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爽的星期日,朴有天自是醒得早,見著睡在一旁的金俊秀,他的心頭更是暖暖,下床前還抱著金俊秀蹭了人家幾下肉肩,才依依不捨地下床去。

他率先替家裡做個整理,也在廚房裡準備著中午的小菜,待時間差不多至早上八點,他去了陽台晾衣服,沒一會,就聽見從金俊秀房內傳來的流水聲。他將衣服掛好後匆匆地走至金俊秀的臥房,就見金俊秀頂著一頭濕髮,懶懶地坐在床上用著浴巾擦拭頭髮。

「怎麼這麼早就起床了?」

他是向前接過金俊秀頭頂上的浴巾,很俐落地替金俊秀擦拭。只見金俊秀沒有馬上回話,待他又拿吹風機將金俊秀的頭髮穿乾以後,金俊秀才輕咳幾聲,抬頭微笑說:「我想起來跟你說,我今天想吃炸雞!」

那可愛的神情實在萌得他心花怒放!難以想像都已三十多歲的大男人竟會露出這般神態,他自然是答應金俊秀的要求,當然也順道提出一個條件與金俊秀做交換,「那你繼續睡吧,多休息,我做好炸雞以後再來叫你。」

金俊秀乖巧地點點頭,本想直接又躺回床上去,可他看了一眼床上的混亂,是又將金俊秀給拉了上來,「你去我的房間睡吧,我把床單跟棉被拿去洗一洗。」

金俊秀是照他的話做,但在走出臥房以前,他趁著朴有天拆卸床單之際,便踏上了體重計,垂著頭看著自己的體重。

眼前的結果不得了,他也不管身體的痠痛,是跳下了體重計,像個大孩子一樣地,從身後將朴有天給撲倒在床上,笑得樂不可支,抱著朴有天,用著些微像是感冒樣的沙啞聲說道:「我瘦到八十公斤了!」

朴有天還有些反應不過來,手裡拿著被單,撇頭望向身後那遇上體重下降,樣子就長不大的胖人兒,也隨他一起笑起來。可朴有天比金俊秀明白,這樣的結果雖是好,但得來的過程並不健康,這還間接地代表,昨夜他瘋狂起來是有多麼可怕,縱然金俊秀不怪罪於他,可身與心的操勞也徹底讓金俊秀掉了兩公斤,這不免讓他心中還是有些小小罪惡。

「昨天真是辛苦你了,還要配合我的脾氣。」他難得像個男人的樣子說話,不是刻意撒嬌,而是種真誠與沉穩,「現在想起來,我昨天應該安慰你的,畢竟我讓你遇上那樣的事情。」

金俊秀先是笑而不語,而後才捏著朴有天的嬰兒肥說:「每個人安慰的方式都不同啊,雖然你很生氣,但我知道你也很心疼。」金俊秀是坐起身子來,又轉頭看向他道:「我這輩子吃到了一百一十公斤,只長了肥肉卻沒長心眼,還信了嚴邢的話,如果真要說,我才是要跟你道歉呢。」

都已是大人大種了,按道理來說,他不該讓朴有天瞎操心,雖然這件事情他是被害者,但他很清楚知道,自己是不具資格要求朴有天的體諒。他相信遇上這種事情,朴有天的難受程度不亞於他,也許最需要安慰的人不是他,而是朴有天。

朴有天抱著床單也跟他一起坐起身來,他看著金俊秀的臉蛋,又瞧了瞧了金俊秀的小嘴,人便很安靜地湊了過去,然而在金俊秀的小嘴上小酌了一下。

「雖然以前當出租男友時我就妄想著能靠這份職業遇到真愛,但其實那時的我,理性上是告訴自己別太去期待。」朴有天用著比平常還低的聲音繼續說:「可是沒想到我真的遇到了。」

金俊秀聽了這話是覺得心底甜甜的,可對於朴有天的說詞,他還是抱持著一絲絲的懷疑,「但你怎麼會在我還一百多公斤的時候喜歡我啊?你不會想等我瘦下來以後再考慮跟我交往嗎?」

朴有天是輕嘆了口氣,眼神稍微無奈地看著金俊秀,「你到現在還覺得胖子不會有人喜歡,是嗎?」

金俊秀也無掩藏,是坦蕩蕩地點點頭。

朴有天笑了笑來,看著金俊秀的鳳眼,低聲說道:「很多人談戀愛是用眼睛,我不是,我是用心。」

金俊秀的表情明顯覺得訝異,重要的是,這句話也直搗他內心一直最脆弱的地方。

於是他紅了眼、紅了鼻子,抿著早已被吻紅的小翹嘴,些些哽咽地說:「小媳婦你好會說話喔……。」

朴有天摟過他來,是斂起方才正經神態,回至他一直以來的小媳婦模式,同樣撒嬌地說:「不然怎麼抓住小老公的心呢?」

熟悉的對話,直至說了兩次以後,他才明白朴有天是多麼努力地想抓住他的心。除此之外,朴有天還為他在心中最黑的暗處裡,點亮了一盞明燈。

而後,他也在朴有天的哄騙之下換了房間繼續睡覺休息,可惜如此充分的休息,最後還是讓他染上了一場大病。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