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改了規定以後,朴有天也跟著改了規矩,為了準確知曉自己什麼時候能夠有獎勵,他便天天盯著金俊秀去量體重,並且紀錄下每天體重的變化。前幾個星期他還可以兩三天就大喇喇地要求金俊秀讓他吃點豆腐,可過了第三個月以後,他日日夜夜就拿著記錄本嚴肅地哀怨,金俊秀的體重就卡在九十不上不下,讓他幾乎已快崩潰。

「怎麼會?」

他蹙著眉頭一人在夜裡翻著書桌上那堆減肥書籍,後來他得出了一個結論,金俊秀必須提高基礎代謝率,把減去的肌肉再練一點回來,至於提升的方法,便是運動。但金俊秀又不喜歡去游泳池裡運動,他又擔心路面運動會讓金俊秀的膝蓋吃緊,那又是該如何提高基礎代謝呢?

他趴在桌上搔亂了自己的頭髮,未料金俊秀在這時敲了他的房門,他一副哭喪的臉前去應門,殊不知,其實金俊秀早發現他心情不好全源於自己的體重沒有變化,所以這次金俊秀特別破例,前來給予他一個額外的獎勵。

只見金俊秀連話也沒說地,便輕輕地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雖沒有深入,但也足以讓他在原地愣上好幾分鐘,久久不能自已。待他回神以後,金俊秀早已是滿臉通紅,可卻帶有歉意對他說:「因為我體重的關係讓你最近覺得很煩,對不起啦。」

他怎麼可能會將心情不好怪罪於金俊秀呢?他二話不說,便回應了金俊秀的輕啄小吻,還邊吻將胖人兒給壓上了自己的床,欲罷不能。不過金俊秀對此種親密還是有所保留,就在他想褪去金俊秀的內褲時,金俊秀是又趕緊地將自己的內褲往上拉。

「還不行啦……!」

他當然沒有繼續逼迫金俊秀,但也認真地想過問金俊秀原因,究竟是為什麼金俊秀會這麼堅持不讓自己在他胖胖時發生親密關係呢?

「俊秀,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是真的喜歡你?」

金俊秀是趕忙從床上爬起,愣了一會,反問:「為什麼這麼問呢?」

「因為、因為你都不讓我完整地要你……。」他有些覺得自己不要臉地說。

金俊秀大概明白朴有天擔憂些什麼,但其實自己之所以不想那樣快地讓朴有天得逞,是因為他對自己的身體沒有自信,他會想給朴有天一個最好的自己,就如同朴有天每天都給他最好的一樣。

「因為我很喜歡你,所以現在還不行……。」

他是扭捏地看著朴有天說,話中雖帶點迂迴,可他希望朴有天能體諒,就是因為太喜歡,所以不希望自己是以現在不具美感的體態來面對朴有天。這不僅僅是沒有信心的問題而已,他同時也希望朴有天能享用最好的他,不因可怕的肥肉而掃了他倆在床上興致。

當然這樣的心理因素朴有天是不可能會明白,可既然金俊秀都如此說了心中的答案,朴有天也如以往的風度,尊重金俊秀的意願。每個人在感情之中都有所考量,他相信金俊秀也是,既然他喜歡金俊秀,自然是尊重金俊秀的考量,而他能做的,就是等待。

不過今天金俊秀既然自己送上門來,他也給了金俊秀額外的回饋,還在人家的脖子讓留下了佔有的標記。

隔天一早,沈昌珉見到了金俊秀脖子上那淺顯的吻痕,便直接質問朴有天,他倆的進度已發展到什麼程度。不料這一問之下,朴有天全抖出他倆的關係來,甚至也一併把自己已辭去租出男友一職也說了出來。當然,還有一連串的體重問題以及房事問題也連帶被他說出口了。

「其實我很想帶俊秀去游泳池運動,水中走路也好,但俊秀不敢穿泳衣啊……不曉得還有沒有什麼運動可以替代的?」

沈昌珉神情淡定,輕聲說:「游泳是個不錯的選擇,至於怎麼讓俊秀排除障礙……」

朴有天看見沈昌珉也替他想辦法,是趕緊捉了沈昌珉的手臂問:「你有辦法嗎!?」

沈昌珉是點了點頭,說道:「俊秀只是對自己的身材沒自信而已,如果要去游泳,記得找我,我會帶一個讓俊秀看見就會充滿自信的人去。」

朴有天不明白沈昌珉要請出什麼高人來,但眼前的問題必須先解決,「不過要怎麼讓俊秀願意走出家門去游泳池?」

只見沈昌珉輕聲說:「你告訴俊秀,我會帶我家那隻豆豆龍與他在游泳池見面。」

朴有天瞪大了眼,沈昌珉家?那隻?豆豆龍?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