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掛上了電話,第一時間便回自己房間做個小整理,對於方才答應沈昌珉的事,他雖是打從心底覺得不可思議,但這都不比等會有客人要來拜訪還來的重要。他暫且將自己與沈昌珉的私事放在心裡,就坐在客廳裡像個賢內助一般替沈昌珉想想等會要帶客人去哪吃飯才好。

不久,沈昌珉是開了家門來,身後就跟著一位大美人,那身上的香水味是朝客廳裡飄了過來。他也不失禮數,就抱起坐在沙發上翻書的沈遇安一同站了起來,向大門前去迎接。

「啊,你好!我是昌珉的──」他愣了幾會,腦中有點當機,不明白後頭的詞該接什麼。

沈昌珉進門時臉色是有些不好看,但見著他吞吐的模樣,面上是立馬有了春風,嘴上也得意地替他答:「我內人。」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是惹得他們男女倆大人站在原地傻愣。沈昌珉沒陪他倆一起站,只是抱過沈遇安,朝客廳邊走去邊道:「這隻是我兒子。」

女人臉上有如被衝擊到一般,可也勉強扯出微笑朝他問好,「你好,我是昌珉的同事,我叫謝瑪莉。」

這氣氛是說不上的尷尬,他後來還是跑去躲在沈昌珉身後,假藉要照顧沈遇安之名,實則脫離應付客人之實。沈昌珉也沒怪罪他什麼,畢竟人是自己帶回來的,他會有這措手不及的反應,也屬可預料之範圍內。

就在他們四人吃完飯回到家,見著謝瑪莉進房休息後,他也將沈遇安給抱進沈昌珉的房裡來,然而將房門帶上,立馬好奇的問:「你同事怎麼會想借住這裡啊?你跟她關係很好?」

沈昌珉是拽下了領帶來,不怎麼高興地說:「她是總公司派來的助手,而且有傳聞說她很喜歡我,所以這次他被派來分公司這裡幫忙,我的主管就叫我好好款待她。我本來是想幫她找間飯店,但公司的人瞎起鬨,要我將他帶回家來住就好,雖然我說我已經結婚了,不過沒人信,大家以為那是我推辭的藉口。」

看來沈昌珉對於這件事情是極度不滿意到了極點,才會難得地在他面前說了這麼多話。他聽完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只是輕拍沈昌珉的肩,苦笑道:「反正就一天而已,忍一下吧。」

沈昌珉對於他的反應好似覺得不太滿意,可臭臉之餘,沈昌珉也無再說些什麼,拿著衣服就朝浴室裡去。

他總是覺得自己的表現好像每次都不達沈昌珉要的標準,且他們之間好似又有種無形的距離,這種感覺他雖說不出個所以然,但他能準確感受到,沈昌珉對他確實有所期待。至於是期待什麼事兒,他是真摸不著頭緒。

待沈昌珉洗完澡以後,他也就將沈遇安抱給沈昌珉照顧,拿了衣服進沈昌珉浴室裡洗澡。他在浴室裡隱隱約約聽見沈昌珉與沈遇安的笑聲,也窸窣地聽見沈昌珉對沈遇安說了些話。但因聲音過於輕描以及碎段,他也沒去在意,就當是沈昌珉與沈遇安父子倆的談話。

然而在這之後,沈昌珉是等他洗完後,才陪他走出房來接待謝瑪莉。在冬天的季節裡,他也沒特別買什麼水果回來囤放,就泡了一壺桂圓紅棗茶,打算當作睡前的熱飲。他一人站在廚房內,聽著外頭沈昌珉與謝瑪莉逗弄沈遇安的聲音,他臉上不免也有一抹感慨。

沈昌珉做什麼用自己的人生來做籌碼,甚至拿婚姻做賭注選擇了他,還打算與他過這大半輩子。他靠在流理台邊上,忽覺自己真不應該,若婚姻將他綁住也就罷了,但這不也同時將沈昌珉給綁住了嗎?

沒幾會,謝瑪莉是前來廚房裡找他,似乎是前來尋求看看有無地方需要協助,他理當是擺手說沒有,不過就只是燒壺茶而已,也不是什麼太有技術的事情,他不需要謝瑪莉的幫忙。只是,他的腦子總是想得簡單,謝瑪莉說幫忙實際是客套,真正目的現在才要正式顯露。

「你跟昌珉,真的結婚了嗎?」謝瑪莉問道。

看來沈昌珉說的沒錯,公司的人果真不信沈昌珉真與他結婚了,況且他倆手指上也沒信物,自是令人以為是推拖之辭,「我們在大三時去登記結婚的,雖然故事有點荒唐啦。」

謝瑪莉似乎很感興趣,竟是問起他與沈昌珉的感情史來。說真的,他與沈昌珉之間還真沒什麼感情歷史,唯一的共同連結,就是沈遇安。所以他將自己遇上沈遇安後的人生輕描淡寫地告訴謝瑪莉,對沈昌珉也許沒有感情,但卻是充滿感激。

「所以你們是為了那孩子才結婚的嗎?」謝瑪莉又問。

他是愣了幾會,但卻不加思索,直接就道:「應該是吧,要說為了感情,好像也不是。」

謝瑪莉臉上是笑笑,也沒說什麼,人就走回沈昌珉身邊,一起與沈遇安玩玩具。他在廚房看著那仨人的身影,自己也不禁露出一抹苦笑,他真虧欠沈昌珉太多,若自己當初去結婚登記時多想想,他還至於讓沈昌珉為這個家庭來犧牲嗎?不過既然婚都已經結了,他也不是一個容易說放棄的人,至少在沈遇安成年以前,他都必須維持好他們三人的親密關係。

於是大夥喝完茶以後,各自是紛紛回房睡覺。沈遇安的小床自是被推進沈昌珉的房裡來,他倆將孩子給哄睡以後,也有些疲憊地躺上床去。他也忘了如何尷尬,人就躲進沈昌珉的被窩裡頭,抖了抖身子。

沈昌珉不久後也攅了棉被裡來,兩個大男人蓋著不算大的棉被,為了不互搶,身子自然只能靠近對方,但這距離是由沈昌珉自己一人拉近的,待他睡前想與沈昌珉道聲晚安時,那抬起的大眼,幾乎是容納了沈昌珉的俊臉,如此近的距離,他也霎時說不出話,只能在沈昌珉的面前輕聲吐著熱氣。

「晚安。」沈昌珉竟是率先說。

他眨了眨大眼,好似瞧見沈昌珉的嘴角上的弧度,也閉上眼來隨沈昌珉微笑,「晚安。」

難道這正是所謂『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的難得緣份?縱然沒有感情,可命運卻能將他們緊緊相連一起。不過很可惜地,他是忽略婚姻最本質的感情基礎,他並不明白,光是只有緣份可能還不足夠讓他倆同睡上一張床,而沈昌珉就趁著在他熟睡之際,悄悄地傳達了這份感情。

今日夜晚特別冷颼,但他卻能在一個人的胸膛裡,睡得安穩、睡得溫暖。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樣的暖和,竟是沈昌珉無償出借給他一夜的胸膛,才能夠得到。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