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俊秀吃完朴有天辛苦做的炸雞以後,神情好似人生已無所憾,下午時分是睡的沉,晚間起來洗個澡,再吃個晚飯,接著又安心地睡至藍色星期一。可誰都未料,他的併發症也在這時瞬間爆發開來,一早連下床的能力也沒有,喉嚨是瘋狂地疼,身體痠痛無比,甚至腦袋還燒起高燒來。

朴有天原本就起得早,在清晨間見著金俊秀的紅潤臉頰,他的心是醉了,貪婪地在下床之前唆使大掌不規矩地探進金俊秀的衣裳裡,本想給予一個親密的早晨夢,但這一摸蹭,卻讓他發現了金俊秀的異狀。

「俊秀,你是不是發燒了?」他是摸著金俊秀身體燙得很,再摸摸金俊秀的額頭,確定是發燒無誤,可金俊秀卻笑笑沒說什麼,只是拉了棉被又說:「再讓我睡個十分鐘……。」

這聲音是啞的很,平常聲音就沙啞的他,這回說話是連聲音也出不來了,然而也在他很輕聲地說完話以後,他是拉著棉被瘋狂地咳了一陣子,讓在一旁的朴有天看得都慌了。

「你真的發燒了啦!應該是我把感冒傳染給你了!」

朴有天真是急死了,但他家的小皇帝卻是很優哉地閉著眼,彷彿身體的病痛沒能阻礙他什麼,嘴上還傻傻地說:「傳染好啊,這樣你就不會發燒了。」

朴有天沒想苟同他什麼,只是趕忙跳下床去,輕便地梳洗一翻,將所有家事都先放一旁,便率先打了通電話給沈昌珉,希望沈昌珉前去診所以前,能夠先過來金俊秀這兒看病一下。

沈昌珉也懶得說嘴,掛了電話以後,沒多久就帶著崔珉豪一同前來金俊秀家裡拜訪。

門才一打開而已,朴有天便是滔滔不絕地說:「俊秀發燒了,喉嚨會痛,一直咳嗽,然後全身肌肉痠痛!」

沈昌珉邊聽邊替金俊秀診脈,沒幾下子就說:「他大概是得了最近的流行性感冒,我等等去診所開幾帖藥,等會讓珉豪拿來。」

金俊秀是微微地睜開鳳眼,又咳了幾聲問道:「那個嚴邢……沒跟蹤珉豪吧?」

這話是問得精準,沈昌珉平常不怎麼將崔珉豪帶在身邊,這回卻將崔珉豪給一同帶來這兒,必然是出於一些原因,沈昌珉才如此小心。

「托你們的福,他的確看上崔珉豪了。」沈昌珉不屑地說。

崔珉豪是無語地笑笑,又見沈昌珉不爽地說:「現在他也不能自己去健身房了,嚴邢現在都在那堵他。」

「抱歉,讓你們惹上這種事。」

沈昌珉輕笑了幾聲,無所謂地說:「反正他也只能看,吃不到。」

崔珉豪臉上紅紅,仍是沒說什麼,只是隨著沈昌珉的腳步離去,留下朴有天一人在家裡照顧金俊秀。待一個小時過後,崔珉豪是又前來找他倆,手裡就拎著一袋中藥材,替朴有天給拿進了廚房裡去。

「昌珉說,除了固定吃藥以外,也可以配合其他食療,方法都寫在這裡。」崔珉豪將紙張拿給了朴有天後,同樣是沒有久留,也就匆匆回到沈昌珉的身邊去。

朴有天這一天是鬱鬱寡歡,但房內的一切也是款待得好,只是多時都躺在金俊秀身邊看著金俊秀感冒。兩天過去了,金俊秀還有些微發燒,可其他症狀已較趨緩,睡眠時也較少蹙眉,看上去相當安詳。

朴有天安靜地陪在金俊秀周圍,有時設計服裝、有時設計菜單、有時看書、有時研究料理,但不論他做了些什麼,金俊秀只要一睜眼,就能看見他在身邊。

「你都沒出去走走喔?」金俊秀輕咳了幾聲,緩緩地坐起身子來問。

朴有天闔上書籍,微笑地搖了搖頭,「我怎麼可能放你一個人在家裡。」

金俊秀揉了揉眼來,笑了笑,就將腦袋瓜給枕在朴有天的肩膀上,臉上是一抹幸福。

「身體好點了嗎?」朴有天問。

「好很多了啊,昌珉開的藥很能應急。」他蹭了蹭朴有天的頸間又說:「當然也多虧你的照顧。」

朴有天被這樣的小老公撒嬌,其實他還真有點不道德地快把持不住。但他什麼也沒說,更是不敢表現,對於已是病人的金俊秀而言,沒什麼比充分休息更重要了。可金俊秀卻像是考驗著他的意志力一樣,除了抱著他蹭著上半身不說以外,金俊秀的腿也蹭著他的下半身,就像抱玩偶一樣,愛不釋手。

「俊秀……你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不想再當個君子。

金俊秀早已知道他想些什麼,只是抬了鳳眼,輕聲說:「你知道做愛後再搭配一杯檸檬水,也可以排毒嗎?」

「俊秀……」

「我隨便說說的,你別放在心上。」金俊秀又調皮地說。

但朴有天怎麼可能不放在心上?

「你根本故意。」朴有天說。

「我沒有喔,我是想抱你而已。」

「但你蹭的地方很犯規啊!」

「哪有,我蹭到你哪了?」

看來金俊秀在他的調教底下,變得相當會調情以外,也徹底被他激發出內心深處的蛇蠍美人來。話能說的比女人輕,動作也做得比女人優雅,還能有意無意地挑起他的原罪。

「不行……上個星期做太激烈了,你至少休息兩個禮拜。」朴有天忍住了慾望,輕輕地想推開金俊秀的頑皮,但金俊秀卻是又將他抱得更緊,笑說:「後面休息,我還有前面啊。」

朴有天幾乎是快被他給搞到崩潰了,便下出最後一道警告:「你再這樣,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金俊秀翻過了胖身子,就將他給壓在床上,然而在他耳邊吐著熱氣說:「我好怕喔……。」

明明還發著燒呢,怎麼說起話來就這麼煽情了?金俊秀簡直就像腦子燒壞一樣,平常的矜持也蕩然無存,一點也無羞澀地便求著朴有天給他絲絲溫存。當然,既然金俊秀難得這麼主動地向他乞討了,他還有拒絕的道理嗎?

於是就在金俊秀的煽動底下,他便在被子底下褪去了各自的褲子,將自己早已被金俊秀挑起的昂首,貼上了金俊秀的傢伙相互取暖起來。他的大掌包覆著彼此的寶貝,輕輕在抽動之中,體會這一點點的快意。

金俊秀的臉比方才更加紅潤一些,小手就環著朴有天的後頸,放心地將自己的全部交給他家小媳婦。

冷冷地空氣裡,夾雜著炙熱的氣息,可惜這病卻未因他們的勤奮而有所改善,甚至是在他們的妄為底下,更趨嚴重。

沈昌珉再次前來診脈後,神情不悅,最後決意這回將崔珉豪留下,把朴有天帶去診所幫忙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