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金俊秀的不一樣的,朴有天是迫不及待地想將金俊秀給帶去診所裡炫耀一翻。一來他是想讓沈昌珉鑑定鑑定,看看金俊秀在他的照護與關愛底下是不是多了許多自信心;二來他也想證明給沈昌珉看,金俊秀是跟對了人,他就是個願意付出一生來照顧金俊秀的小媳婦,無怨無悔。當然除了炫耀之餘,他還準備了上回帶金俊秀去享用的西式餐廳禮券,好好答謝這幾個月來沈昌珉與崔珉豪的幫助。

誰知他將金俊秀來至診所以後,沈昌珉只對禮券有興趣,金俊秀的新造型是完全入不了沈昌珉的眼。但沈昌珉對他的努力也並未否定,仍是輕言輕語地告訴他,他做得很好,只是如此一來,擔心自然也少不了。

他先是聽不明白沈昌珉話中的意思,這種語意像是祝福也如似警告。後來他才明白,沈昌珉所說的『擔心』指的是什麼。

金俊秀的大改造其實不只他懂得欣賞而已,出於他之手的東西,那成果總是令人滿意,就連金俊秀也不例外。以往走在路上、在診所裡沒什麼人氣的金俊秀,現在走在路上已能招來許多留神的視線,在診所裡也激增了許多女性病患,且並非朝著他來,是朝金俊秀而去。

其實金俊秀也是有女人緣的,只是這福氣一直以來是讓外表給阻礙了。他看著那堆花癡的女孩用著狩獵的眼神盯著金俊秀的瞧,心中的滋味有些微妙,但擔心是說不上,得意倒是有一點。

「金醫師你變好多喔!你這樣超級帥!」

金俊秀微笑地替女病患把脈,然而開了藥單笑說:「謝謝你的讚美,拿這個去櫃檯領藥就可以了。」

「可不可以冒昧請問金醫師一個問題呢?」女人並未轉身離去,他都還未允准問問題,女人便直接道:「金醫師有沒有女朋友啊?」

金俊秀瞧見了朴有天在外頭拉高了耳朵竊聽他倆說話,那樣子是俏皮極了,他也沒讓朴有天失望,便也直答道:「有的,我們快論及婚嫁了。」

女人是垂了眉毛,姍姍離去,而他則是朝櫃台邊上朴有天眉來眼去,說是矯情也好,甜蜜也罷,總之,他就喜歡自己專屬於朴有天的感覺。

來至中午時分,朴有天依舊從家裡帶來了一頓好料理來,坐在病患的位置上便與金俊秀一同享用午餐。老實說,看著金俊秀對他人說話中帶有禮貌卻有些冷漠的態度,他說什麼也難以掩藏自己對金俊秀愛慕。他其實也同金俊秀一樣,都喜歡彼此只專屬於彼此的感覺。他們外表可以給人看,反正感情也不會被分享,尤其他特別喜愛看別人恨得牙癢癢。

他不禁邊吃著飯邊偷偷摟過金俊秀的肥腰,其實他心中是種喜悅,可金俊秀卻誤解了他的意思,趕忙地說:「你別吃醋呀,我是不會接受其他人的。」

他當然明白金俊秀的意思,但見金俊秀有這般可愛的反應,他也配合地演起了妒婦,「你真的不能變心啊,你變心我會很傷心的。」

金俊秀是爆笑了幾聲,也笑道:「你知道小三扶正通常沒有好結果的。」

金俊秀隨後又喋喋不休地說著,細數著朴有天對自己的付出,他不認為有第三人能夠替代的了。有誰能堅持每天幫他洗衣服、煮飯、做點心、打掃家裡、按摩肥肉、耐著性子等自己學會調情、減肥遇到停滯期還能當沙包讓自己出氣的?就算想找小三,他也難再找比元配還棒的小三。再者,他可不是傻子,誰會在得到朴有天以後,又輕易地放過朴有天?至少他不可能。

朴有天是寵溺地看著金俊秀,看來這已快一年的努力,金俊秀幾乎是看在眼裡了。這也印證了他們先前所做的約定,他證明了金俊秀沒有看錯人,而金俊秀也證明了他沒有愛錯人。

「所以你別擔心,我不會拋家棄子的。」金俊秀捏了捏他的大掌,笑道。

「我也有自信不讓你拋棄。」朴有天回握他的小手道。

當然,遇上小三他倆還容易解決,可若遇上了小王呢?

朴有天總是很有自信自己不會輸給其他人,不論是他的人品、生活品味或家產。但今日診所出現了一位第一次來看診的病患,那人氣場看上去就很不同,除了面容與本國人相異、生的俊俏、身形高大以外,就是那身昂貴的西裝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也常搞服裝設計,對於服裝品牌也略有了解,所以能穿上那套西裝的人,背景肯定大有來頭。

他在一旁看著助理為那男人掛號,又看了看金俊秀目前的看診號碼,他想,這男人應該有很大機率會給金俊秀看診。雖他有信心金俊秀能夠不為所動,但對這男人,他很難說服自己男人不會對金俊秀出手。

憑藉著他當出租男友的經歷,這男人肯定是彎的,味道怎麼嗅就不像是個直男。

果不其然,金俊秀下一個叫的號碼便是那男人,他只能眼睜睜地看男人進去診察室,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好在金俊秀看診時不怎麼關門,他的桃花眼就死盯著男人的後腦勺看。

「你好,請坐。」金俊秀看著螢幕上的資料,邊說。

男人坐了下來,好似也打量著金俊秀,只見金俊秀看完他的資料以後,微笑問道:「嚴邢,這是你的名字?」

嚴邢是愣了一會,漂亮的淡藍眸子也盯著金俊秀的鳳眼看,低聲說:「是的。」

「怎麼選這麼嚴肅的名字。」金俊秀笑了笑,又說:「把手放上墊子吧,讓我把把脈,順便告訴我你有什麼症狀。」

嚴邢照著他的話做,眼神就盯著他的手指在自己的脈上輕微按壓,不久則望著他的臉蛋瞧。他是沒什麼注意嚴邢的眼神,只顧著診脈,沒多久便開出了藥單來,「等會去櫃檯領藥就可以了。」

但嚴邢並未就這麼離去,那漂亮的淡藍眸子仍是盯著金俊秀瞧,似乎有話要說一樣。金俊秀發現了他的停留,也輕聲地問:「還有什麼事嗎?」

嚴邢眨了眨眼,便直接說道:「我希望你能成為我的伴侶。」

這話說得相當有氣勢,就連外頭的朴有天、另一房的沈昌珉都聽見了,金俊秀則是尷尬笑笑,搖頭道:「我已有所屬了。」

「沒關係。」嚴邢一點也無猶豫地說,金俊秀是有些傻眼,只見嚴邢又道:「我一樣會讓你成為我的人。」

沒有任何外國腔調的發音,這話任誰都聽得清楚。

朴有天在外頭是冷冽了眼,不管是誰下的戰帖,他絕不退縮,一定戰到底。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