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崔珉豪的教化以後,他才些微地能體諒朴有天為什麼會想與他發生更進一步的親密。也許就如崔珉豪所言,肌膚之親不只是人與人最靠近的距離,也是情人間給予自信的一部分來源。一場戀愛究竟談的好不好,其實就取決於彼此給對方的信心與自信多寡。一個人在愛情裡越有自信,就會變得越帥、變得越美,也越信任這段感情的存續。

他臉紅紅地衝著熱水澡,將水龍頭鎖緊以後,小手便抹去臉上的水珠,略為清醒地眨了眨眼。他覺得崔珉豪說得很有道理,也應該說,沈昌珉在崔珉豪腦中灌輸的觀念很正確。他一直以來都忽略了朴有天的需求,只管自己能否給朴有天呈現最好一面,卻從未深究朴有天是否在乎他這一身肥肉。

回想起來,其實朴有天也多次明白地告訴他自己不在乎了,可因他對自己沒有自信,他自然不敢輕易地去相信朴有天的真心。但崔珉豪也說了,一個真正愛你的人,愛屋及烏並不是難事,既然自己周遭的人事物都可以喜愛,這身肥肉自然就算不了什麼。

他換好衣裳以後,便從公共浴室走了出來,沈昌珉與朴有天早已吹乾頭髮在外面等著他們,他是姍姍走來,乖乖地待在朴有天身旁,卻無打算吹乾那頭紅髮。朴有天生性雞婆,看著他頭頂披著毛巾,沒有想動身去梳妝間吹頭髮打算,便直接說道:「怎麼不吹頭髮?等等感冒了。」

他嘴上笑笑,懶懶地說:「游完有點累,不太想動。」

他說得是實話,游泳也算是劇烈運動,現下的他有種手腳笨重的感覺,只想找張椅子坐下來。只見朴有天是堅持地將他帶進梳妝間,低聲地說:「你坐好就好,我幫你吹。」

不久崔珉豪也從浴室裡走出,直接走進梳妝間就看見這溫馨畫面。他是趁著沈昌珉走來之際嘴上趕緊抱怨幾番,「俊秀你真好命耶,昌珉是不可能幫我吹頭髮的。」

只見沈昌珉一進梳妝間來,大家都保持了沉默,崔珉豪也裝沒事地吹著頭髮,扯了其他話題,破除方才他抱怨的氛圍。

金俊秀是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又看著裡頭忙著替他吹頭髮的朴有天,他確實有些體認,能擁有朴有天比中樂透還來的幸運,況且,要找對一個人的機率,也比中樂透的機率小太多了。他這一生不曾玩過什麼賭局,未料只將人生當籌碼地押注一次,他的生命因此中了大獎。

他對著鏡中的朴有天笑笑,朴有天雖不明白他高興些什麼,可也陪他一起笑。反正對朴有天來說,最快樂的事情就是能看見金俊秀的笑容,只要這人肯對他笑,他的人生再如何都不算太糟。說他沒人生目標也好,說他只是一個小媳婦也罷,反正他就喜歡自己心中的這顆小地球繞著金俊秀這顆小太陽打轉。

他們倆隊人馬道別以後,朴有天是開車載金俊秀回家。一進家門,金俊秀的身體簡直都軟了,直接就躺上沙發,也不管姿勢美醜,一動也不想動。朴有天則在清洗完泳衣以後趴在沙發上看著他,笑著問道:「今天有想吃什麼嗎?」

金俊秀微微睜開了眼,看著朴有天那姣好的臉蛋,腦中又憶起崔珉豪的那翻話,他不禁紅了臉來,無意地說:「我想吃炸雞……。」

朴有天瞪大眼,當然是拒絕這種請求,「不可以!我們離七十還有二十公斤!為了我的幸福,我是不會讓你吃炸雞的!」

看著朴有天激動的樣子,他的小嘴是笑了起來,有些大膽,又有些羞澀地輕聲說:「你如果允許我破功,我就允許你……允許你不遵守約定。」

朴有天本來還有些會意不過來,但聰明如他,眼神馬上就有了答案,「真的?」

金俊秀是坐起身來,點點頭道:「如果你不介意我這身肥肉的話……。」

朴有天當然二話不說就翻過沙發來,也坐在金俊秀的面前,認真再問一次,「你真的願意?」

「嗯。」

「你不需要可憐我啊俊秀,如果你不想,別勉強自己。」

他明白朴有天總是給予自己充分的尊重,可若要說自己不想要,那是騙人的。他也許比朴有天更想要發生這層關係,雖然他還是處男,但這種想與喜歡的人發生關係的慾望,並不會因為是處男而打折扣。

他真的很喜歡朴有天,只是一直以來沒有自信、也不認為自己這種貨色能與朴有天發生這種關係。

崔珉豪說過,有些事情要做了以後才能得到結論,就如他與沈昌珉發生過第一次關係後,他才曉得什麼叫作愛情能讓一個人充滿自信。不只是對彼此有了更深層的羈絆,也對生活有了不同的態度。

他認真地看著朴有天的桃花眼,輕輕垂下了鳳眼,誠實地說:「其實……我一直都想要你。」

朴有天睜大眼來,以為金俊秀是累到胡言亂語,可當金俊秀鼓起勇氣為他主動以後,他才知道這一切不是白日夢。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