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曝光以後,可想而知,他倆的日子自然是不好過。但既然沈昌珉都能將崔珉豪這個醜媳婦給保護周到,保護朴有天這個美媳婦的安危,他當然是在所不辭。所有衝突統統由他一人擋在外頭,他不是先讓朴有天到臥房裡躲好,就是讓朴有天先回家等他消息。

他對自己的人生大事幾乎已是踩死了,不論金母如何勸誘,他說什麼就是沒打算讓步。

「小俊,你喜歡男人沒關係,媽媽可以幫你找更好的,你們就分手吧!」

金母看似作出了讓步,可實際上就是想跟他討婚姻的主導權。就如他所料,不管對象是男是女,這人必然要由金母來挑選事情才有可能落幕。他早已摸透了自家老媽的想法,這回他也吃了秤砣鐵了心,為了朴有天與自己的愛情,他是絕對不會妥協。

「媽,是你要嫁人還是我要娶媳婦?為什麼一定要你看順眼才可以?我們倆是用心愛著對方,他在我最胖的時候跟我在一起,還陪我一起減肥,這種人幾乎快絕種了你竟然要我跟他分手!」

「小俊!媽媽是為了你好!」

「不用,謝謝妳!」

金母又再一次地被他氣哭了,在一旁的金爸是什麼也沒說,好似早已料到場面會如此難堪,也僅是帶著金媽坐上沙發,語重心長地說了一句,「兒子都三十幾歲了,你還替他瞎操心什麼?」

「連你也責備我嗎!」金母氣得緊,所有的氣就往金父身上發。

「小俊這輩子都依妳了,這回總要讓他自己作主吧?」

金母聽了這話是更氣了,什麼話也沒說就奪門而出,金父也是無奈,可臨走之前,卻朝自家兒子拍了肩,「你知道你媽的脾氣,下次就別那樣氣她了。爸也老了,你想跟誰在一起都沒關係,重要是幸福就好。」

「謝謝爸。」

「自己照顧好。」

他本該為這樣的氣氛感到難受,但他卻在父母回家以後,樂孜孜地前去朴有天的豪宅找人。這大門一開,他幾乎是開心地抱住了朴有天,嘴上笑得甜,告訴朴有天,自家的老爸已經同意了他們的戀情。

朴有天理當為他高興,索性就在夜裡帶他外出破戒,大吃了一餐,隔天就又幸福地胖了一公斤。

他們約好,不論這場仗役有多難打,他們必定是攜手一起抵禦外敵。朴有天甚至想好了攻略,願意找一天前去見見金父與金母,然後煮一頓滿漢全席來招待這對公婆,趁機展現一下自己的媳婦樣,也偷偷地用美食將公婆的胃給迷住。

聽起來像是不錯的辦法,但有無機會施展,便又是另一回事。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敵軍竟會率先攻打過來,且是趁他們措手不及之際,趁虛而入。

今天朴有天沒隨金俊秀去診所內打雜,他正好有事得去服裝店與西餐廳交代點事情,怎麼也沒想到,金母早已暗藏在小巷裡,決意找一個時機與他來場婆媳之戰。既然對自己的兒子說不通,那麼她只能對朴有天下手了。

就在朴有天將事情交代完後,返回金俊秀公寓的路上,金母是倏地攔住了他,不高興地說:「我有事情得跟你談。」

他楞了幾會,也換上職業笑容說道:「好,那阿姨我們去附近的咖啡廳聊吧。」

一坐上位置,金母也就不客氣地訓起話來,好在他的世面見多了,女人看得更是多,所以對於金母的謾罵他的情緒一點也無波動。但金母的用詞用語卻是越來越超過,甚至掀起了他的過往,語中帶刺地要他離開金俊秀。

「像你這種背景的,我不能放心小俊跟你一起!你還是回去做雞吧!」

「阿姨……你說這種話有點過了。」

「我說錯了嗎?我一手栽培的兒子可是堂堂的醫生!你呢?你不過就是拿他的錢騙騙他的感情而已,你能給他什麼?你只是在削他的面子而已!」

他全然沉默了,金母見狀自是又乘勝追擊,「小俊的人生都毀在你手裡了,若是讓親戚知道他打算跟一個做過這種行業的男人在一起,你看他不被笑死才怪!」

是啊,他怎麼沒想過金俊秀還有親戚那邊的壓力呢?也的確,若跟金俊秀比較起來,金俊秀是比他光鮮亮麗,而他不過就是一個出租男友,就算相愛了,又有多少人能看好他們的愛情?金俊秀又得為他背負多少的謾罵,只因他願意為自己來選擇這場愛情。

他的眼神沒落,只見金母站起身來,略帶得意地說:「你應該明白自己該怎麼做吧?」

他沒有回話,就連金母起身離去,他看也沒看一眼,只是在咖啡廳裡沉思良久。

而後,他是回到金俊秀的公寓裡,將自己所有的行李打包,他打算不告而別,但金俊秀老早發現他的不對勁,在打了三通電話沒人接以後,金俊秀早已有感覺他會就此離他而去。

就在他將行李拖至客廳時,金俊秀也正好氣喘吁吁地從診所趕了回來,不可置信他的舉動。

「你在做什麼?」金俊秀蹙著眉頭問。

「我想我們分手吧,我不能讓你被我連累。」他低聲說。

「你說這什麼話啊……?我媽到底跟你說了什麼?」

「不是你媽的錯。」

說人人到,金母就跟在金俊秀後邊也喘著氣跑來,趕緊捉住金俊秀說:「小俊!讓他走吧!你們不適合在一起!」

「媽!」

「你再不聽媽媽的話,我就去死給你看!」

這話說出不久,金母果真進了廚房拿了把菜刀出來,就抵在脖子上,一旁朴有天看得都心驚,金母則是朝他說:「你還不走!」

朴有天是看向站在門口的金俊秀,低了頭,也真拖著行李打算離開。他從金俊秀的身旁走過,金俊秀是捉住了他的臂膀,沒有多餘的挽留,只輕聲說:「你如果真的走出這裡,我們之間就算完了。」

金俊秀是含著淚朝他說這話,而他也紅了眼眶。但見拿刀抵著脖子的婆婆,他還能有選擇嗎?

「保重。」

他最終還是留下客套又真誠的二字。

沒有其餘選擇,他們被迫只能在沒有彼此的日子,重新來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