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一早來到了中醫診所,見著沈昌珉已在裡頭準備看診,他是前去替金俊秀請假,未料沈昌珉的臉臭到極點,他一度以為沈昌珉是吃他的醋,可在下一秒,沈昌珉是沒好臉色地說:「你下次再讓他沒辦法來上班試試看!」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少了金俊秀的幫忙,沈昌珉一天下來根本應付不了那麼多的病患,甚至掛號數量必須減半,造成診所莫大的麻煩。他雖也在家中與診所間相互來訪,可他只能照顧好金俊秀,卻沒辦法幫上診所什麼忙。

下班以後,沈昌珉是一臉疲憊,狠瞪了他一眼:「假日你們要怎麼玩是你們的事情,但別讓他的身體影響到工作。」

他在沈昌珉面前是乖巧地點點頭,「是、是。」

沈昌珉本想帥氣地走人,可未走幾步,腳步則又折返回來,「是說,你知道做愛能瘦身嗎?」

他有些瞪大了眼,這種傳言他曾在網路上看過,不過對於做一場愛下來到底能消耗多少卡路里,他並未清楚明察,「我是有聽說過……。」

沈昌珉拍了拍他的肩,輕聲又說:「從脫衣服到高潮,大約可消耗三百大卡,若是要快速燃燒脂肪,記得做以前喝一杯黑咖啡。」

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若是這種事情從別人嘴中說出來他可能不會信,但從沈昌珉嘴中說出來,他還真不得不信,「你實驗過?」

沈昌珉一臉壞笑,什麼也沒說地便轉身就走。

看來這方法應該是可行的。不過礙於金俊秀工作上的限制,他也不可能天天找金俊秀尋歡,目前只剩下一種最有情趣的瘦身方法,就是替金俊秀按摩肥肉了。

他這回並沒有走夜路回家,而是直接搭乘捷運回至他的老宅邸。晚餐他也還未吃,中途雖有回來準備晚飯給金俊秀果腹,不過因為診所少了一個人力的關係,他只讓金俊秀先吃,自己是匆匆地又趕回診所幫忙安撫那些耐不住性子的病患。

現在的他還真有些餓了,腦中才在想要煮些什麼來吃而已,一進房門便是一陣飄香。他聽著廚房內有鍋碗瓢盆敲打的聲音,幾乎快步向前查看,雖是傻了眼,可卻動了心。

「俊秀你……」竟然為他煮飯了?

雖然菜色看上去有些……呃,不過他想應該還可下肚。只見金俊秀是忙翻了,手腳不俐落地將所有的菜一股腦兒往盤子裝,賣相超級不佳,可他卻買了這帳。

「我想說你還沒吃,所以就……」金俊秀看著流理臺上的成品,本來是一片好意,可惜這好意讓他有些想丟廚餘桶,壓根不敢讓朴有天活吞,「不過我想我還是陪你出去吃吧!」

金俊秀一個轉眼就要將這盤菜給往廚餘桶裡丟,朴有天見狀當然是阻止,「別丟!我先吃吃看嘛!」金俊秀為難地端著,見他真拿起一雙筷子夾了盤子裡的料裡,吃了一口,表情嚴肅,「還行啊,只是鹽少放了一點。」

金俊秀當然不太相信朴有天的話,也拿了朴有天手中的筷子一同夾了一口吃下肚,味道其實還可忍受,但就如同朴有天所說,就是鹽太少了些。於是就在朴有天的教導底下,金俊秀又將這盤菜給丟進鍋裡炒了一會,多放了些鹽來,這也就成了朴有天的晚餐。

雖菜色是簡單,但朴有天吃得眼淚都有些打轉。

明明金俊秀的身體是被他玩得無法下床,卻不知這胖人兒竟特地為了他而忍著身體的不適進廚房煮飯給他吃。他生平沒遇過這樣的人,交過的幾任女友都覺他的付出是理所當然,每當他累了、不想動了,換得的不是關懷,而是一翻又一翻的嫌棄與挨罵。

男人天生下來就背負著一些責任,他也認帳,但不代表他們不需要一點關愛。

「謝謝你,俊秀。」朴有天很真誠地說,甚至對於昨夜的狂歡感到有些抱歉。

金俊秀對此事只覺得是自己的責任,豈有只讓朴有天照顧他,而他卻不照顧朴有天的道理?

「下次你多教我怎麼做飯吧!如果你累了,可以換我做飯給你吃。」金俊秀笑說。

朴有天臉上幾乎是幸福滿溢,甚至感動得說不出話來。然而今夜金俊秀也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他,這話是說得神祕,就如自己好似有了身孕一般地欣喜,在他耳邊笑說:「我瘦了零點五公斤喔!」

他們突破了九十公斤的停滯期,就連朴有天聽見時也像當爸爸一樣地與金俊秀笑著,還不禁摟過金俊秀,開心地說:「看來昌珉說得對,做愛也可以減肥!下次我們做以前要再喝杯黑咖啡,可以快速燃燒脂肪!」

金俊秀聽在耳裡是害羞地說不出話來,但對於昨天的戰況,他還是有話要說:「可是別像昨天那樣……那麼激烈啦。」

朴有天臉上是有點得意,可也答應金俊秀,往後絕對會有所克制,且能保證他可以準時去診所內上班,不會再如今天這般,讓沈昌珉一人辛苦地面對病患。

看來金俊秀也漸漸能夠接受這檔親密事,甚至答應朴有天,每個星期至少做一次,就算沒有破功也要做。為的不只是減肥而已,也為了讓金俊秀能在這段感情裡多點自信、多愛朴有天一點。同然,越是在感情裡越有自信,這段感情也就值得繼續經營。

在吃完消夜以後,朴有天是又替金俊秀擦乳液、按摩身上的小贅肉,只是這回的技巧收斂許多,就怕一個不小心又擦槍走火。

「你先睡吧,我去洗澡。」朴有天替金俊秀蓋好棉被後說。

金俊秀在床上笑了笑,在他離去以前,金俊秀的小手是輕輕地捉了他的食指,側躺在床上,眼快闔上地問:「你為什麼會喜歡我啊?」

朴有天聽聞,是又蹲了下身來,與他的鳳眼相對,「那你為什麼喜歡我?」

他早已閉上了眼,但嘴角微笑地回道:「因為你不一樣。」

看來金俊秀已睡了過去,可他仍是吻了金俊秀的小嘴,低聲說:「你也是。」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