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隔日一早,按下鬧鈴,有些不願的抱著棉被坐在床上。

雙眼視線由模糊漸漸的清晰起來。

他甩了甩腦袋,棉被一拉,下床。

當他出了臥房想走去浴室時,他看了一眼那滿目瘡痍的琴房,然而又望著金俊秀睡的客房。

事情發生的實在太快,快到他都覺得自己有些反常。是反常裡的正常,卻又是正常裡的反常。昨日究屬於什麼類型的事故?

他這人不求甚解,也不想自找麻煩是探就什麼事實什麼真相。在他眼裡一切事情容易被自己的天生慵懶的個性合理化。

世界上有兩種事,一種是不可能,一種則是可能。

只要屬於可能發生,他都覺得見怪不怪。

於是他腦袋停止了思考,然而走進了浴室,替自己梳洗起來。

一切就如往常一樣,眼看時間也快到了,他穿上西裝,拿上了公事包,走出了臥室又不禁的望了一眼那客房。

還是去看一下他吧。

他悄悄的打開房門,金俊秀就躺在床上,那呼吸聲輕的像死人一樣,無聲無息。他越走越近,耳裡聽到床上人兒還有在換氣,心裡是鬆了口氣。還好不是死了。

朴有天靜靜的看著那臉龐,雖說不是特好看,但也長得挺像人的。

他看著金俊秀睡的熟,突然莫名的想掀起他的衣服來看看傷口。昨日他幾乎是要將白衣給染紅了,傷口肯定也不小。雖然男人總死要面子不擦藥,可不代表傷口會自己不治而癒。

一不做二不休,他緩緩的拉開了金俊秀的運動衣。

「疑?」

沒有傷口,這白皙的皮膚上一點傷痕也沒有。

他又緩緩的將運動衣蓋上。

這世界的人真是無奇不有,他內心驚嘆。

他走出了客房,然而順著走道便走出房子。

『喀。』門被關上。

金俊秀這時睜開了眼,從床上坐起身。似乎方才朴有天來觀看他時他都沒有睡一樣,醒來的太快。

他走出客房,來到了浴室。

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脫了上身的運動衣,鏡子裡照映出那一點贅肉也無的身子,加上那燈打在他身上,皮膚更是白的嚇人。他右手抓住了自己的左肩膀,手指一彎曲,指甲就這麼硬生生的在自己的左肩至左鎖骨,然而到了心臟前的胸膛,劃了這麼一道皮開肉綻的的深痕。

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那道深痕血流如注,可沒幾秒後,那傷口卻自己慢慢的癒合起來。

他嘆了一口氣。而他那沾滿了鮮血的雙手,他移到了自己的唇邊,皺著眉舔了一口。



「喂,你怎麼看起來這麼累?」

沈昌珉,是朴有天駐紮公司的副總,則他是總經理。不過在公司的傳聞裡,眾員工曾說沈昌珉另有副業,是個陰陽師,什麼卡到陰卡到陽他都曉得,還曾替人趕妖除魔之類云云。雖然朴有天也這麼聽過,可卻未曾問沈昌珉這方面的傳聞。

一來他沒興趣,二來他認為如果真有,那麼沈昌珉在某一天會告訴他。

朴有天看了沈昌珉一眼,搖著頭,「沒事啊。」

沈昌珉其實也明白他至多得到這個答案,「心擱著什麼事就說吧。」

「與其說你是陰陽師,不如說你是算命師吧。」

沈昌珉笑了一聲,無言以對。

朴有天走到他的桌邊,手裡端著咖啡,看著他,「你覺得一個人撞壞了用石磚打造的屋頂,然後又壓壞了鋼琴還能活嗎?」

「不能。」他直接的說。

「一個人一夜間所有的傷口都能覆癒嗎?」

「不能。」他說。

朴有天喝了一口咖啡,點點頭。

「可是我認為可以,只要那人骨頭是基因突變,肌肉細胞能快速分解,我認為都有可能。」朴有天像是見怪不怪的說。

沈昌珉搖搖頭,「你太容易將那些機率小到如蒜毛才會發生得事情看的太平常了。」

朴有天沒說話的靜靜的喝著自己咖啡。

「你就竟遇到了什麼?」沈昌珉又問。

朴有天腦子開始回想起昨天的事情,金俊秀到底是什麼?究竟是骨頭基因突變還是肌肉能快速分解?

但怎麼想,他都覺得金俊秀只是一個可愛的人,一個家庭出了問題然而說要離家出走的人。

「Angel」朴有天說。

「天使?」

「不,是可愛的人。」

沈昌珉白了一眼,不想理他。

朴有天也端著咖啡走回自己的辦公室。沈昌珉看著他的背影,他總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他的直覺波動起了亂像。

不是好東西。



朴有天開完會議後看了手錶,時間也差不多了。

昨天一團亂,他也忘記交代金俊秀該去買菜煮飯還有打掃家裡了。

可看在他是傷患的份上,自己還是先勞碌一點。

算一算,他也得連絡風水師來替他重新做一個風水了,鋼琴也得再買一架。看來近期會很忙。

他簡單的在路上買了鹹酥雞,兩碗湯麵,就開著車回家了。

「俊秀,我回來了。」他蹭了鞋,將鞋放入鞋櫃裡,換上室內鞋走進客廳。

疑?他挑了一下眉。

家裡還真乾淨。

他將食物放在餐桌上,走回自己臥室裡放公事包時,經過了他那間琴房。他看了一眼。

新的?

他一個轉向,就走進了琴房。

金俊秀一個人蹲在那鋼琴旁,他身邊擱著一堆工具,金俊秀似乎在修理。

朴有天抬頭看了一眼天花板,「修好了?」

金俊秀頓了一下,站起身轉頭看著他,「我……我修好了。」

「你會修鋼琴?」

「以前我常自己製作鋼琴。」金俊秀臉上鬆懈了一些,笑著回應。

「你也彈琴啊……。」朴有天有些讚嘆的說。

金俊秀點點頭,然後又蹲了下身繼續修理。

朴有天也跟著一同蹲下,「其實再買就好,不用這麼辛苦。」

「我用壞的。」

「可以再買。」他這人沒有窮到連鋼琴都買不起。

金俊秀沒看他,手頭仍是自己忙。

朴有天嘆了口氣,「先別用了,你今天有打掃家裡吧?先休息吃飯吧。」這回他直接拉了金俊秀站起身,然而帶他到廚房洗了手,拿了碗筷給他。

「先吃要緊。」朴有天說。

金俊秀看了這些食物一眼,看許久。

「不喜歡?」朴有天問。

金俊秀搖搖頭,「不,很香。」

這香味跟他之前所被迫吃的東西不同,他很好奇的往鹹酥雞的那一袋夾了一塊雞肉,然而塞進了嘴裡。

「這個好吃。」金俊秀笑著說。

「喜歡就好,麵我幫你倒吧。」朴有天拿過他的碗,替自己也幫他倒起了麵來。

金俊秀則是夾著那些鹹酥雞吃得不亦樂乎,他沒想過原來人吃的東西也能這麼好吃。

朴有天將湯麵遞給了他,也笑著說:「鹹酥雞你一定沒吃過吧?吃多會上癮。」

金俊秀聽見這話嘴中停止了咀嚼。

「就像吸血鬼血喝多會上癮一樣。」朴有天又說。

「吃這個會上癮?」金俊秀小聲的問。

朴有天吃了一口麵,喝了一口湯,「上癮就會發胖。」

金俊秀也笑了起來。

還好,

不是賴以維生的食物。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