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的他們是各有所思。

崔珉豪幾乎是整夜難以入眠,他抱著枕頭抱著棉被,心底滿是虧欠。原來這兩年來沈昌珉不僅僅是溺愛沈遇安,還為他杜絕了外頭所有的花花世界,自始至終只忠於他一人。但方才的結果,他想自己大概是讓沈昌珉失望了。他竟就把這婚姻當噱頭,甚至以婚姻之名享有了沈昌珉為這家所掙來的一切,結果他卻沒個身為伴侶的樣子,沒準外人看來可能還以為沈昌珉強迫了他。

他認為自己不該如此,縱然他害怕,可他也不想辜負沈昌珉的期望,他絕對會盡自己所能,扮演好這家中的角色。

那麼沈昌珉又是怎麼想的呢?雖然沒能完全將崔珉豪給吃乾抹淨不免有點不甘心,但崔珉豪都有勇氣上他的床了,這代表自己在崔珉豪心中可能不算討厭。且見崔珉豪那羞赧的反應,不捨之餘,他也是享受著崔珉豪的反應,心中可愛得緊。反正今夜能親到崔珉豪的頸肩,他已無憾了,他相信總會有一天,老天爺會讓他得逞的。

本以為早上醒來大概是不見崔珉豪為他準備的早點,沒想到崔珉豪也不怕尷尬,就坐在飯廳裡等著他,陪他一起吃早點。

倆人什麼話也沒說上,就在他拎起公事包要外出上班之際,崔珉豪也同他站了起身,伸手就捉住了他的臂膀,難為情地低聲道:「昨天的事情很抱歉……。」

他挑了眉,並沒給予什麼心理建設,就想看看崔珉豪是怎麼樣的抱歉法。

「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好好鑽研的。」

崔珉豪篤定的大眼是惹得他快笑出聲來,但他天生就是個腹黑鬼,自是順著崔珉豪的真性情,給了他這麼一道功課,「不急,不過我期待你的表現。」

沒想到他幾乎是春風滿面的離開,就留下崔珉豪一人在身後泛紅著臉不知所措。按道理來說他不該眼睜睜看著崔珉豪為自己去勉強做這樣的功課,但這件事情不論怎麼想都對他有利,他自然不想當正義魔人,乾脆就讓崔珉豪自己去摸索。

崔珉豪是傻愣地坐在沙發上也無一點動作,對於如何鑽研,他還真一點頭緒也沒有。從以前就品行端正的他,到現在連部A片也沒看過,更別要他去找GV來觀摩,但為了維持這個家庭中的角色,他再怎麼不擅長都必須克服這道難關。

只是沈遇安一整天幾乎都黏在他身邊,他怎麼也騰不出時間來去鑽研那些床笫之事,直到時間又被他給拖至晚上來,將沈遇安給哄睡以後也已是十一點過後,再看看自己的狼狽樣,他其實也無額外的體力再去研究那些事兒。

但答應過沈昌珉的事,他總不能因為孩子的關係就提放棄吧?沈昌珉從來就不計較他的傻性與笨拙,甚至是將他與沈遇安給款待的好,讓他們不愁吃也不愁穿,若自己連沈昌珉的這點要求都做不到,那豈不是枉為他在法律上的地位,也讓沈昌珉吃了虧?

於是他蠢蠢地前來沈昌珉的房外,這時間也不明白沈昌珉是否已經睡去,他也沒管,就敲了下門,人便走了進去。

沈昌珉靠在床頭邊上看書,對於崔珉豪的來訪是感覺有些訝異,還以為眼前的人兒已準備好了,今天就可讓他滿足一回,未料崔珉豪只是堅定地爬上他床去,眼神認真地說:「呃,關於今天早上的事情……遇安一整天都黏著我,我沒辦法好好研究……。」

原來是來向他找藉口的,但他也無怪罪崔珉豪什麼,「所以?」

崔珉豪盤腿坐在他的床上,垂下大眼來,臉上羞澀地說:「所以……我在想,我可以直接找你練習就好嗎?如果我們都有時間的話……。」

他聽了這話,自然是樂壞了,不過見崔珉豪這麼大膽地說出這樣的話來,他也是有些驚恐。他懷疑,崔珉豪真的明白他為何會想與他發生這樣的親密關係嗎?還是說,崔珉豪只是覺得那就是家庭伴隨而來的義務,所以沒有拒絕他的道理?

他想直接與崔珉豪說清楚,可他心底也怕,若自己真說清楚也講明白了,崔珉豪不僅不順了他,這婚也想離了。說起來他們的婚姻也可笑,無法真誠地談感情的倆人,竟會湊和一起,然而過著表面婚姻的生活。

基於種種原因,他還是順了崔珉豪的呆腦,壞笑道:「可以,如果你想練習,隨時都可以找我。」

崔珉豪見他這麼好說話,心底也鬆懈下來,傻笑道:「我沒想到你這麼好說話。」

難道崔珉豪將他當皇帝服侍不成?每天都戰戰兢兢地與他一起生活?

「那今天有想練習什麼嗎?」他問。

崔珉豪靦腆地笑了笑,低聲搖頭說:「今天也晚了,明天吧!」

他挑了挑眉,也沒說什麼,又躺回床頭,打算繼續將書往下看。但崔珉豪並未這樣就離去,好似看了他良久,才又道:「昌珉,你覺得我是不是搬來跟你睡比較好?」

他一臉裝沒事,酷酷地回:「你高興就好。」

「那我明天搬來跟你睡好嗎?」

他怎麼可能不好?

「好。」

他果斷地答應,甚至放下手中的書,雙眼炙熱地看著眼前這隻傻肥羊。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