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他的人生整個昏天暗地,日日夜夜被迫穿著女裝也就罷了,朴有天也幾乎每晚都傳喚下人將他給強硬地扛至大殿裡來,他為反抗,手腕與腳踝都因此扯出了血痕,讓朴有天看得不甚滿意。

他狠狠地被丟上床去,朴有天是前來看著他紅了眼眶的鳳眼,伸過大掌,輕輕撫著他的臉頰,「怎麼哭了?」

他沒有說話,對於朴有天明知故問的行為,他很清楚朴有天不過是想笑話他而已,嘲笑他就像個女人一樣,遇上點挫折便容易哭紅眼眶。他撇過臉去,完全不將朴有天給放進眼裡,只想趕緊將晚上的情慾表演做一做,然而回至小木屋裡閉關。

朴有天老早看出他此番心情,這些天的自瀆表演其實也夠了,不管看幾次這樣的表演,朴有天發現,他對眼前這人兒的情慾是有增無減,現在已無法只是觀賞就可滿足了,今日的節目他想做點變化,做一點人兒始料未及的變化。

「今天你不需要自瀆給朕看了。」朴有天說。

他的鳳眼有些訝異,像是鬆了口氣一般,就連俊俏的劍眉也緩緩揚上眉梢來,似是感謝,又是疑惑。殊不知,朴有天就喜歡將話說一半欣賞著他表情裡的變化,他看出人兒的鬆懈,於是又接著道:「今晚換朕來嚐嚐你。」

聞言,他的雙手理當用力地推開朴有天作勢想逃跑,可對朴有天來說,要對付他根本綽綽有餘,他連起身的機會都沒有,就又被狠狠地壓回床上去。

「你怎麼就是學不乖?」朴有天低聲地說。

他小嘴喘著氣,又是扯著自己的手腳,只見鮮血滲出,朴有天是憤怒地壓住他的雙手,然而喊道:「來人!傳兩條軟繩來!將他的手腕與腳踝綁一起!」

聽見這話,本不想求饒的他是猛然搖著腦袋,沙啞地說:「不、不要!放開我!」

沒幾會下人便照朴有天的要求,褪去了他的衣裳,用了兩條軟繩將他兩邊的手腕與腳踝給圈在一起,雖繩索是留了點間距,可惜距離並不長,只要他掙扎著手,便會拉開自己的腿;只要他想闔腿,則又會拉扯自己的手臂。如此令人難堪的姿勢竟是躺在別人的床上,他的靈魂已快崩潰,甚是咬紅了小嘴,眼內也掙扎出了淚水。

朴有天就算看得有些罪惡感,可想要人兒的慾望還是遠遠勝過他的良心。而他也明白,即使自己現在示出善意來,床上的人兒也未必會接受。既然軟的不可行,那他也只能選擇來硬的了。

朴有天直接占據了他的雙腿間,彎身下來,便與他對看。

「求求你……。」他乞求地說。

朴有天像是沒有聽見一樣,只是瞥過雙眼,唇瓣輕輕地掃著他的肌膚,聞著他身上的香味,接著慢慢地在他的身上啃咬起來。他緊閉著自己的眼,頸肩處有著朴有天唇舌的溫度,他也徹底感受到了肌膚被啃咬時的絲絲疼痛,可他只能忍耐,任著朴有天為所欲為。

朴有天就像在品嘗美味一樣,沒放過他的吋吋肌膚,幾乎在他身上都可瞧見朴有天留下的痕跡。本是速度緩慢的朴有天,未料來至蓓蕾之處時,幾乎是大力地吮著人兒的乳首,舌尖的有技術的挑逗,惹得身下之人都不禁睜開眼來,無措地看著床上的蚊帳。

「不要……」

人兒的理智竟已跟不上身體的誠實,縱然嘴上滿滿的拒絕,但朴有天終究會發現他的表裡不一。

「不要是嗎?」朴有天輕笑問。

他的鳳眼無辜地看著朴有天,心虛地迴避了朴有天的眼神,只見朴有天又說:「但朕看你這裡可不是這麼說的。」

他知道朴有天所指的是哪裡,可小嘴就是不願承認任何一切。

朴有天見他的樣子霎覺得可愛,也忍不住地便吻上他來,而另一手便直接地握上腿間那一覽無遺的昂首。人兒的身體明顯抖了一下,似乎沒想到朴有天真會欺負他來,手腳又是拉扯了幾番,紅嘴反抗著,「唔……不……」

朴有天吻得深邃,他老早想吻吻這翹唇了,意外地滋味是比想像中的還要好,嘴裡就像有糖一般,讓朴有天索討不已。但最意外的還是身下之人,他幾乎是被朴有天吻的神魂顛倒,就連朴有天的大掌蹭起他的昂物時,他更是有些享受。

「嗯唔……嗯嗯……」

朴有天是放過他的小嘴來,欣賞著人兒滿臉通紅的可愛樣,大掌便加快了速度來,搓揉著人兒的鈴口與柱身。

「啊……」

朴有天特別喜歡他的聲音,於是更加惡質地用指尖捏著他的鈴口處,笑問:「舒服嗎?」

他不肯回話,但由昂物竄起的電流,又不禁讓他的身體發顫,讓他一度有想射的衝動。只可惜朴有天早已看透了他身上的敏感點,更是惡劣地捏住了他的出口,笑說:「怎麼不回答朕?」

他咬緊下唇,沒想到朴有天竟是彎下身來吮了他的囊袋,然而輕輕地由下往上舔了他的柱身及鈴口,讓他心驚了一下,「你做什麼……!」

朴有天笑了又笑,大掌便真對鈴口之處快速地磨蹭起來,只見人兒的小手緊握,身體都拱了起來,朴有天這回是堵住了他的出口,又問:「舒服嗎?」

他喘著起來,竟是輕輕地搖了頭。

「說實話。」朴有天又說。

他氤氳的鳳眼看著朴有天得意的神情,說什麼也不想就此認輸,可朴有天是更高一籌,就揉著他的鈴口,看他能忍耐多久。

「啊……不──」

「乖,說實話,求朕讓你射。」

「不可能……」

「是嗎?」

就見朴有天一手堵著他出口,另一手更是霸道地搓揉著他的昂物,讓他不禁求饒,「好疼,快放手……」

「那得跟朕說什麼?」

「求求你……。」

「嗯?」

「讓我射……。」

「告訴朕,你舒服嗎?」

「舒服……。」他閉起眼來,羞恥地說。

「說完整。」

「很、很舒服……求求你,讓我射……」

朴有天果真依約放過了他,就見他的身子顫抖了幾下,朴有天是又欺上他去,吻住他的小嘴,然而將那些手中的熱液直接抹上他的穴口處,笑說:「咱可還沒結束,我的妃子,金俊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