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崔珉豪那兒聽了許多醜媳婦見公婆的故事以後,雖然故事令他動容,也佩服沈昌珉的處事態度,但他的罪惡感是莫名油然而生,腦中想的,統統都是他家那位小媳婦。

他的鳳眼有些放空,小手也沒替朴有天多出點力,是失神地停下手來,將自己身上的所有肥肉都交給了朴有天一人來按摩。這小事朴有天早已習慣了,可對於他最近沒精神的反應,朴有天盡是看在眼裡。

「俊秀啊,在想什麼呢?」朴有天抬起眼來,溫柔地低聲問道。

他也垂下了鳳眼來,看著朴有天那天生姣好的臉蛋,沒有說話,但腦中又是止不住地思考,自己到底該如何將朴有天介紹給自家父母,父母才不會反對他們呢?他深知朴有天並不是一個醜媳婦,可他也相當明白,他家父母也不是一個特別開放的人,對於他的擇偶條件,父母肯定會建議,醜與美是其次選項,身分地位才是優先考量。

他的神情又開始有些鬱鬱寡歡,瞧著朴有天在自己身上相當賣力地按摩的大掌,他的小手不禁握上,暖暖的小手就在這有些冷的空氣裡暖和了彼此的手心。

他蹙著眉頭,垂了鳳眼,聲音很輕但卻認真地問:「你會不會介意我沒將你介紹給我父母?」

朴有天明顯愣了幾會,屁股也坐上沙發來,訝異地說:「原來你在想這些事情。」

「昌珉跟他的爸媽公開他跟珉豪的關係了。」他的小手緊了緊,便問:「你會想跟爸媽公開嗎?」

朴有天臉上是笑了起來,一派輕鬆地說:「我出生單親家庭,我媽早知道我跟你的關係了,她很支持喔。」

他的鳳眼瞬間雪亮起來,高興自己與小媳婦的感情有了其中一方的大家長認同,但相對於他呢?

「那……如果我這輩子都像金屋藏嬌一樣的把你藏起來,你能接受嗎?」

他的眼神很真摯與認真,對這話題是相當小心。若一場感情終究只能埋沒於眾人眼光之下,那其實是相對可悲的一場戀情。但是他更清楚知道,自己若想保護朴有天,他能做的選擇,就只有將朴有天給藏在他的保護傘裡。

朴有天似乎是從他眼裡看出了他所憂心的事情,也無過問他的父母對同性戀的觀感如何,心底是全然順著他的決定,也給了他一個堅定的勇氣,「我不在乎別人同不同意我們的感情,我只需要你認定是我,而我認定是你,這樣就足夠了。」

同性之愛這談何容易?對他們來說是不容易,當然對家人而言,更是如此。

「我真對不起你……。」

金俊秀幾乎是情緒大爆發,相較於朴有天來說,也許金俊秀才是那個最需要父母同意這段感情的人。朴有天是用拇指輕輕婆娑金俊秀的手背,臉上仍是笑得輕鬆,然而沒幾會就將金俊秀給摟過,「我的小老公啊,別擔心啦,我願意讓你這輩子都把我藏在你的金屋裡,反正別人支持或反對,這都不影響我跟你的關係。」

他是真心這麼想的,也幾乎是承諾金俊秀,自己這輩子絕對不會因為任何的阻撓而與金俊秀分離。

瞧著金俊秀這麼自責的臉蛋,看來這情緒是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就煙消雲散,既然如此,他便也利用著金俊秀的自責,壞笑道:「不過既然你覺得自己這麼虧欠我,不然我給你一個彌補的機會,要嗎?」

金俊秀是瞬間抬起那哀傷的鳳眼,竟是立馬就答應。朴有天還真是趁著他有想將功贖罪的心,趕緊回房裡拿出了一件圍裙來,然而坐上沙發,遞給了金俊秀,裝可憐地說:「我想看小老公穿這個……。」

多麼娘的聲音,金俊秀還真給聽進去了。不就是件圍裙給套上身而已,也沒什麼技術含量,朴有天幹嘛搞得這麼神祕?

「啊,但是裡面不能穿衣服唷。」朴有天又補充說:「穿好來色誘我。」

金俊秀是瞬間紅了臉,又將圍裙給丟回給朴有天,「不要啦,好可怕。」

「怎麼會好可怕,想當初你發燒時還很主動呢!」朴有天是又湊近了他,將他給壓上了沙發,性感地說。

他理當是不願,發燒那次他也不清楚為何自己會那樣大膽,但要他現在清醒的時候來做發燒時的事情,他還真不敢說色誘就色誘。

「不要啦,我現在體重卡在八十不上不下的,等我瘦到六十我再穿這個來色誘你。」他是推著朴有天的寬肩道。

但朴有天不可能這麼容易放過他,「你不是說想彌補我嗎?我當你的小媳婦容易嗎?都不能見公婆了,你還不色誘我。」

金俊秀還真後悔方才自己竟會答應的那樣快,這簡直就是將自己給往火坑裡推去。但朴有天說的也沒錯,當他的小媳婦確實不容易,要會的事情實在很多,他到哪再找一個像朴有天的伴侶來照顧他?

「好啦好啦,我穿啦。」

他是無奈地將圍裙給接過手,朴有天也不知道在發什麼神經,竟然買了全白的圍裙。他一人在房內將身上的衣服都給褪去,就照著朴有天的要求,身上只穿圍裙又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彆扭地來到朴有天面前。

「滿意了嗎?」他紅著臉問。

朴有天就坐在沙發上,像大爺地搖頭,「你都還沒色誘呢。」

他原是幾乎難為情地站在原地,但看著朴有天那得意的俊臉,他竟也不服輸地騎上朴有天的大腿,驕縱地說:「我今天一定讓你比我早射!」

朴有天是撫上了他的大屁股,壞笑道:「求之不得。」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