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沈昌珉搭乘捷運回家的路上,他時不時看著自己懷中的沈遇安,又沒一會朝坐在自己身旁的沈昌珉看去。這種感覺有點微妙,他現在才對於婚姻有所意識,原來沈昌珉已當了他合法伴侶兩年了。

這兩年來,他與沈昌珉只是當好鄰居而已,他們雖租在同一棟宿舍裡,可卻不同房。沈昌珉想看沈遇安時就會來他的房間,又或換他得去家教時,他就會把沈遇安抱給隔壁房的沈昌珉代為照顧。於是沈遇安也在他倆的臂膀裡長了兩歲,會叫他一聲『爹』,也會叫沈昌珉一聲『爸』。

但話說回來還真蠢,兒子都會叫爹跟爸了,他竟然現在才明白他們仨人已是一家人。不過認真想想,他們這兩年來的相處也很奇葩,難道沈昌珉也跟他一樣沒意識到他們已經結婚了嗎?

「等會跟我去看車吧。」沈昌珉突然說。

他挑了眉,撇頭問道:「看車做什麼?」

「我們會需要。」

沈昌珉一向說話很簡短,據大學時期沈昌珉的摯友所描述,沈昌珉說話不僅簡短,還很霸道。就像現在一樣,說出話來就是一道命令,從未想徵求他什麼意見。

好在他脾氣也還可適應這樣的沈昌珉,他很少反駁什麼,只是點頭道:「好。」

「還有,今天搬來跟我住吧。」沈昌珉又說。

他這回有些糊塗了,蹙著眉道:「我們租的那裡那麼小,一人一房就快沒空位了,搬去你那會更擠啦。」

沈昌珉也懶得解釋什麼,只道:「我在外面買房了,你得搬過來跟我一起住。」

「買房了?」

「嗯。」

他還真不知道沈昌珉究竟是混什麼吃的,怎麼一個社會新鮮人一入社會,兩年內就有辦法存到錢買到房子?但這些他也不是那麼好奇,他反倒佩服沈昌珉還有想到夫妻之間得履行同居之義務,若沈昌珉不提,他大概也忘了。且這對他們的兒子來說也好,要不沈遇安幾年後長大了,某天還得叫一個住在隔壁房的人一聲『爸』,那未免也太奇怪一點。

於是在他們去看車以前,他是先隨沈昌珉的腳步來至一幢公寓大廈。這公寓看起來很高級,附近的環境也不錯,空氣良好,唯一缺點就是離他倆的工作地方遠了些。但直至他搭乘電梯到十二樓,進屋以後,他覺得就算這裡離工作的地方十幾公里遠,他還是會選擇買這間房。

眼前的設計實在差點閃瞎了他的眼,他更難以置信沈昌珉竟能在短時間內買得起這樣的公寓。他才想問沈昌珉這間公寓價值多少錢而已,沈昌珉直接轉身就走,帶他前去一間臥房。

「這是遇安的房間。」沈昌珉直接說道。

電燈亮起,方才他在捷運上所想的問題瞬間有了答案。沈昌珉並不如他一樣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結婚了,反倒比誰都還清楚婚姻的重要性。不僅是買了房而已,眼前所有沈遇安需要的生活用品,沈昌珉是一一地擺在臥房裡。

有新的衣服、新的鞋子、新的玩具、還有新的嬰兒床……零零總總他數不清,但能看出沈昌珉作為一位父親的用心。

「謝謝你。」

他抱著沉睡的沈遇安,抬起大眼來感謝沈昌珉的付出。不過沈昌珉給予他的表情並不是相同情緒的回饋,好似不明白為何他會道謝,眼裡擺明了,這不就是一個父親應該盡的責任而已?

「那我睡哪?」他又問。

沈昌珉的神情明顯猶豫了一會,而後才說道:「還有兩間房,你自己選一間吧。」

其實他也沒特別開門去看房內的格局如何,只是挑了一間離沈遇安較近的房間,他們就外出一同去買車了。他們看上一輛看起來很安全的轎車,沈昌珉二話不說就付了款來,也無任何簽分期付款的契約,人便匆匆離去,又帶著他回租屋裡來,為他打包整理。

「你為什麼有那麼多錢可以買房買車啊?」他將熟睡的沈遇安放在床上,輕聲地問道。

沈昌珉果然沒給他一個有水準的答案,只道:「賺的。」

他也無所謂,只是又問:「那我要幫你分擔多少錢?」

「你顧好遇安就好。」

他眨了眨眼,才又想起自己已經結婚的事實,於是臉上笑笑,「我好像嫁到一個不錯的人喔!」

沈昌珉是替他封箱,輕笑回道:「你現在才知道?」

他不敢說出實話來,在他意識到自己人生已有了『婚姻』時,也不過才是早上的事情而已。

「是說,你為什麼會想跟我結婚?」他問。

這話是無意地暴露出他一向腦子遲鈍的秘密來,沈昌珉也懶得吐槽他,只是臉上笑得更帥一點,反問他:「那你為什麼會想跟我結婚?」

兩年前的事情,說真的他什麼也沒想起來。反正那時就只是跟著沈昌珉的腳步去公證處簽個名而已,也沒什麼太多的想法。但若從現在的眼光再回頭觀看那場荒唐的過去,他可能已有了一些想法。

「我看你也滿喜歡遇安的,多一個人愛他也沒什麼不好。」他低聲說。

沈昌珉是笑的溫暖,這是他從未見過的笑容,看來他難得地說對話了。

只是沈昌珉又問:「沒有其他的想法?」

他彎身替自己的東西給封箱後,站直了身子,搖頭說:「沒有。」

沈昌珉同樣是輕笑,但就只是笑笑,也沒下文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