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夜裡幾乎是背對背,且也睡得不怎麼好。待崔珉豪的手機鈴響,率先被吵醒的是他而非崔珉豪,他蹙著眉伸手越過了崔珉豪的身子關掉鬧鐘後,一臉茫然地輕靠在床頭上,一會閉眼一會睜眼,最後那雙略帶無奈的眼神,則是落在恰好翻身的崔珉豪臉上。

想起昨晚,他壓根覺得白濫,不過他仍是安慰自己,一個不愛他的人,嘴都給他親了、小弟弟也讓他摸了,他實在沒有理由再要求更多,但他的退讓並不代表他從此就不會再有所覬覦。

看來往後的日子難過了,他終於明白,什麼是『只可遠觀而不可燮玩』的狗屁道理。既然上天都這麼勇於挑戰他了,他也無不接受的道理。崔珉豪若不喜歡,那他以後就不再強迫,昨天的錯誤也不會再發生,他不想讓沈遇安又前來找他麻煩。

他下了床後是伸了一個懶腰,懶懶散散地進了廁所,打理幾番後,就穿著簡便的衣服,套上大衣,在天色還未亮的冬天裡前去買早點。一早空氣就冷得令人難受,他真不知道崔珉豪做什麼每天都要如此早起,若僅是為了早點,那大可不必這麼麻煩。他前去上班時開車順道去買就可解決,崔珉豪何必每天這麼折磨自己的身子?

他是感慨,但對於崔珉豪的一舉一動,他早已明白崔珉豪腦中在想些什麼。反正這一切都不是源於『愛』,而是源於『責任』與『義務』。也因此,他昨夜才與崔珉豪鬧僵,是怪他太急,但也怪崔珉豪過於天真。

他無言地輕嘆口氣,在早餐店內隨意挑了幾樣早點,連帶崔珉豪的份也一併買了回家。未料在他開門要進屋的同時,他與崔珉豪就在大門邊撞上,倆人雖是嚇了一會,可卻也僅是四眼相對,沉默以對。

崔珉豪是讓了路讓他進門,他將早點放在桌上後,就走進房裡換上襯衫,一如往常地與崔珉豪在餐桌上享用早點,也如同以往,他們的話少的可怕。崔珉豪明顯有話想說,但好似在等待時機一般,大眼戰戰兢兢地瞧著他看。

他這人也不愛戳破什麼,吃完早餐,起身就拎著公事包準備去上班,崔珉豪就在這時叫住了他,有些慌張地說:「昨天……對不起。」

他沒什麼太多餘的表情,第一次的道歉他可能還想看崔珉豪的笑話,但有了第二次以後,他是害怕崔珉豪又犯傻。

「我、我會好好鑽研的……。」

「不需要。」他輕聲說。

崔珉豪不知所措地看著他,他明白崔珉豪肯定又誤會他什麼,但他卻不急於表態。

「我真的會好好研究……。」崔珉豪又說。

果不出他所料,崔珉豪又把這種事情當作買賣一樣,昨晚的教訓難道還不夠嗎?做愛這種事情顯然不是研不研究的問題,而是能否為對方敞開心房,並且願意奉獻出自己的問題,即使沒有技巧、沒有花招。崔珉豪不可能不明白吧?

他本想一句話點破崔珉豪的盲點,但想想,若這種事情崔珉豪沒法自己去發現,那麼他說得再多,崔珉豪也未必能跳離『家庭』的框架,進而注意到他們之間的感情。

瞧著崔珉豪那無辜的神情,他看得也心疼,臉上竟是不自覺地壞笑道:「等你能大出跟我傢伙一樣大條的大便時,我們在做吧。」

這話他說得輕鬆,但也讓崔珉豪聽傻了。原來這樣一句話是如此煞風景,崔珉豪聽得都無地自容,只能看著他得意的背影離家而去。

他開著車,一路上都有些心不在焉,來到公司以後也是開啟電腦就開始工作。他一向不怎麼注意自己周遭發生了什麼事情,甚至自己成了別人吃飯的話題,他也無所查覺,但也能說他是不怎麼在乎。

自從謝瑪莉發現他的秘密以後,謝瑪莉是在公司裡見人就說他寵著一個不讓他有性生活的美人兒。這樣的話題流傳有陣子,他今天才知道原來他成了別人的八卦對象。

公司主管由於他表現良好、業績佳,替投資基金的委託人賺取大量的金錢,又讓公司抽了不少傭金,主管是親自前來道謝、頒發獎金,但最主要的謝禮,就是邀請他晚上一同去酒店唱歌、喝酒。

他聽到這話,自然是拒絕,「謝謝,但我晚上有事。」

主管是瞇起眼來,輕聲地在他耳邊說道:「據說全公司的男人就只剩你沒去酒店玩過女人而已,怎麼,不想去試試看嗎?」

他對女人其實不排斥,但他已是有家世之人,他並不想放縱自己在外趴趴走,「不了,我需要回去照顧孩子。」

今天崔珉豪晚上有家教,他怎麼也不可能放沈遇安一人在家裡。不過主管就是不死心,竟在他面前直接道:「你的老婆不是不給你性生活嗎?你就不想跟公司的人出去Happy一下?」

聽見這話,他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估計公司的人還不知道他的『老婆』是個男的,但他們居然會曉得他沒有性生活這回事,他想也只有出於一個人之口。

「謝謝,改天吧。」他輕聲說。

他瞧見謝瑪莉朝他飄忽過來的眼神,自是沒給誰好臉色看,今晚就提早下班。

一回到家中,崔珉豪是在廚房裡忙東忙西,沒注意到他回來。沈遇安一見到他,同是立馬朝他奔過去,向他討了一個抱抱。

「爸爸回來了。」

「嗯,今天有聽CD嗎?」

「有。」

他抱著沈遇安,看著那雙與崔珉豪類似的大眼,便也輕聲問:「爹爹今天有說爸爸壞話嗎?」

沈遇安還真想了一會,搖頭道:「沒有。」

「那就好。」

他放下了沈遇安來,就朝廚房裡走去,看著崔珉豪那不熟絡的身影,好一會他才道:「我回來了。」

崔珉豪愣了幾會,「你提早下班?」

「嗯。」

「那再等我一下,我覺得菜應該快好了。」

他就喜歡崔珉豪這種個性,隨時隨地都能將問題拋諸腦後,眼中已沒有早上時的愧疚與尷尬,全然不將昨晚的問題放在眼裡。可他縱然喜歡,他還是會暗地裡地期盼,某天崔珉豪能夠發現他的別有用心。

他輕輕地朝崔珉豪湊近,無聲無息,不自禁地就在人家的頸肩輕輕一吻。

「我想我們還是分房睡吧。」他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