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金俊秀青澀的吻是吻醒本是猶豫的朴有天,殊不知,這一吻也一併將朴有天心中最深處的慾望給吻醒了。渾然不知的金俊秀在離開朴有天唇辦以後,見著朴有天那傻愣的臉蛋,一度以為自己的行動嚇壞了朴有天,他是趕緊道歉,小手就捉著朴有天的肩膀,一個勁地說抱歉。

「有天,如果讓你覺得噁心,其實也可以等我瘦下來的。」

可惜這種狀態下的朴有天是不可能仔細聽聆聽金俊秀說了些什麼,他只想好好把握這次機會,二話不說人就起身,也一把將金俊秀拉起,聲音低沉地說:「去你房間好嗎?」

金俊秀還搞不清楚狀況,他就直接將胖人兒給帶進房裡去。同是心底急躁地將金俊秀給壓上床去,這一壓不得了,床上留有金俊秀的奶香味是撲鼻而來,聞的讓他更是難以維持以往好媳婦的形象,只想快點佔有金俊秀的全部。

朴有天一口吻住金俊秀,粗魯地將金俊秀身上所有衣物都褪去,早已不管金俊秀害不害怕給人看見,便賣力地在金俊秀的肉上留下有些粗殘與激情的印記。金俊秀是捉著他的肩膀害羞地喘著氣,完全抓不準時機讓他冷靜,只能順著他的意,一步一步地接納他的逼近。

朴有天是將他胸膛上的蓓蕾咬的重,還大力地吮起,讓他感覺有些吃緊。不過這樣的舉動也讓他有了不同以往的刺激,他腿間的小東西竟是出乎意料地率先有了反應,讓他有些難為情,難不成自己喜歡粗魯型的性愛?

只見朴有天一路朝他小腹吻去,他只能閉著眼不去看自己這身肥肉,縱然已做到這種地步了,他仍是對自己的沒有自信。可當朴有天更大膽地吮上他的小兄弟時,他是睜大了鳳眼,埋藏不住眼中訝異,趕忙用小手推著朴有天的腦袋,苦苦請求。

「你、你別這樣……。」

但那種隨腹下而竄上身的快感是讓他無法自拔,朴有天是有技巧地讓他享受這段不曾有過的旅程,即使他理性上不想要,但身體卻很誠實地迎合朴有天。他就像個被服侍得很好的女人,小嘴也管不住,細碎呻吟就從嘴中而出。

朴有天是停止了動作,抬眼看著用小手摀住紅嘴的金俊秀,臉上竟是壞笑,伸過大掌就將小嘴上的手給捉起,低聲說:「聲音不用憋著,我喜歡你的聲音。」

金俊秀早已是滿臉通紅,不知該怎麼回話,就見朴有天又撫上腿間的小傢伙,惡意地揉捏著,讓他一度就想直接射了。可惜朴有天不可能就此放過他,還得再經過幾番的蹂躪,朴有天才有可能對他罷手。

不過他倆似乎忘記了一個重要的東西,就是潤滑劑。

當朴有天情色地摸著金俊秀的屁股時,他才發現自己並未準備潤滑劑。難得金俊秀都願意給他了,怎麼今日就這麼不好運,注定是要功虧一簣。

「可惡……。」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臉蛋,傾身吻了小嘴,歉意地說:「我沒有準備潤滑液,如果就這麼進去,你會很痛的。」

金俊秀是迷茫地從床上起身,看見自己有些急迫的小兄弟,他的小手是羞赧地遮住,搖頭輕聲說:「沒關係啦,可以下次再繼續……。」

但朴有天不可能就到此為止。

他對金俊秀的慾望既然無法在體內釋放,那麼在體外的釋放,他也希望能是由金俊秀替他解決。他不避諱地在金俊秀的面前解開褲頭、拉下拉鍊,然而輕巧地掏出褲檔裡的大傢伙,用著充滿情慾的聲音說:「俊秀,你也幫我吧。」

金俊秀竟也照著朴有天的話做,棄守了自己的小兄弟,小手便握上了朴有天的炙熱,有些無措地替朴有天服務起來。其實他並不排斥這種親密,只是他從未做過這種事情,就算他打過自己手槍,可要幫別人,這就有些不上手了。

他害怕自己的做得不好,於是更加重了一些力道來,但朴有天的大傢伙好似一副愜意的樣子,讓他的信心有些挫折。

「抱、抱歉,我不太會做這種事情……。」

朴有天嘴上是笑了起來,搖頭道:「那又沒什麼關係,能給自己喜歡的人摸,就很幸福了。」

朴有天的大掌是握住了他的小手,帶著他在自己的傢伙上摸索,好讓他順便了解自己的敏感點在哪兒。

金俊秀也忍得有些難耐,朴有天是全然看在眼裡,然而在一番哄騙之下,金俊秀是完全聽從朴有天的話,乖巧地跪坐在朴有天的腹上。不過金俊秀心知肚明自己的重量,所以也不敢將體重就往朴有天的身上放,可在朴有天的細心調整姿勢底下,他股間的穴口就抵著朴有天的碩大,而朴有天則是扶著他的小肥腰,從容地一點一滴教著他床上的情趣。

「俊秀別怕,試著坐上來蹭蹭我。」

金俊秀同然照做,股間就夾著朴有天的炙熱,輕輕擺動翹臀,磨蹭著朴有天。本是有些不上手,可朴有天耐心地勸導金俊秀,別怕會將自己的壓死,就照著自己的舒服方式擺動即可。

朴有天也在金俊秀完全願意對他敞開心房後,是又再度握上金俊秀小傢伙,用著彼此的身體蹭出給對方最極致的快感。雖沒能進入金俊秀的身體是種遺憾,可能見著金俊秀為他擺動的豐臀,他說什麼也已此生無憾。

就在金俊秀釋放之際,他也將熱液給灑在金俊秀的穴口外,仍是有些留戀地蹭著金俊秀的股間,久久不能自已。

「再來一次好不好?」朴有天顯然體力旺盛,出口竟又是一個貪求。

可金俊秀明顯已無力氣,游了一整個下午的泳,他的肌肉早已痠痛,再加上方才的賣力擺動,他想明天自己大概是鐵手又鐵腳,「我有點沒力氣了……。」

聽了這話,朴有天是不捨地親吻他,輕聲說:「那下次吧。」

未料金俊秀卻說:「明天好不好?」

怎麼不好?他巴不得明天要、後天也要、大後天再要!

於是他將金俊秀吻的深,不久金俊秀也忘了自己今晚想吃炸雞的事情,便在床上累累地睡去。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