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依約在年後辭掉了健身房的工作,為了避免鬧劇再次發生,也為了不讓沈昌珉擔憂他太多,這回他是辭的毫無怨言,徹底當一次聽話的小媳婦。只可惜,他雖辭了一份危險的工作,可他卻又替自己找了另一份絕對會令沈昌珉白眼的工作。

「我今天被補習班錄用了喔!」他開心地朝在他身後翻找著冰箱的沈昌珉說,只見沈昌珉沉默以對,他將鍋蓋蓋上以後,便也轉過身去,與沈昌珉相對,「怎麼了?你覺得不好嗎?」

沈昌珉喝著啤酒僅是看著他瞧,卻一句話也沒說。

「到底怎麼了?」他捉著沈昌珉的肩膀問。

「我覺得金在中算的命實在很準。」沈昌珉嘆了口氣後說道。

他想了一會沈昌珉的話語,便道:「可是補習班沒有危險啊。」

只見崔珉豪又轉過身去先起鍋蓋來繼續炒菜,沈昌珉是貼上他的背脊,然而輕輕摟摟著他道:「其實你不需要工作,當一個全職的家庭主夫也行。」

他明白沈昌珉的用心良苦,還不就是怕他又被誰給調戲了,但他就是沒辦法在沈遇安長大以後還遊手好閒地待在家。自己若這輩子只是當個家庭煮夫,沈遇安成年以後他還能做什麼?十幾年的歲月不免容易讓他與社會脫節,若他不累積一些工作經驗,不只經濟無法獨立,未來他要再次融入社會也顯得困難重重。

況且,若是哪天沈昌珉膩了他,想與他離婚,他終究還是得找份工作來養活自己。也許如此質疑自己與沈昌珉感情上的穩定性是有些罪過,可他不得不為自己作一番最壞的打算。

「我總要與這個社會保持連繫啊,萬一哪天你想離婚了,我還是得靠自己養活自己。」

崔珉豪照實地將自己腦中的考量說了出來,沈昌珉的臉色沒有多少變化,也無反駁他什麼,只是冷靜地在他耳邊說:「到時候我會給你一大筆的贍養費,夠養活你的下半輩子。」

崔珉豪笑了笑,也低聲道:「最好是不要有那一天啦。」

沈昌珉倒也沒再說什麼,僅是在他頸肩上落下一吻,便走出廚房去找在客廳看電視的沈遇安。

看來沈昌珉已同意他的新工作了,反正無論如何,他能做的也就只有別讓沈昌珉為他提心吊膽。其實他也不是一個傻到無法分辨環境危險與否的人,只是比起沈昌珉來說,他較沒警覺性,也不夠聰明。

但該來的總是要面對,隔日一早他替沈氏父子倆準備了早餐以後,便也前去補習班教書。他被分配至重考生的班級,工作時間就如一般上班族一樣,早上上課,晚上便可回家準備晚飯。

一剛開始他還不習慣在講台上講課的風格,被一群人給注視的感覺還真奇怪。不過當日子過了一個星期以後,他也漸漸習慣在講台授課的感覺,甚至很受學生的歡迎,還莫名地被學生票選為最有魅力的老師,沒有之一。據學生所言,除了他很會教書以外,真正擄獲眾人選票的便是他的外表。

聽了這些奇怪的理由之後,他僅是一笑置之,對於學生的景仰或者其他同僚的愛慕,他統統沒當作回事,依舊如一個正常的職業婦女,下班後趕緊去幼稚園接沈遇安下課,然而返家煮飯。

縱然他對於他人的愛慕不動於衷,可他仍是習慣在晚飯期間或者入睡之前與沈昌珉分享在補習班所發生的事情。這也算是種每日報告,好讓沈昌珉了解他所工作的環境安全與否。

「很有趣吧,我被票選為最有魅力的老師喔!」

沈昌珉側躺在床上一手撐著腦袋,看著他邊說邊笑的神情,也說道:「要是我,我也會投給你。」

崔珉豪聞言,臉上笑得更燦爛,「真的喔?」

「當然,沒有人能比我更懂你的魅力。」

沈昌珉躺平了身子來,神情似乎有些疲憊了,才剛閉上眼不久,他便感覺到自己的唇瓣被輕輕地小酌了一下。

「你幹嘛?」沈昌珉睜開眼來看著他問。

只見他有些羞赧,無關要緊地說:「自從過年後就忘記給你晚安吻了,剛剛才想起來。」

「就這破理由?」

他抿了嘴來似笑非笑,也躺上床來,側了身與沈昌珉對看,「反正就想親你一下,哪有什麼理由。」

沈昌珉也順手拉了棉被來,輕聲說:「金在中算得真的很準。」

「怎麼說?」他眨著大眼問。

沈昌珉僅是笑了笑,摟了他的腰,便閉上眼去,沒有回答。

「我又讓你擔心了嗎?」

「……」

「還是說你覺得我們很速配?」

「……」

「還是說我是唯一一個會讓你想疼惜的對象?」

沈昌珉輕笑了一聲,睜眼道:「真不要臉,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

他也不如何,只是得意地說:「看來被我說中了。」

「你知道就好。」沈昌珉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