輾轉幾個月以後,金俊秀的體重已來至八十五公斤,對他倆來說甚是欣喜,可他們小看了解除約定以後所帶來的後勁。

自從金俊秀敞開心房地接受朴有天的任何親暱,金俊秀固然從其中是得到不少歡樂與甜蜜,但沒了約束的朴有天,到頭來因解禁而苦的人終究是金俊秀。肥胖原因有許多種,可能是壓力、內分泌、暴飲暴食,可金俊秀並非屬常見的這幾項,他的肥胖統統來自於幸福。

幸福肥的威力不可小覷,尤其是在對方很愛很疼自己的時候。朴有天沒了瘦五公斤才可親暱的拘束後,自然對食物的把關也相對鬆散,甚至金俊秀想如何破功,他便是如何配合,完全無制止的意思。更糟糕的是,偶爾外食也就罷了,朴有天就連手工的食品也無注意食材熱量搭配,只為滿足金俊秀口腹,快樂地過每一天。

當然快樂不是沒有代價,好不容易瘦到八十五公斤的金俊秀,在過了一個月以後竟然一路胖回八十八。

金俊秀對朴有天是完全不說話了,也應該說,從磅秤上走下來的那刻起,金俊秀便開始變得有些歇斯底里。有時完全不理朴有天,有時耍任性,又有時會在朴有天替他按摩的時候,脾氣突然張來張去。

朴有天從無怨言,也沒怪罪過金俊秀什麼,不論金俊秀對於體重如何感到殘忍而將氣發在他身上,他都笑笑地接收,也樂此不疲。金俊秀越是對他歇斯底里,越是代表金俊秀非常依賴他、離不開他,甚至成了一種慣性。

看著自己慣出嬌性的小皇帝,他實在也沒什麼好怨的。可小皇帝總握有大權,朴有天唯一失策的,竟是沒料到金俊秀會對他收回成命。

「有天……我覺得我們還是恢復到以前,瘦五公斤才可以有獎勵的約定。」金俊秀對他發洩完情緒以後,是冷靜地對他說。

他根本傻眼,一度接不下話來,他怎麼就沒想過金俊秀會想將現下生活給倒回原本的模樣?

「我……呃,不、這樣不好。」他蹙了眉說。

金俊秀當然知道不好,想收回這樣的成命,金俊秀抑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但若沒有所收斂,就怕這樣的美好日子會讓先前減去的體重前功盡棄,又胖回原本的一百一十公斤。金俊秀說什麼也不願意屈服在幸福肥底下,他想要幸福,可他不想要肥。

「不行,你對我越好,我會越胖。」金俊秀翹著嘴說。

朴有天還真不知這到底是褒還是貶,但能感覺得出,金俊秀確實在他這裡拿到了幸福,並且滋養了身上的每寸肌膚,甚至助長了肥肉的生長。可惜金俊秀不喜歡他養出來的肥肉,必須犧牲他奮鬥已久才取得的權利,讓一切回歸到最原始的約定。

但這約定怎麼看都對他不利,所以他也無當下就答應,只請求金俊秀讓他時間考慮。其實他如此拖延是有其目的,他隔日一早到了診所就將沈昌珉給拖出診所外,竊竊地討論這件事情。

「你就煮以前的菜色不就好了,誰要你做那些高熱量的甜點讓他吃啊!」沈昌珉是不屑地說。

「我就是忍不住啊,俊秀想吃,我沒辦法不做給他吃,我不想看他忍得那麼辛苦。」

「那你自己活該,為了他好,就是要對他狠心一點。」沈昌珉瞇起眼說道。

朴有天是嘆了口氣,「你智商那麼高,難道不能幫我想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嗎?」

沈昌珉眨了幾眼,沉默了幾會,「方法也不是沒有。」

「你有什麼辦法?」

沈昌珉看著他說:「你們其實也可以晚上跟我們一起去健身房運動。」

「不行,我希望俊秀瘦一點再去,這樣才不傷膝蓋。」他駁回道。

沈昌珉聳了聳肩,只見人是湊近他的耳根問:「那你們一個禮拜做幾次?」

朴有天誠實地答道:「只是摸摸的話大概每天一次,侵入性的話一個禮拜一次。」

沈昌珉挑了眉來,聲音放輕地說:「那以後就讓俊秀主動啊,讓他想辦法讓你射,也讓自己射,如果是侵入性的,就讓他在你身上動,你沒射也不能讓他停。」

朴有天的桃花眼瞬間亮了起來,以往的親密行為都是他主動居多,金俊秀多半都躺在床上,若是將主動權給顛倒過來,也許真能達到不一樣的效果。

「反正我想他的技術應該不怎麼樣,如果你不早洩,也夠他運動了。」沈昌珉又說。

然而就在今晚,金俊秀又前來勸他回到以前的生活模式,他則將沈昌珉的鬼點子給貢獻在這場溝通裡,嘴裡是甜又是哄,摟著金俊秀說道:「其實不需要回到以前啊,以後做愛都讓你主動,消耗的卡路里會更多喔。」

金俊秀臉紅紅地轉身看著他,皺了眉頭道:「可是……我技術沒有你那麼好……。」

他笑笑,「這樣才好啊,我沒射你就可以一直運動。」

金俊秀眼中帶了點委屈與他相對,「可是、可是你那麼持久,我腰會很痠的……。」

「技巧都是要練習的嘛,多練練,腰跟屁股也會比較瘦的。」

這種事情果真是越說身子越熱,朴有天的大掌幾乎管不住地是竄進了金俊秀的衣裳裡,不規矩地捏著金俊秀的肥腰與豐腴的屁股,低聲說:「俊秀今天來摸摸我,怎麼樣?」

「你的我不行啦……。」

「練習一下啊,有動多少都會消耗卡路里嘛……。」

胸前的大掌是已捏起了金俊秀的蓓蕾,然而在一翻拐騙之下,他還是從了朴有天的鬼點子。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