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當是當上了太子妃,可日子的變化並不大。

除了晚間休憩的地方改了一些,其餘他仍是照著內醫院所發派的工作忙去。

朴有天日子依然過的忙碌,但夜間卻成了他期待的時刻。而他出城也少去了風花雪月場所,大多部分都是帶著金俊秀一同出宮,兩人一邊關切人民的身子,如能偷閒,一邊也會買了隻糖葫蘆兩人吃的甜蜜。

自從太子妃換成了金俊秀後,朴有天本以為難以對人民交代,可卻沒料,人民給出的回響是於預料之外。

「這是金醫官您應得的阿,天底下沒幾個幸運兒能匹配於太子的。」賣糖葫蘆的老闆說著。

可他卻不知曉站於金俊秀身邊的人朴有天會是太子。

朴有天在一旁點頭如搗蒜,點的相當樂意。

金俊秀臉上是掛著笑容,可是內心不免小小的吐槽。怎麼不會是說朴有天遇上自己才是上輩子燒好香?

可這其實也沒什麼好計較,也只能他們倆上輩子肯定燒了不少香才得以在今生相見。

朴有天開心的拿著手上的糖葫蘆舔了一下,牽著金俊秀便走。

「您別邊走邊吃呀。」金俊秀趕緊地說。

朴有天瞥了他一眼,「怎麼,不行嗎?」

「得體嘛您。」金俊秀沒好氣的說。管他管久了,不由得的就變成一種習慣了。相處一久,朴有天若做得太過分,金俊秀也會不顧地位的罵起他來,以表示自己的不滿。

但朴有天總不覺得這有什麼踰越之舉,有時倒是會很聽話,可有時還是會調皮一回。

「我吃的糖葫蘆,又不是你」他笑說,「沒什麼得不得體嘛。」

金俊秀一聽眉毛就垂了下來,輕輕搖了搖頭。他還真覺得朴有天長不大阿。

「您少跟小的貧。」金俊秀說。

朴有天停下了腳步,等著金俊秀跟上腳步,然而雙眼直視著他。

他嘴上有舔了一口糖葫蘆,「我貧不過你呢,可是在床上不一定呀。」

說完,他那甜膩膩的唇就吻上金俊秀的唇。

金俊秀甩開了他的手,推了開他,自己率先的走在前頭不予理會。

不過他自己卻也舔了一下嘴唇。還真是甜,怪不得朴有天口才有時感覺特好的。

這時他只聽見後面那人跟得喘吁的喊著:「別這樣啦,俊秀。」他說,「今晚……」

金俊秀停下腳步看著他,「小的不給碰。」

「啊?」

「自己解決啦!」

金俊秀拔腿就跑。占便宜的每次都是朴有天,吃虧的總自己。

他也得替自己爭取一些微薄的利益才是,不然哪天自己絕對會體力透支。

朴有天跟在後頭有苦說不清,可嘴裡卻是甜的。

「俊秀俊秀……」

宮廷裡就呈現了這你追我跑的情景各個下人看得笑呵呵。

可這卻有一人不被這兩人甜蜜氣氛所影響,那人一個人站在御膳廚房外,似乎觀望著什麼。

「人呢?真是…到哪去了?」沈昌珉嘴上喃喃的說著。

沈昌珉找著那御廚崔珉豪,想起那天來此調查金俊秀一事遇上的人兒,是說他們也沒多熟悉,可自己就有些想巴著他不放,不知是想嚐嚐他做的食物,還是……

「是沈醫官?」

他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叫著自己的名字的聲音。

轉過身,沈昌珉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是的,崔御廚。」

崔珉豪見他又在此鬼鬼祟祟,於是開嗓問:「您又在查案子了?」

「不,找人。」

「誰呢,進去找不就行了?」

「呃…找您。」沈昌珉手指指著他說。

崔珉豪臉上有些驚訝,「找小的?何事呢?」

「我想嚐嚐您的手藝,方便嗎?」沈昌珉直覺得自己心裡所想的事情沒什麼好隱瞞,於是大膽的說。

也許他是為了食物而來,可當自己又再次見上了崔珉豪後,那心裡的感覺卻又有些的不同。

「能行阿,隨小的來吧。」崔珉豪臉上有了笑容,點著頭說。

然而他邁步的走入御膳廚房,後頭的沈昌珉跟上了腳步,心情頗為愉快。

兩人呢,一人忙著做飯菜,一人則在一旁觀看著。對於沈昌珉他大可在外頭等崔珉豪煮好,可自己卻又想好奇的在一旁看著他忙。

「您別站在這,火候大呢。」崔珉豪推了一下他說。

「我不怕的。」

「可是您礙事嘛。」

唉呀,沈昌珉竟沒想到自己這回又被他給虧了。就不知道崔珉豪哪來的勇氣能對自己說這話。

「您說我礙事?」

「誰回話就小的說誰。」崔珉豪笑著說。

沈昌珉咋舌。

「吃小的的菜是幾麼不容易,要忍耐。」

沈昌珉看了他一眼,心中突然有點不服氣。

「吃您容不容易?」口直心快的,他這回倒是忘了自己有腦子這回事,驚人的口爆了。

崔珉豪轉過頭睜大了雙眼,以為自己聽錯了,「您說什麼?」

沈昌珉愣了一下,轉身就跑走了。

天啊!這世界怎麼了!他竟然真的會發春阿。一世英名的他就毀於方才了。

沈昌珉就這麼一路快步走回內醫院,剛好撞上了金俊秀,「唉呀。」他皺著眉喊出聲。

「昌珉?」

「俊秀?」

沈昌珉看著後人,然而快速的向金俊秀說了一句,「俊秀,我好像戀愛了。」

「啊?」金俊秀腦子還沒搞清楚,後頭的朴有天便一把摟上了金俊秀的腰,喘著。

「你們說些什麼?」朴有天喘著氣問。

沈昌珉看著他們兩,然而臉上有些的紅潤,「我說,也許就如你所說,我真的得笨一回了。」說完,他也快步離去了。

金俊秀看著沈昌珉的背影,突然會意了過來,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朴有天看著那笑顏問。

「沒什麼。」

「什麼笨不笨啊?告訴我。」朴有天就抱著金俊秀不放,金俊秀則是拖著他繼續走。

金俊秀握著朴有天的手,邊走邊說:「就如小的當初不小心笨給了您一樣。」

朴有天這人也不笨,於是笑著回:「怎麼不說是聰明給我?」

「就是笨才會選上您啦。」金俊秀臉上笑的可人的說。

朴有天在身後把他抱得更緊,「什麼嘛,可你還不是選了我。」

金俊秀內心笑了幾聲,握緊了他腰上的手,然而徒步的將朴有天拖回太子殿。

他緩步的走著,走走停停,時不時的望著天上的雲朵以及那蔚藍的天空。

他於太子殿外停下了腳步。

「怎不進去?」朴有天問。

金俊秀微微側著頭,輕聲的說:「有天,你想過海闊天空的感覺嗎?」他臉上微微笑笑的。

朴有天悄悄的將他在他腰上的手放了開來,也看著那湛藍的天。

「也許,是這樣的感覺。」他說。

我在你身邊,你在我身邊,

這便是天上這抹蔚藍的期許。

默許天空最後一抹湛藍,

我為你而生,你為我而活。

我的太子妃。

────完────
好吧,ENDING是媽咪的死穴
所以近日就拼拼湊湊然而寫了結局...
唉,明日回到新竹阿,有些不願=_=
不過還是沒辦法阿,希望大家看得愉快囉!
很爛爛爛的結局...將就將就(踹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