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沈昌珉是略開心地拎著公事包出門,傻傻在家中打理的崔珉豪壓根不曉得沈昌珉算計著他什麼,可他也不怎麼擔心,既然有緣夫妻一場,他自然會學著怎麼做一個不需要讓沈昌珉操心的賢內助。

他一人回房內將自己的棉被與枕頭皆搬至沈昌珉的臥房,順便趁著沈遇安還未醒的時間裡,將房內簡單地打掃了一遍。大約至八點,沈遇安是在小床裡喊著他,他放下手中的工作前去將孩子給抱來客廳裡,泡了瓶奶後低聲地說:「等等喝完要去刷牙喔。」

沈遇安是自己躺上了沙發,個性就如沈昌珉那般大爺,一手握著自己的小腳,一邊點著頭,好似要他別那樣多嘴。他也習慣了自家孩子與丈夫這種總是酷酷的態度,但見著沈遇安一日一日地能理解他說的話,他自是安下心來繼續他的打掃工作。

沈遇安刷完牙也洗完臉後,便跑來陽台找他,想麻煩他回去客廳裡播放故事CD,「爹爹……我要聽CD。」

沈遇安的小手是捉著他的褲管,他稀釋著洗衣精,垂下頭臉上帶笑地說:「等爹爹這裡弄完好嗎?你先去客廳等我。」

「好。」

看著沈遇安屁顛離去的背影,他就想起在外工作的沈昌珉。明知道這孩子並非他倆所生,可沈遇安的種種行為,怎麼看就像從他兩所出,很好學、也很懂事。

他好心情地前來客廳準備替沈遇安播放CD,未料沈遇安就站在他旁邊,適時地阻止了他的行為,「這個我、我明天聽過了……我想聽這個。」

他看著沈遇安想推開他手中的CD,又想了一會沈遇安的措辭用語,臉上便笑了起來,「不是明天,是昨天。你是不是想說『我昨天聽過了』對嗎?」

沈遇安臉上懵懂,可小嘴也學他再說了一次,「我昨天聽過了。」

「嗯,你很厲害喔,可以說這麼多話,是不是爸爸教你的?」他摸著沈遇安的頭頂,卻未料沈遇安竟回答了他的話,「爸爸說爹爹喜不喜歡他……。」

他挑起了眉頭來,神情有點訝異,竟不自覺地也對沈遇安的話認真起來了,「爸爸問你,我喜不喜歡他嗎?」

沈遇安這回沒有回答了,就抱著書本爬上沙發去,好似準備好要開始聽CD了。他就看著沈遇安那認真的神情,忽覺他與沈昌珉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並不是種巧合,可能在其中還有他看不見的因子存在,才促成了現在的『家』。

沈遇安的表達並不完整,所以他不能夠斷章取義。但能肯定的是,沈昌珉與沈遇安的聊天當中,必然是提及了『喜歡』這個字眼,也提到了『爸爸』與『爹爹』。

他心情有些複雜,但更多的是莫名的驚喜。透過沈遇安,他才能像剝洋蔥地,一層層揭開沈昌珉的面紗。

他整天心情都不錯,也將自己放在房間的考試卷子拿來客廳一同與沈遇安分享客廳的空間。他一邊設計考卷,一邊與沈遇安聊天,又一邊教沈遇安識字,待他倆的親子活動告一段落後,時間也已經十一點了。

他替沈遇安換上較保暖的外衣,然而揹上孩子,倆人就一同外出吃飯了。他帶著沈遇安去吃麥當勞兒童餐,瞧著沈遇安吃得津津有味的神情,他腦中是不禁想起了沈昌珉。

要不是有沈昌珉,他大概沒辦法這麼愜意地在家裡帶小孩,更不可能只靠著家教就要養活一個孩子。沈昌珉的出現只代表著一件事,就是他在乎沈遇安,也在乎他。

他吃著薯條,又想起前天自己的失態。要是他沒猜錯沈遇安的話中話,沈昌珉是真的喜歡他,那麼他那天可真給了沈昌珉一個不小的傷害。他的眼中有些歉意,但對於床笫這檔事,目前的他確實也未有任何的準備。

