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雖在沈昌珉的特殊安排底下被迫遠離了金俊秀,可他仍不忘一位小媳婦應該要有的態度,早中晚仍會以最快地速度從診所趕回家裡來替金俊秀照三餐進補,就連沈昌珉家的豆豆龍,他也不吝嗇的一併照顧。一個星期過後,金俊秀病情好轉,但體重卻又將一星期前的兩公斤給胖了回來,當然崔珉豪也未逃體重上升的命運,回家量了體重後,自是被沈昌珉嚴厲地在床上給訓斥了一頓。

不過金俊秀倒也不怎麼在意這兩公斤,反正肉肉的身子剛好能應付冬天,身體有些油脂也才較不怕冷,且若朴有天睡覺時想抱他,他還能當個人形軟墊,被抱個幾下身體自然就暖和。

然而在經歷過上回的錯誤以後,朴有天也不敢再犯同樣的錯誤,他們現在星期六已換了節目,不打算在床上度日,而是隨著崔珉豪一同報名了健身房的訓練班。一來能強身健體,二來也能替沈昌珉顧好崔珉豪,免得讓崔珉豪落入嚴邢之手。

崔珉豪知道金俊秀也要陪來他一起減肥,他是開心得不得了,還偷偷地告訴金俊秀,自己終於能逃脫沈昌珉的嚴格訓練。自從他的體重在九十公斤遇上了停滯期以後,沈昌珉為了讓他邁進八字頭,是嚴格控制他的飲食與訓練,當然,他在床上被沈昌珉欺負的次數也增加了,雖沈昌珉不會每次都做到最後,可重要的總不是結果,而是那令人欲仙欲死的過程強迫讓他體重下降。

金俊秀是將這些話給聽進耳裡了,對他來說,這些事情很新穎,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與沈昌珉認識這麼久了,就不知道原來沈昌珉是滿腹黑水,竟會將自己喜歡的人霸占得如此徹底!

就這般,星期六便成了他與崔珉豪互吐秘密的時刻,他倆是將自家男人給甩在一邊,各自站上了跑步機,話匣子一開,便是沒完沒了。

「你呢?朴有天應該對你不錯吧?他看起來就是好好先生。」崔珉豪是輕生說道。

話題說到了自己來,金俊秀當然是靦腆地擦著汗水,也沒否認地就點了腦袋,輕笑道:「他是不錯啊,很順我,但上次嚴邢的事情,他發起脾氣來非常可怕,我真的會怕呢。」

崔珉豪也笑得開心,毫不保留就直言道:「昌珉不管有沒有生氣,我都很怕他。」

「我知道,他就那種態度,不可能順你的。」金俊秀完全苟同,可又問:「不過我很好奇耶,他那種脾氣,你怎麼還會能跟他在一起?」

崔珉豪嘴上是有些喘,是將速度給調慢了些,臉上紅紅地笑道:「他脾氣差歸差,但其實他很順我啊,除了吃垃圾食物他不會妥協以外,他什麼事都會順我,而且家事都是他在做的,飯也他在煮喔。」

「怎麼可能!?」

「是真的啦,他就嘴巴比較壞而已。」崔珉豪極力地推薦沈昌珉的好,甚至又爆料,「上次他還帶我回他老家去見父母耶,結果我們被罵到臭頭,昌珉也是把我護得好好的,我沒什麼好挑剔他的啦。」

「還帶你去見父母!」金俊秀是驚訝地瞪大了鳳眼來。

崔珉豪有些不明白他為何這麼說,「難道……你們雙方的父母都不知道你們在交往嗎?」

金俊秀當然是搖了頭,「這種事情我需要一點時間,我媽如果知道的話,可能不會放過我……。」

崔珉豪好似了解他的難處,可也未多問什麼,只祝他與朴有天能盡快得到家人的祝福。

當然在一旁閒置的兩個大男人,也因過於無聊,是邊練腹肌也邊聊了起來。家務事他們也就不多談了,沈昌珉只問了他一個嚴肅的問題。

「你不打算告訴金俊秀,你就是國小隔壁班的小帥哥嗎?」沈昌珉問。

朴有天挑了眉頭來,也直言道:「嗯,我是沒打算告訴他。」

「為什麼?」沈昌珉看向他來,疑惑地又問。

朴有天臉上是一抹苦笑,也停止了腹肌練習,看著沈昌珉認真地說:「你不是說那是他最痛苦的回憶嗎?甚至讓他不想再相信愛情嗎?」

「嗯。」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不打算告訴他事實,我不想在他最痛苦的回憶裡有我的影子。」朴有天低聲言道。

沈昌珉只是輕笑了幾聲,「真像偶像劇。」

「什麼啊,我是認真的!」

「我知道。」沈昌珉依舊一副看了齣肥皂劇一般的神情,輕鬆地練著腹肌。

可惜,如童話一般的愛情,也總會有童話寓意中所潛藏的危機。

且別忘了,故事能給予一場好的開始,它也能給予一場最壞的結局。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