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床笫的事情也就告一段了,晚飯時分崔珉豪也沒再與他談論什麼,更是沒有如先前一樣堅持要與他同房,讓他一度認為崔珉豪已經想通了,也懂得尊重自己的身體了。可誰知道,他與沈遇安都回房睡覺以後,夜裡家教回來的崔珉豪,仍是在洗完澡以後,前來他的房間。

他安靜地看著書,也沒看崔珉豪一眼,只道:「快點休息吧,別太晚睡。」

他以為崔珉豪會抱著棉被離去,卻怎麼也沒想到,崔珉豪依舊爬上了他的床,拉了棉被就睡在他一旁。

這是一種無聲的抗議,看來崔珉豪也不是全然沒有主見,他想當一個好妻子,他必然會想任何的方法來達成這個目標;他既然想好好維持一個家庭的基礎運作模式,就算冒著可能出賣屁股的風險,他也會咬著牙根盡他全力做到最好。

他無視於沈昌珉的意見,就將人家的雙人床給占去了一半。

沈昌珉相當無言地看著他的後腦勺,但若現在與他爭執起來,他怕自己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能說服崔珉豪。難道要誠實地告訴崔珉豪,『你睡在旁邊我很困擾,你難道不怕被我雞姦嗎?』這種問法他說不出口,只要想起那時崔珉豪嚇壞的神情,他實在做不了壞人。

現在唯一的辦法只剩下一種,就是忍耐。

還以為自己若與崔珉豪分房睡,晚上想打手槍時還能看個色情書刊或愛情動作片,現在可好了,崔珉豪就躺在他身邊,他怎麼也不能夠如此明目張膽,他就只能等崔珉豪睡著了,再進廁所裡解放。

於是這樣的生活,他們認認真真也純純樸樸地過了幾個月,崔珉豪沒再提起過練習的事情,而他也無再趕崔珉豪回房睡,徹底實現了崔珉豪心中的『夫妻』概念。

他們假日還會帶著沈遇安一同去公園裡玩耍,買新的故事書以及故事CD,然後一同去吃垃圾食物,讓沈遇安快活一天。

他們倆走在路上無一不被人用著有些羨慕以及異樣地眼光看待,即使同性婚姻通過了,社會上仍然諸多人普遍不接受這樣的家庭。但他們不怎麼在乎這些,只要生活過得好,孩子能平安長大,他們也就滿足,不需要有誰的祝福。

直到下午時分,他們打算找一間休閒店面坐坐,不經意瞧見一間剛開幕的簡餐店,上頭的價位平易近人,不過最吸引人的,是這間簡餐店可以免費幫人算命。崔珉豪是有些心動,算命這種事情總是很神奇,他也情不自禁地就被吸引了。

「我們去那間好不好?」他朝沈昌珉問。

沈昌珉是看了店面一眼,就明白他想些什麼,「你想算命?」

「對啊,去算算看,看準不準。」

「我不想算。」沈昌珉不賞臉地說,就抱著沈遇安前去找下一間店。

他也只能遷就著沈昌珉的脾氣,摸摸鼻子也跟著找下一家簡餐店。

但他這樣的好奇心,並未因沈昌珉的沒興趣而打消了興致。平日時間他早上都相當有空,所以將沈昌珉給款待去上班以後,他也興沖沖地帶著沈遇安一起前來這間免費算命的簡餐店。

平日的人潮不比假日多,他進去後便選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就與沈遇安一同點起了餐點來。然而在服務生的服務底下,見著服務生都沒提起算命的事情,他是抬起大眼就直接問道:「請問我可以算命嗎?」

服務生愣了幾許,便道:「我去詢問一下金先生的時間。」

他笑了笑點點頭,才知道原來算命是需要事先預約的。

恰恰好地,他今天早訪的時段剛好沒有人約,就見一位長得很漂亮的男人從二樓走了下來,遠看氣息就已逼人,近看更是不得了,那男人有著與別人不同的藍眸,很清澈、很動人,好似有著別人不可能擁有的魔法一樣。

「你好,我叫金在中。」

他愣了愣,也握了金在中的手,笑了笑,「你好,我叫崔珉豪。」

「那麼崔先生想問什麼呢?」

他霎時間有些乾笑,其實他前來算命也並非有什麼特別目地,只是好奇而已。

「不然我幫你看個大概,好嗎?」金在中又說。

「所謂的大概是?」

「健康、事業、姻緣等等。」

「好呀。」

於是他將自己的生辰資料以及近況統統寫給了金在中,金在中看了一眼,便笑說:「你的命格很不錯哦,健康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事業的話,你這一生根本可以不需要奮鬥了,不過婚姻的話……」

他睜了大眼來,「婚姻不好嗎?」

金在中笑了笑,「你好像很不了解婚姻就結婚了,所以你的另一半很辛苦,甚至可能會因為你的不知變通,而造成你們婚姻有破綻喔。」

他聽得都傻了,只見金在中又說:「你介意將你老婆的生辰給我知道嗎?」

他搔了搔腦袋,垂下了頭低聲說:「他是老公……而且我不知道他的生日是幾月幾號。」

金在中的神情沒有多大變化,好似早就料到一般,便輕聲道:「不知道也沒關係,你們有信物嗎?」

他更是無奈地蹙起眉來,緩緩搖了頭,「我們當初結婚時的信物,就是這個孩子。」

金在中看了一眼,笑道:「他跟你們都沒有血緣關係吧?」

「是的。」

「是你在大學時期的時候撿到的吧?」

他覺得太神奇了,金在中怎麼會知道?

「是、是的。」

只見金在中伸過手去輕輕握住沈遇安的小手,沉默了一會,便道:「你的老公有點大男人喔,但是沒關係,他很疼你,不過你有點浪費他的感情,甚至在消磨他的耐心。」

「什、什麼意思?」

金在中摸著沈遇安的手,又安靜了幾許才道:「你們同房睡吧?」

「是的。」

「有性生活嗎?」

「呃,沒有。」

「那也難怪了,他那麼愛你,你卻一點表示也沒有,你需要好好了解他,這樣你們的婚姻才會更順利。你跟他的姻緣極配,如果離婚了,對你跟孩子都不利喔,而且你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了。」

他聽了這話臉都紅得像番茄一樣,完全說不出話來了,又見金在中的藍眸看向了沈遇安去,臉上便微笑地說:「至於這個孩子,你放心吧,他是來報恩的,長大會很有成就。」

他啞口無言,覺得這一切的算命實在是太神奇了,比傑克與魔豆還要來的不可思議。但金在中並沒有告訴他,婚姻間的破綻該如何避免,而他也不敢問,索性就在餐點端上以後,與金在中禮貌性地道別了。

他餵著沈遇安吃東西,半碗飯的分量幾乎就落進了沈遇安的肚子裡,而他卻一口飯也吃不下。

「遇安啊,爸爸喜歡爹爹嗎?」

沈遇安甩著小腿,嘴裡吃著飯,大力地點頭到:「喜歡。」

「是爸爸告訴你的嗎?」

沈遇安同是沒有回答問題,只道:「我要吃雞腿……。」

到底所謂的破綻……指的是什麼?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