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的人生有些荒唐、有些瘋狂、有些快樂、有些悲傷。

他的故事並不一般,但也無特別出眾。然而他的人生卻有了一個奇妙的開端,這開端,就要從他在大學時撿到了一個小男嬰開始說起。

那年他二十一歲,是個普通的大學生,本科是體育系。他有一個相當沉默的室友,宿舍是二人一房,他們已同居三年,可這三年裡,他不曾與這位室友特別有交集。順道一提,那室友的名字叫沈昌珉,本科是經濟系。

形同陌生人的倆人,意外地就在他從垃圾堆裡撿回了這個男嬰開始,他們有了交集。

沈昌珉是好奇他怎麼懷中會抱個小嬰兒回宿舍裡來,於是在他進門以後,沈昌珉難得湊近他去,率先開口過問,「這是你的孩子?」

這樣的質疑其實無可厚非,依照一般的思緒,通常容易懷疑抱著孩子的人與懷中的孩子具有關係,沈昌珉自然是沒想到,這孩子竟會是他在垃圾堆裡撿的。他回答沈昌珉的疑惑,便低聲地敘說,方才家教結束以後,他在走回學校的路上聽見有哭聲,本以為是巷子裡的貓,但這哭聲越聽越響,越不像隻小貓。於是他就循著哭聲,找著找著,找進了垃圾堆裡的一個行李袋,裡頭就裝著這個小嬰兒。

沈昌珉臉上有點驚訝,雖無太大的表情,但眼神卻透露著稀奇,「你怎麼沒報警?」

他雖是笑笑,可卻也聳肩,不明白為何自己沒那樣做。

「我想還是找社會局吧,你不可能養他。」沈昌珉語重心長地說。

不過他偏偏不信沈昌珉這翻話,便直言道:「我想養他,我想看他長大。」

還以為沈昌珉會一翻規勸,可沈昌珉卻是一如既往地沉默,沒再搭理他。於是他就背著父母親,偷偷地在學校宿舍裡養著這麼一個小傢伙,上課就帶著這麼一個嬰兒,背包裡也不再只有書籍,還裝了一堆嬰兒用品。有誰問起嬰兒的來歷,他決意不說真話,僅是輕描淡寫,這孩子是他的,他是他爸。

眼看大學裡的傳言飛快,馬上所有人都知道他有這麼一個孩子,消息也傳至他父母的耳內,甚至惹來不少老師的關心。他不怕流言蜚語,就算後來傳聞已成了他搞大女人的肚子所以必須帶著這麼一個拖油瓶上學的模樣,他也無所謂。

父母方面算是開明,也無教訓他什麼,只要他考慮清楚、想清楚,養一個孩子並不比寵物那樣容易。他笑著點點頭,仍是將孩子抱在臂膀裡,依舊上學、家教,生活步調並未受任何影響。

多虧這孩子的個性頗像沈昌珉,逗他也不哭不笑,就是安安靜靜,特別好照顧。

「我覺得他個性跟你滿像的。」他替孩子換著尿布,輕聲說。

沈昌珉有些懷疑,同居三年少有交集、說話不超過十句的他們,崔珉豪怎麼會說孩子個性像他?

「怎麼說?」他問。

崔珉豪將尿布丟進垃圾袋以後便說:「他跟你一樣不愛回應人、不愛說話,也不太愛笑,很有距離感。可能是因為除了我以外,你是他第一個見到的人,所以被你感染了。」

沈昌珉覺得他有些說笑,便反問:「那怎麼不像你?」

他揚了眉,笑道:「有啊,你看他五官,不就特別像我嗎?」

這翻話語聽上去還讓人以為是他倆的愛的結晶,但沈昌珉並未有什麼排斥感,僅是走近孩子面前,認真地與孩子對看,微笑問:「你給他取名字了嗎?」

崔珉豪輕搖頭,食指就讓孩子給用小手握住,於是他想了一會,低聲說:「就叫遇安吧,隨遇而安。」

沈昌珉也伸過了手來,遇安同是用小手給握住,圓溜溜的大眼則看著他倆打轉,「不如我們結婚吧,反正他像我們。」

對於沈昌珉的這翻話,他以為是玩笑話,所以沒放在心上。即便同性婚姻已經合法化,他也不曾想過婚姻的問題,無論對像是男是女。可誰知沈昌珉開出去的支票是不曾跳票,隔天他也如撞昏腦一樣,隨著沈昌珉的腳步一同前去公證處登記結婚。

被公證人問起他倆的信物是什麼,倆人都看了一眼在他懷中的遇安,公證人瞬間明白,也讓他們登記了婚姻。

隨後他們順道去完成戶政事務所的一些手續,仍是各自回至大學裡上課,生活沒有太大的改變。唯一的改變,就是沈昌珉也會常常抱著遇安到處去玩、到處溜達。

結婚這件事,他不曾對誰透露過,也無問沈昌珉為何會想與他結婚,總之,他們已成了法律上認同的婚姻,就有義務將遇安給扶養長大。待他倆都畢業以後,沈昌珉是找了一份相當高薪的工作,而他則持續著他的家教,直至生活穩定,他們才抱著遇安前去辦理登記收養。

「那孩子要跟誰姓啊?」崔珉豪看著表格愣了一會,只見沈昌珉直接說:「跟我。」

他也沒異議,便在表上填了『沈遇安』。

冠上了沈昌珉姓氏的遇安,從那刻起,崔珉豪才真正清醒過來,自己是真的結婚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