而後他又揹上沈遇安來,回家之前是去了趟超商買菜,打算晚上再試試別道料理讓沈昌珉嚐嚐。他做得很認真,但可惜的是,沈昌珉期待的卻只有夜間的親密活動。

他看得出沈昌珉的迫不及待,而那樣的氣息也讓他連晚上的家教都教得有些心不在焉,心就懸在沈昌珉的身上。待他晚間搭乘捷運回家以後,沈遇安早已在小床裡睡了,沈昌珉也回房了,他自是明白該怎麼做了。

他拿了乾淨的衣服進浴室裡徹底將自己洗乾淨,這回花的時間比平常要久,他也洗得比往常細心,不希望因為自己的不仔細而掃了沈昌珉興。沈昌珉果然在房間內等他,且只開著一盞夜燈,意味相當明顯。

他這回同是大膽地爬上了沈昌珉的床來,但大眼卻比前天更是惶恐,更不知所措。

沈昌珉瞧著他的臉蛋,是看出了端倪,便問:「今天要練習嗎?」

即使沈昌珉的期待不需要說明也看得出來,但他始終尊重崔珉豪的意思,不喜歡強人所難。就算每次的期望最後都可能落空,他也希望這種親密事不是出於他單方所迫,至少必須得到崔珉豪的同意。

「要啊,當然要練習……。」崔珉豪嘗試地將話說得稀鬆平常,可不論他怎麼故作鎮定,還是掩藏不了他心底的緊張。

沈昌珉看他將拳頭握得緊,臉上也只是苦笑道:「不急,先讓自己能接受再說吧。」

崔珉豪知道沈昌珉又要拿起書來緩緩心中的落寞感了,他怎麼也不想讓沈昌珉的期許落空,便是伸過手就抽掉沈昌珉手中的書籍,大眼堅定地與沈昌珉相望。

「我是認真的……。」他低聲說。

沈昌珉挑了眉,什麼話也沒說,也無任何預警,只湊近了臉來,慢慢地貼上了他那張有些乾澀的紅唇。他害怕地閉著眼,小嘴也隨同緊閉,但沈昌珉並不把這點阻礙放在眼裡,直接扶著他的後腦杓,用力地吻上。

他的小嘴被突破了防線,嫩舌是輕巧地讓沈昌珉勾上,在幾翻逗弄底下,他都還不懂怎麼回應,人就被吻軟在床。他緊蹙的眉頭也漸漸鬆散,心覺不可思議,自己活這麼大以來,從來就不知道接吻竟會讓人有種酥麻感,甚至會使人想放棄一切地交出自己來。

沈昌珉理當不笨,就趁著崔珉豪忘我之時,佔據了崔珉豪雙腿中的位置,迫著崔珉豪腿間只能夾著自己,然而再順著這優勢慢慢地將大掌探進崔珉豪的衣內,婆娑著肌膚、揉捏著蓓蕾,最後是神不知鬼不覺地脫下了崔珉豪的內褲。

崔珉豪驚覺自己的下邊有點涼,整個人是清醒了起來,趕忙地推了沈昌珉的肩,起身一把摀住了自己早已經半抬頭的小傢伙。

「你……」他又皺起眉頭來,驚慌地看著沈昌珉。

沈昌珉卻在他面前舔了舔嘴,沒有安慰,只湊向他的耳邊,輕聲說:「我也是認真的……。」

大難臨頭,這隻肥羊才曉得自己招惹得可不是一隻灰太狼,而是一隻真的會將他吃下肚的大野狼。




唉,到底要不要讓他們做?
感覺這樣有點便宜昌珉?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