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聽見耳邊傳來的話語,那氣息是差點灼燒他的耳道,他紅起臉來,身子便不自覺地往床頭靠,闔著腿,大眼不敢與沈昌珉相對。但他又能看向哪裡呢?他很自然地就朝沈昌珉的褲檔邊看去,不看還好,看了他真想逃跑,原來這種事情並非一蹴可幾,且也並非他想得那樣簡單。他現在才明白,學習固然重要,但心理建設更是重要。

當然,他首要必須釐清的,是沈遇安告訴他的話。他究竟喜不喜歡沈昌珉?

只見沈昌珉又朝他湊了過來,一口就吻上,好似沒打算再與他折騰,是選擇直接進攻。

他的雙腿間又被沈昌珉給佔據,這一吻不比方才溫柔,是帶點粗暴與急躁,就像是一口要吞了他一樣。果不其然,沈昌珉的一隻大掌又探進了他的衣裳裡,另一隻則往他的下身摸去,他雖緊張地推著沈昌珉,可沈昌珉的力道也不亞於他,一手死死地將他壓在床頭上。

沈昌珉放過了他的唇,便直接朝他頸肩烙下一道道紅紅紫紫的痕跡,他嚇得如上次一般,整個人都不禁僵直,額頭也忍得爆出青筋來,可這回沈昌珉並未為他而停止,似乎打算這麼將就下去。

其實他很想求饒,可他卻說不出口。每回胸有成竹地爬上床的是他,但想臨陣脫逃的也是他,他不能夠不考慮沈昌珉的心情。這點事不過就是夫妻間很平常的活動與義務,他深信自己可以做得到,也能夠做得好。

可惜身體與他的心思並不同調,他自我防衛的意識仍然很重,不論沈昌珉是溫柔是粗魯,他都會直覺地想防備。

沈昌珉早看穿了他的舉動,但既然選擇爬上他的床來讓他享用,他至少讓崔珉豪明白,並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夠悔不當初、走回頭路。然而不為人知的是,他雖看似很壞,其實他比誰都受傷害,要欺負一個不愛他的人,但自己卻很愛的人,沒有人曉得這需要多大的勇氣。

當他握上崔珉豪的昂首時,崔珉豪的手依然嘗試地制止他,不過已經不管用了,今夜若不讓崔珉豪踏出這第一步,他不曉得自己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讓崔珉豪習慣自己。

不愛他沒有關係,至少他希望,崔珉豪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並且習慣他的存在,這自然是包括他身上的所有一切。

「昌、昌珉……。」

崔珉豪抿著嘴,緊緊地捉著沈昌珉的肩膀,就見沈昌珉的大掌在他的小傢伙上來來回回,是捏是挑逗,惹得他腹下一陣電流,身子都已快不是自己的。

長這麼大以來,他也沒摸過自己幾次,結果這回卻是由別人來替他服務,這種感覺完全不同,除了舒服感不同以外,還多了一份在別人面前露出猥褻神情的羞恥感。

沈昌珉很有耐性地挑逗著他,他也很有耐力地維持著自己的角色,直至他在沈昌珉的手中解放為止。

「啊──!」

他聽見自己不如以往的聲音,雙手立馬摀住了自己的嘴,大眼難以置信地看著沈昌珉。沈昌珉也瞧見了他這個可愛的反應,臉上一道壞笑,便問:「你幹嘛?」

他眨了眨眼,想了一會,才慢慢地將手拿開,輕聲說:「男人呻吟……好像很變態?」

沈昌珉是輕嘆口氣,也照著他的邏輯說道:「那喜歡聽男人呻吟的人,不就更變態?」

他訝異沈昌珉的舉一反三,趕忙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下次不會遮住嘴了。」

沈昌珉無奈自己為何會喜歡上這樣的人,但貌似他喜歡崔珉豪的原因,有一部分就是崔珉豪的這種真性情。想說什麼就說,想做什麼就做,從來不會去考慮後果。這種個性很危險,所以沈昌珉義不容辭地替社會接受這麼一個危害,縱然危險,他也願意崔珉豪的危險只衝著他一個人去。

「我們還沒結束呢。」他提醒崔珉豪道。

他又朝崔珉豪的小嘴吻了一口,未料這回崔珉豪的反應更大,更是在他掏出自己的大傢伙時,崔珉豪已嚇得想逃下床了。但他並不允准事情只做到一半,便是一把將崔珉豪給壓在床,一手翻著床邊的矮櫃,找著先前早準備好的潤滑劑。

當他拿起潤滑劑來,崔珉豪幾乎是哭了出來,推著他道:「不行、不行──!。」

他哭不是因為沈昌珉很可怕,而是那不科學的尺寸實在太令人畏懼,但沈昌珉是真鐵了心腸,壓著他說:「就是因為害怕才要練習的不是嗎?」

崔珉豪搖著頭,並不是不同意沈昌珉觀點,只是沈昌珉腿間的東西就是嚇人,也令他直言不諱,「但是我大便從來沒大過這麼大條的,你進不來的!」

沈昌珉聽了這話心腸都軟了、那兒也軟了一半,一度不曉得該怎麼接話。

這時隔壁房的沈遇安好似嗅到了自己的爹爹處於危險狀態中,就在這寧靜的夜裡哭了起來,且哭得大聲,就怕正在欺負爹爹的爸爸沒聽見一樣。沈昌珉也只能放棄了,家中最得人疼愛的寶貝呼喚著他們,他再怎麼沒人性也無法視而不見。

於是沈昌珉下床換上褲子來,進廁所洗了手,便朝崔珉豪說:「你先睡吧,我去哄他睡。」

看著沈昌珉離去時落寞的背影,他才知道自己方才又說錯了話。

看來近期的他們不可能會有性生活了,沈昌珉是抱著沈遇安在房間內搖晃地走來走去,最後無奈一笑,輕聲道:「爸爸下次不會再欺負爹爹了,安心睡吧你。」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