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朴有天是將菜色給調整回來了,但他仍是偷偷實施著沈昌珉貢獻的詭計。金俊秀從頭至尾都不明白,其實他真正發胖的原因是來自於朴有天為他準備的美食,除了食譜被換成較高熱量的食材外,朴有天還擅自加了許多幸福的滋味在裡頭,那不漸漸發胖才奇怪。

金俊秀卻天真以為是自己的體質問題,從而信了朴有天從沈昌珉那兒求得的秘方。一剛開始金俊秀並不習慣房事上由自己主動,他總是縮頭縮尾,動作無法一體成型,也因心中太過害羞,總是做不好朴有天給他的指示,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明明與朴有天親密這麼多回了,他就是放不太開心中的顧忌。

到頭來,他其實還是對自己的身體沒有自信,一般他都是被動地展現,現在要他主導一切,他還真有些害怕朴有天會嫌棄他。殊不知朴有天早已嗅出問題點,也明白他欠缺的是什麼,不過就是難以踏出第一步而已。

朴有天本身也有私心,明明只要換掉高熱量食材問題就得以解決,可他耐不住沈昌珉的鬼點子,任誰都想看看自家人兒在床上的表現,他就不信沈昌珉沒如此要求過崔珉豪。

如今朴有天仍是鍥而不捨,在美好的假日夜晚,替彼此釀了兩杯黑咖啡,金俊秀聞到咖啡香,自然明白等會的節目是什麼。金俊秀也僅是乖巧地紅著臉來至廚房裡端走他的杯子,一人在餐桌上慢慢喝著,朴有天則站在廚房內享用,偷看著金俊秀若有所思的臉龐。

即使金俊秀對自己的身材仍沒有自信一事讓朴有天感到有些失落,但見金俊秀如此努力想讓他能在房事的感官有所享受,這倒是一次性地補足了先前的感慨。

他明白,金俊秀的沒自信其實都是害怕沒能給他最好的,不論是生活、愛戀或者親蜜。但他還能再向老天奢求什麼呢?遇到金俊秀就是老天給他最大的仁慈,要不誰會對一個以出租男友為業的男人動真心又連帶動真情,這根本是一場奢侈的人生。

然而對金俊秀來說,他的人生又何嘗不昂貴呢?也是遇上了朴有天,他才明白自己的生命是如此珍貴。

「走吧……。」金俊秀喝完以後竟是自己洗了杯子,然而牽著朴有天的大掌將他帶至自己的臥房裡來,他早已等不及了,可為顧慮金俊秀的害臊,在躺上床之際便說:「我把燈調暗一點吧,這樣你才──」

「不用啦。」金俊秀是又將他壓上床去,垂著眼看著他,「這樣你才能好好地看著我,不是嗎?」

朴有天心覺訝異,難不成一杯他特釀的黑咖啡就給金俊秀灌醉了?看看他家人兒都說了些什麼話來,「俊秀,你可以慢慢適應的,別勉強自己。」

金俊秀這回真是以八十八公斤的重量直接坐在他的大腿上,見他坐起身子來,金俊秀的眼神也無迴避,是認真地說:「你給了我很多次機會了,我這次不能讓你失望。都三十好幾了,我總不能連調情都不會……。」

朴有天的桃花眼瞪得更是大,他摸了摸金俊秀的額頭看看有無發燒,又捏了捏金俊秀的屁股,手中的感覺很真實,不像是在做夢。只見金俊秀的小手是替他寬衣解帶來,連帶自己的也一併脫落。不如以往,金俊秀的小手不再難為情地摀著他的雙眼要他閉眼,反倒自然地環住他的後頸,主動獻吻。

朴有天似是陶醉,竟是忘了約定逕自地回吻起金俊秀來。難得遇上這麼放得開的金俊秀,他說什麼也必須好好把握這次的機會。

不過,金俊秀這回可是有備而來,已不像以往容易交出自己的主導權,反而當起引導者,將朴有天吻軟以後,便將人給壓了上床。他啃著朴有天的頸肩,讓朴有天覺得有些疼又有點舒服,就將自己的情色印記給落在朴有天身上。

金俊秀的小嘴是輕輕點綴著每一處,甚至是蓓蕾的挑逗,一度讓朴有天在歡愉之中又有點擔心自己的主導權是否從此喪失。待金俊秀來至他的腿間處後,含上他的碩大,他便確定事情真是不妙。

這種事情對金俊秀來說並不是第一次,只是以往的金俊秀帶給他的感受沒有這次強烈,他也從未要求金俊秀要做到如何,反正只要能與金俊秀親密,他的慾望就得以滿足。

可為何這次的金俊秀會這麼不一樣?

