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是帶著崔珉豪從中午一路吃吃喝喝至晚上時分,倆人回至家裡以後,崔珉豪是率先進廁所裡洗澡,壓根將平常的家事全忘光,一副就是有老公在家他便可對什麼都不上心。也的確,沈昌珉沒與他計較家事的問題,更是替他前去陽台收了床單以及乾淨的衣服進來,甚至連床單也都幫他一併鋪好,讓他洗完澡以後就可以安心地上床睡覺。

他果真吹完頭髮以後,整個人就懶洋洋地爬上打算睡覺了,可就在他準備閉上眼時,他忽地想起了什麼,二話不說又起身來至浴室前,連敲門也沒有,就直接開了沈昌珉的浴室門走了進去。

沈昌珉沖著身體看了他一眼,隨手關了水源,問道:「怎麼了嗎?」

他笑了笑,踩過滿地的水漬,小嘴就直接朝沈昌珉的臉頰貼了上去,眼神得意了幾會,低聲說:「晚安,我先去睡了。」

沈昌珉當然不允許崔珉豪的眼神那樣得意,彷彿自己敗倒在他的魅力裡似的。他是拉過崔珉豪來,就在崔珉豪的嘴上當做一道回禮,見著崔珉豪喘氣的模樣,他才笑笑地放過人家,「晚安。」

崔珉豪笑得靦腆,但大眼明顯已想入眠,他也不敢再繼續妄為下去,「快去睡吧。」他輕聲說。

崔珉豪臨走以前還向他道謝,關於今天的美食,也關於這場婚姻的一切。

待他走出浴室以後,崔珉豪早已是一張安詳的大臉,裹著他的棉被睡得沉。今夜他也特別溫柔一回,捨不得與崔珉豪搶一條棉被,自己乾脆去崔珉豪的房裡拿了另外一條來,除了裹上自己以外,他又給崔珉豪多包一層,然而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這個大玩偶給摟進懷裡。

這種夢寐以求的愛戀,他本以為自己得花很多時間才能讓崔珉豪發現,不過好在,算一算也差不多三、四年的時間而已,老天就讓他抱得美人歸了。當然這一切要感謝的可能不只有老天,還有那位崔珉豪曾說過的『金大師』。

如此,反正週末晚上他才會去接沈遇安,不如週末上午與崔珉豪一同拜訪那間簡餐店,去向那位幫他牽上姻緣的算命師道聲謝也好。於是隔日一早,他自己向崔珉豪提議這件事情,崔珉豪是高興得很,一個不小心就將蛋給煎爛了。

「啊,等等我,我再幫你做一個!」崔珉豪笑說。

見著崔珉豪麼開心,他身藏在基因當中的惡魔因子也不禁地作祟,悄悄地就從崔珉豪身後將人摟上。

「你幹嘛?」崔珉豪認真地煎著蛋問。

他其實也沒想幹什麼,就想玩玩而已。他將手探進了崔珉豪的內褲來,熟練地搓揉著,就見崔珉豪夾起了腳,趕忙地關上火,制止他說:「你這樣很危險!」

他笑了笑,又在崔珉豪的頸肩裡落下不少痕跡,然而半推半摟地將人帶出廚房來,壞壞地就把人給壓上餐桌。

「不行、不行!」崔珉豪推著他說。

「為什麼?」

「以後跟遇安一起吃飯我會很尷尬……。」

「那客廳?」

「也不行,我都會跟遇安在那裡聽CD啊。」

他還真有些吃沈遇安的醋了,那小子到底是何德何能,竟可以在第一次與崔珉豪見面時就讓崔珉豪愛上他,甚至現在連他想做個愛,都得考慮到以後沈遇安可能會使的眼色。

他不禁笑了起來,也順道拉了崔珉豪起身,輕聲說:「你都以兒子為重。」

崔珉豪有些訝異沈昌珉竟然會說這種話來,不過沈昌珉只說對了一部份,「你對我來說也很重要。」

沈昌珉看了看他,臉上是一道平靜且幸福的笑容。

「走吧,去房間。」崔珉豪突然說。

「你要做?」

崔珉豪紅了臉來,但也不客氣地說:「我下面都這樣了,你總得把它撸完!」

於是他們又在房裡做些不堪入目的事情,解放完以後,才又回到廚房裡繼續完成他們未完的早餐。待時間差不多,崔珉豪與他便搭乘捷運前來金在中的簡餐店,他看了看店名,『斯特蘭奇』,覺得有些新奇。他先前沒注意看見這間店叫什麼,只望見有算命兩字他就給跳過,現在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店命名的有些巧妙。

他倆走進店裡,金在中早已在裡頭,甚至率先朝他們揮了揮手,邀請他們前來與他同桌。崔珉豪是將沈昌珉做個小介紹,金在中也禮貌地點點頭,笑道:「你好,沈先生。」

「你好。」

崔珉豪好似心情很不錯,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了,將近期他與沈昌珉感情有進展的事情都統統說了出來。簡言之,他與沈昌珉是想前來答謝的,雖然沈昌珉對於算命這種事情依舊抱持著不科學的態度,但既然是算命幫助了他,他就該感謝提點,只是信或不信,那又是另一回事。

金在中好似早已嗅出沈昌珉不相信的味道,不過這種東西他一向不勉強別人相信,畢竟會這種能力也不是一件特別令人高興的事情。

待崔珉豪中場去廁所時,金在中看了沈昌珉一眼,笑說:「你的伴侶應該常常讓你費心吧?」

沈昌珉挑了眉,只微笑,沒有表示什麼。

金在中又眨了眼來,「你們的孩子若上幼稚園以後,他會讓你更操心。」

沈昌珉神情淡定,輕聲說:「是嗎?」

崔珉豪從廁所出來,入座以後發現沈昌珉與金在中之間的氛圍有點奇怪,本想過問,但他什麼都來不及說,金在中便握住了他的手,沉默了一會,娓娓道來:「昨天是你們的第一次吧?還特地將孩子送去珉豪的娘家,真是可愛的安排。」

沈昌珉的眼神有些驚訝,只見金在中又說:「下午還去吃了高檔牛排,竟然在燭光底下接了兩次吻,你們是想閃瞎多少人的眼。」

崔珉豪嚇的伸回自己的手,一度說不出話來,金在中接續又道:「今天早上好像也很甜蜜呢,一顆蛋都沒煎熟,珉豪就被你挑逗了。」

崔珉豪雙眼瞪得大大的,沈昌珉好似也有些動搖了,便問:「你怎麼知道的?」

金在中笑了笑,「只是一種特殊能力罷了。總之,你們雖然很幸福,但婚姻必須經過重重考驗。」

「我們的婚姻還有破綻?」崔珉豪蹙眉問。

金在中臉上輕鬆,沒給予太明確的指示,只道:「吵吵鬧鬧很正常的,記得要互相包容,尤其在小孩上幼稚園以後,還有……」

「還有?」

「你的公婆。」金在中笑著又說:「不過這些都不需要擔心,你家那隻很有能耐的,但切記彼此要好好溝通。」

「好。」崔珉豪點點頭道。

金在中看向了沈昌珉去,眼神堅定地說:「我是真的想幫助你們,請相信我。」

沈昌珉沒有回話,腦中只留住了金在中給予他們倆的婚姻警告。

破綻?他倒是好奇,究竟是什麼東西能夠將他們給拆散。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