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程的路上他是止不住地想著該如何向崔珉豪請求履行夫妻間最親密的義務,從前他還覺得自己不善言詞並不如何,可現在他卻是為此苦惱,原來他不是什麼話都能不帶羞恥的說出口,至少這件令人害羞的事情是讓他卻步了,他到底該如何表達才不至於傷害到崔珉豪對自己的觀感?

可話又說回來,他們早已是合法夫妻了,要求這種事情還有誰會帶著羞恥心?於是他捉住了自己在法律上的優勢,果斷地前去超商買了凡士林與保險套,大膽地將車子開回家裡。

他一進門來,鼻子便聞見從廚房裡飄出來的香味,沈遇安一見他的身影,自是從沙發上爬了下來,小短腿就朝他奔來,向他討了一個擁抱。

「爸爸回來了……!」

這句話像是朝在廚房裡忙的崔珉豪說,崔珉豪聽見這話,也從廚房裡探出來頭來,一臉神祕地對客廳的父子招了招手,說道:「你們過來一下。」

沈昌珉也疑惑地抱著沈遇安來至廚房,就見崔珉豪拿勺子舀了一匙電鍋裡的大鍋菜,是朝沈昌珉的嘴邊遞了過去,沈昌珉也無二話,就張嘴將那勺子的內容物給吃下肚。

「怎麼樣?能接受嗎?」崔珉豪睜起大眼問。

雖然這料理說不上特別,但也屬還能接受的範圍,他是誠實地說:「不難吃。」

一個不怎麼樣的誇獎卻讓崔珉豪笑得開懷,看見那樣的笑容,早上他所想的事情是瞬間從心頭上被埋沒。他只能默默地陪著崔珉豪一同享用晚餐,看著崔珉豪將家中的瑣碎收拾完畢,他仍是什麼要求也沒說。

「遇安就交給你囉,我去家教。」

他點了點頭,目送崔珉豪離去,直到大門關上後,他才鬆了口氣地看著坐在他腿上沈遇安。

他依舊是那句老話,語氣萬分感慨地問著沈遇安,「你覺得爹爹喜歡爸爸嗎?」

沈遇安還是那表情、那個性,但小嘴卻突破以往的沉默,「喜歡。」

「是嗎?」

沈遇安又沒回話了,只是拿起放在沙發上的書,要求他道:「我要聽CD……。」

他真是無奈,心事不但沒有人知道,還得卑躬屈膝地作這屁孩的奴隸。可他也將孩子款待的好,待崔珉豪回到家中以後,沈遇安是照著他的計畫已在娃娃床裡睡著了。

雖然接下來的事情可能對崔珉豪感到抱歉,但在他深思熟慮以後,他還是決定與崔珉豪商討這件事情。

「珉豪。」崔珉豪才進房將自己的背包放下而已,他一個大人兒就堵在門外喊了人家的名字。

「嗯?怎麼了?」

時間已經晚上十點,這時刻顯然是安排的剛好,他也沒猶豫不決,直接走至崔珉豪的面前,輕聲說:「今晚可以要你嗎?」

崔珉豪的表情似乎不太明白他的話,一臉懵懂。但就在他想更進一步的解釋時,崔珉豪霎時瞪了大眼,驚訝地看著他說不出話來。

這種感覺與先前被沈昌珉要求一起睡時是略有所同,不過就是吃驚程度不一樣而已。且這話也提醒了他,他已是一個有婚姻之人,可別再將對方只當室友看待。同時,也藉由沈昌珉的要求,他才明白沈昌珉對於婚姻的存在並不是只有要讓沈遇安幸福而已,沈昌珉是真的將他看作自己的伴侶、老婆。

他就如上回在電話中的模樣,紅著臉應允了沈昌珉的要求,「可以。」

沈昌珉心底樂壞了,可表情卻也只是壞笑,離去前只道:「那洗完澡來我房間。」

他就真照著沈昌珉的意思將自己洗乾淨,吹乾了頭髮,人是彆扭地來到沈昌珉的臥房。沈昌珉老早悠哉地在床上等著他,而他也膽大地爬上了沈昌珉的床,大眼有些害怕地看著沈昌珉說:「我是第一次……如果做得不好,你別生氣。」

這話是惹得沈昌珉發笑,但沈昌珉並未在技巧上作討論,只道:「如果等等真的不行,要告訴我。」

於是他們開始了從前未有過的旅程,第一步沈昌珉就遇見了瓶頸,對於崔珉豪的小嘴,他該親還是不親,他都有點兒猶豫。畢竟崔珉豪不愛自己,沒準還當他是來約砲,若親了,真不知道崔珉豪會不會覺得反感。

既然這件事情這麼難決定,他也索性跳至第二步。他來到崔珉豪的頸肩邊,輕輕地吮著,可崔珉豪的身體明顯僵直,就連脖子也爆了青筋,看得他都有些捨不得下手。

算了,第二步也跳過吧!於是他選擇直搗崔珉豪的腹部,就在他想拉下崔珉豪的內褲時,他不經意地抬眼看了一眼崔珉豪的神情。那閉眼蹙著眉頭還咬著下唇的模樣,甚至手心將枕頭捉得緊的懼怕,他最後是什麼也沒做,只是挺起身子來,大掌就包覆住崔珉豪已沁出汗的手,垂眼看著崔珉豪說:「下次吧,今天我太突然了,你可能沒有心理準備。」

崔珉豪睜開了大眼與上頭的他相望,他則是給予崔珉豪一抹微笑,而後俯下身來,在崔珉豪的頸上輕輕一吻。

「回去睡吧,你也累了。」沈昌珉輕聲說。

他唯唯諾諾,也坐起身子來,可大眼卻不經意瞧見沈昌珉腿間的鼓脹。他迴避了視線,什麼話也沒說,腳步便急忙地走出沈昌珉的臥房。

原來婚姻真的不是兒戲、不是家家酒,所有家庭的一切,不論是喜歡或是不喜歡,統統得概括承受。

當然,這也包括了沈昌珉那傲人的慾望。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