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被送回家的金俊秀,沿路就算身體如何苦痛,他仍趴在崔珉豪的肩上,極力勸阻崔珉豪與沈昌珉,別將在酒店裡發生的事情告訴朴有天。他還喃喃地說,朴有天估計還在發燒中,就讓朴有天好好地休息,今晚這場鬧劇也就別向朴有天分享了。

沈昌珉與崔珉豪皆是沒有回話,一來崔珉豪對這件事情並沒有主導權,沈昌珉怎麼做,他就那麼做;二來沈昌珉這人一向不好說服,就算金俊秀再怎麼可憐楚楚,大概難以動搖沈昌珉早已做好的決定。

於是他們將金俊秀給帶回了小公寓裡來,一進門去,就聽見有人在廚房裡忙的聲音,沈昌珉二話不說直接朝廚房裡去,一點也不把金俊秀方才的建議聽進耳裡。崔珉豪則將金俊秀給送回房裡,離去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祝他好運。

金俊秀是夾著腿難耐地坐在床上,他的內褲早已沾上了情慾給他的黏稠,他覺不舒服,也害怕朴有天前來找他算帳,於是他趕忙使勁了力氣起身,朝浴室裡躲去。

果然不久以後,坐在廁所裡的他便聽見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就算浴室的門隔著他與朴有天,朴有天那股即將爆發怒氣是連門也擋不住,硬生生地讓坐在馬桶上的他都起了雞皮疙瘩。

「俊秀,開門。」朴有天低聲地說。

他怎麼可能會開?他怕都來不及了,更別要他開門。

「不要。」他軟軟地回道。

朴有天也沒急著發脾氣,好似走出了他的臥房,可沒幾會則又走回他的浴室門前,接著他聽見門上的喇叭鎖有些動靜,幾秒後,朴有天是開了他的浴室門,冷酷的桃花眼與他的鳳眼相見。

這回真的走頭無路了,他捉著自己的小傢伙,蹙眉垂下頭來,同是軟軟地說:「對不起……他說、他說我只要願意跟他吃一頓飯,他以後就不會來煩我們了……。」

「那種話你也信?」

他不敢看朴有天的表情,只見朴有天在他面前蹲了下身,他仍是不與朴有天的面容相對,朴有天則說:「你跟我都三十好幾了,怎麼還這麼單純?」

朴有天一把捉起他的小手,看著他腿間得昂首物,又道:「你知道嗎,你不是因為我才有的反應,你知道我有多傷心嗎?」

他的鳳眼擠滿了淚水,眼淚如豆大般,珠珠落下,可朴有天沒有心軟,「我如果現在不好好教你,你下次很可能又會犯同樣的錯。」

金俊秀吸著鼻涕,連回話的勇氣也沒有,只能任著朴有天為他清洗身子,但他腿間的難耐朴有天卻是刻意地迴避。待朴有天為他擦去身上的水珠後,他是被朴有天給不溫柔地丟了上床,他一點也不敢反抗,就看著朴有天走出自己的臥房,再回來時,手上已多了許多羞人的玩具。

朴有天很老實地告訴他,本來這些東西是想在下一次時拿出來調情用的,不過就目前看來,這些東西好似比較適合當作懲罰道具。金俊秀仍然不敢有所反抗,在朴有天的氣場之下,他就像隻碰上老虎的小兔子,縮頭縮尾,任人擺布。

朴有天也真沒對他軟下態度,直接拿了持久環套上他的小傢伙,然而直接扳開了他的雙腿,大掌抹了潤滑液便直搗他的穴口。事情還不只如此,朴有天又拿起一根與自己兇起來差不多大小的按摩棒,塗了些潤滑劑,便朝金俊秀的身體裡送去。

「這組很貴的,但聽說用過的人都讚不絕口。」

他摸著金俊秀滿是淚水的臉頰,彎身親吻了金俊秀的小嘴,另一手便順勢開了玩具的開關,金俊秀是幾乎顫了身子來,所有的碎吟皆讓朴有天給吞了下肚。

「唔──唔嗯──!」

朴有天臉上是滿意地看著在床上扭動的金俊秀,可他卻未有動作,只是優雅地坐在金俊秀的腿間,看著金俊秀活受罪。

「有、有天……!」

「怎麼了?」

金俊秀的小手是想將那穴內的東西給拿出來,但未料朴有天是一手箝制住他不規矩的小手,又將那玩具給推進金俊秀的敏感處,然而居高臨下地看著金俊秀在自己身下扭擺的樣子。

「嗯哈──嗯嗯──!」

他聽著金俊秀悅耳的聲音,雖心情已舒坦一些,但嘴上仍不饒恕眼前這個小老公,「如果沈昌珉他們晚一點到,你知道你這些聲音就要被那個胖子控給聽到了嗎?」

他咬著金俊秀的蓓蕾,另一手也大力地揉捏,可他仍沒管金俊秀的難耐,只是將按摩棒的級數開至最強,讓金俊秀更是在床上激動地舞動。

「不、不要……有天──!」

朴有天同是摸著他哭紅的臉頰,仍是按兵不動。

「我想、我想射了……。」

「不行喔。」

朴有天見著他脹得不行的昂首,仍沒打算搭理,僅是不急不徐地在他身上落下自己的點點滴滴。

「有天……有天……」

金俊秀幾乎是哭求了起來,可朴有天還是老神在在,「怎麼啦?」

金俊秀是明白,朴有天並不想碰自己,他心底難過的很。就算穴內的按摩棒同然給予他帶來不同以往的快感,但他心中很清楚,這樣的愉悅他不希望是由別人給他,抑或由一根沒有生命的玩具給他。他自始至終都只想與朴有天分享床笫之樂而已,可現在朴有天卻不碰他了,他的淚水有些雖來自歡愉,但更多是來自悲傷。

「對不起……」他用著有點嬌音與鼻音的聲音,然而握住朴有天的大掌,又說:「對不起啦……。」

朴有天是有些受了動搖,他何嘗不想霸占金俊秀?可金俊秀真明白自己做錯了嗎?真明白他心中的難受嗎?

他是將金俊秀穴內的玩具給操控在手,金俊秀的身體他早已摸透,自是直接拿著玩具直頂金俊秀的敏感點,一度讓金俊秀拱起了已有S曲線的身子,腿間的小傢伙也快洩了,但因持久環的束縛,金俊秀是怎麼也沒辦法射出來,簡直是活在天堂與地獄的交接口。

「別、別……」

金俊秀的小手又開始想將自己的體內的玩具給拿出來,可朴有天拿在手,他怎麼也無法搶贏朴有天。既然靠蠻力沒辦法解決,他也只能靠自己的真誠,又對朴有天道:「我想要你……我只想要你……。」

朴有天停下了手來,金俊秀幾乎是豁出去的說:「我不想跟別人,我也不想跟情趣用品……我只想跟你……。」

這話是絕對奏效,朴有天想也沒想,便把手中的玩具給抽了出來,他連身上的衣服也沒脫,就將自己早已快禁不住的碩大給送了進去。

其實金俊秀也與他相同,有些看起來相當平常的事情,就是要與特別的人一起分享才容易快樂。當然金俊秀的選擇對他的身體未必是最好,玩具還比較容易耗電,可朴有天的體力可就沒那麼容易打發。

他的體內被灌注了許多朴有天的愛與憤怒,可最多的,是朴有天的操心。

不過他完全不介意,若能抱著朴有天進而累死在這張床,那不也頗為詩意?

「下次沒我允許,你哪也不能去!」

「嗯嗯……。」

「懂嗎?」

「懂懂懂懂……嗯哈──!」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