竟是斷得如此乾脆。他依舊是那抹有些疲憊的笑容,只是低聲說,若自己再不離開,那已失血過多的心靈他不一定能再救得回來。所以這不是種乾脆,他只是想保護自己。

「如果昌珉回來找你,你會原諒他嗎?」金俊秀開著車,向著一旁一直看著窗外的他問。

他聲音也淡漠了下來,輕聲說:「他一定會來找我,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原諒他。」

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相信沈昌珉絕對會回過頭來找他,他的離去,就是想沈昌珉明白,就算沈昌珉心中能裝下好幾個人,但能裝下沈昌珉的,只有他一個。

果不其然,沈昌珉每天都前來看他,也希望他能回去,並且向他保證,他與那女人已斷的一乾二淨,不再有連絡。沈昌珉也難得軟下態度,說出這輩子沒出過嘴的『對不起』,眼眶紅著,真誠地向他道歉。

「你這種脾氣,就算你不跟那女人分手,我也不認為那女的能忍的了你的個性。」他依舊用笑容掩藏自己的真性情,「我當初相當有把握自己能跟你處得好,但是……」他卻怎麼也沒想到,他竟會有被趕出沈昌珉心房的一天。即使只有一天,他也不認為自己能再安然進駐沈昌珉的心房。

「珉豪,再給我一次機會。」

他同樣收拾著碗筷,拿去流理臺清洗,沈昌珉就站在他後頭,希望能再爭取他的原諒。

「你現在才知道,沒有人能像我一樣愛你吧。」這應該要是種得意,可聽在倆人耳內卻顯得諷刺。

本是臉上笑笑的他,卻也在轉身之後,收起了笑容,然而拿了一個碗,鬆了手直接讓它落在地上。沈昌珉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只見他彎身撿起那破碎的碗,低聲說:「我雖然可以再把這碗給黏好,但它已經不敷使用了,裝水漏水,裝湯漏湯,很多功能已經喪失了。」

他將破碗交給沈昌珉後,便也從廚房裡離去。

破鏡,不可能再重圓,即時黏得回去,也沒人願意再照那鏡子。就如同他跟沈昌珉一樣,破碎的信任,縱使再黏起來,也不可能如以往牢固了。





全文完。




每次看見有人出軌的新聞,就很想再寫《破綻婚》那種系列的文,但是這種文特別不好寫,心境上的描述,可能要曾經歷過才能寫得更好吧。
還是歡樂生活文好~~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