他是緩緩起身,看著在腿間賣力的人兒,帶著矛盾感推著金俊秀的小腦袋,低聲說:「俊、俊秀等等……!」其實他想讓金俊秀別停,可他又不捨金俊秀這麼賣力。

金俊秀蹙著眉抬起頭來,竟翹著紅唇問:「我弄疼你了嗎?」

他竟是紅了臉來,搖頭說:「不,太舒服了,我只是……」只是懷疑金俊秀是打哪學來的?

金俊秀是笑笑地舔了紅唇,彎身又是吮著他的致命。這回金俊秀才曉得,為何朴有天總是喜歡這麼玩弄他,能看著自己喜歡的人露出舒服的神態,還真能替自己揚起一些情趣與成就感。

朴有天低聲地喘著氣,雖然感覺舒服,但還不至於讓他早洩。好險金俊秀已想換姿勢,是乖乖地坐回他的腿上,然而拿起床頭邊的潤滑劑,就在他面前一邊安慰自己,一邊替自己的後穴做些擴張。

靠在床頭的他是看得全身像是點燃了火一樣,扶著肉腰的大掌才想不規矩而已,金俊秀竟是前幾步看穿他,打了他大掌一下,「你不可以,我來就好……。」

看著金俊秀安慰自己的模樣,那舒服的臉蛋就在他面前,要他什麼都不做,比先前約定要瘦到七十公斤後才能啪啪啪還要痛苦。若是以往,金俊秀早順從他了,不可能這麼強勢。

「嗯……嗯嗯……」

金俊秀是微微彎身提著臀逗弄著股間的小穴,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金俊秀就靠在他耳邊輕輕呻吟。他的大掌已開始控制不住,婆娑著金俊秀的肥腰,也捏著金俊秀的肥腰,好似催促著金俊秀一樣。

金俊秀也非傻子,沒幾會也就離開了他的肩膀,跪起身來,扶著他的碩大慢慢地吞沒進自己的身體裡。

朴有天已有些等不及了,是朝金俊秀率先頂起,金俊秀也無制止,倆人則找著節奏忙著合拍,未料這回金俊秀抑是沒有喊累,好似決意讓朴有天能成功地在自己的主導之下將所有愛意灌溉進他的身體裡。

朴有天其實也感受到了金俊秀的不同,無論是情緒或者身體,他完完全全地感受到了金俊秀為他所做的改變。可最後的成果仍是功虧一簣,朴有天也早不管沈昌珉給他倆出的作業,便是直接反壓金俊秀於床,完成了他一直想要的『啪啪啪很大聲』的不齒夢想。

金俊秀是感受到了穴內的熱液,紅嘴喘著氣,輕聲地問:「我是不是……又做不好了?」

朴有天笑了出聲來,誠實地說:「是我不好,其實很舒服,但我就是忍不住想快點射出來。」

金俊秀的小手是朝他的嬰兒肥捏了一下,沙啞地說:「你別說謊喔。」

「我怎麼會對你撒謊。」

「我還以為是我學得不好……。」金俊秀羞赧地說。

本是又開始動的朴有天,聽見這句話,又停了下來,「你向誰學了?」

金俊秀抿了抿嘴,笑而不語。

「說實話,不可以隱瞞我!」朴有天狠抽了他幾下,只見他輕聲笑說:「我向珉豪學的啦……。」

看來他想的沒有錯,崔珉豪也是沈昌珉鬼點子底下的受害者,但又如何呢?他這輩子永遠忘不了,他生命之中有那麼一個人為他如此付出,甚至為他去拜師學藝。

「俊秀,我愛你。」

金俊秀甜甜地笑著,小手就摀著他的嘴,不讓他再繼續說下去。

「我也是。」

一道沙沙啞啞的聲音,暖暖地傳進他的耳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