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先沈昌珉還覺得崔珉豪大概已找對了工作,可當工作日漸步上軌道之後,他便又覺得崔珉豪待的地方不安全,且嚴格來說,崔珉豪也不需要工作。他明白崔珉豪想替未來做點打算,也能夠體諒與社會脫節的恐懼感,但他天生的神經質卻難以說服自己,對於那些覬覦崔珉豪的老師或學生來說,他幾乎是零容忍。

這也多虧崔珉豪那乖巧的脾性,為了使他安心,崔珉豪每天睡前都會向他報告補習班的瑣碎事情,才讓他能夠清楚掌握一些對崔珉豪不利的動靜。有些事情崔珉豪說起來雖是無關要緊,但基於一個第三人的角色來觀看同一事件,他自然是清楚某些學生的不安好心。

崔珉豪就算是老師,實際年紀也與那群重考生差距不大,當他聽見某甲約同某乙與某丙故作認真地纏著崔珉豪問問題而使得崔珉豪無法準時去接沈遇安放學,他心中便是莫名一把火。他不氣崔珉豪的忙碌,他也不介意孩子由他接送上放學,但他就是非常在意那群學生霸占崔珉豪的下班時間。

不過這些事情他並沒與崔珉豪攤開來說明,他明白崔珉豪喜歡目前的工作,若是他又加諸自己的情緒於崔珉豪身上,就怕崔珉豪又得為他放棄喜歡的事情,沒能好好在領域上發揮長才。

他牽著沈遇安的手上車,當他也坐進車內發動車子以後,沈遇安那雙神似崔珉豪的大眼便瞧著他看,輕聲問:「爸爸心情不好嗎?」

沈昌珉也沒隱瞞,看著眼前的馬路,同是輕聲答:「嗯。」

「是因為爹爹需要加班嗎?」

沈昌珉有些意外,沈遇安竟然知道有『加班』這樣的詞存在。他才正想過問而已,就見沈遇安又道:「爹爹跟我說你不喜歡他加班。」

他同樣沒有否認,直道:「沒錯。」

「為什麼你不喜歡爹爹加班?」沈遇安又問。

沈昌珉一時間也答不上來,當紅綠燈轉綠時,他才說道:「因為我喜歡跟你還有爹爹一起吃飯。」

沈遇安像是明白他的心情一樣,竟道:「我也是,雖然爹爹煮的飯有時候很可怕。」

聽見沈遇安這麼說道,他的心情也好了一些,不過就在他們到家時,他卻又收到了崔珉豪的簡訊,上頭寫著今晚無法回家煮飯,請他與兒子自理,而他則會在外自行解決。

他見著這麼樣的簡訊雖是秒讀,可卻已讀不回,崔珉豪好似讀懂他的不開心,則又傳送了一張可愛的抱歉貼圖,希望能緩緩他心中的不愉快。

『小心。』他打上了兩個字,然而發送出去。

崔珉豪一收到他難得的回覆,也開心地回道:『我會的。』

於是他又帶著沈遇安外出,他們一同前來麥當勞,點了兩份餐點,然而找了位置入坐。他與沈遇安天生性格就相像,沒有了崔珉豪的陪伴,晚餐時分便也少了幾分熱鬧。除了身旁人群的吵雜聲,以及屁孩在遊戲區玩耍的哭鬧聲外,他們這桌顯得特別安靜與沉穩。

他看著沈遇安的小臉蛋,也望了遊戲區一會,便問:「你想玩嗎?」

沈遇安竟是連看也沒看一眼,搖頭道:「不想。」

他看著才五歲的沈遇安,心中卻有些安慰。也許他們這輩子真是注定要當父子,就算是他親生的,個性也未必會與他百分之百相似。但沈遇安則不同,除了樣子較像崔珉豪以外,那性格真是像極了他。

他這人在五歲也對溜滑梯不屑一顧,但卻對拼圖或益智遊戲相當入迷。當他們回家後,他走進沈遇安的房間裡來打算拿乾淨的衣服時,不經意看著那些整整齊齊蒐集好的拼圖盒子以及一系列的益智玩具,他更加確信沈遇安就是出生來當他與崔珉豪的孩子,金在中沒有說錯,他們三人之間必定有某種緣分牽引著,如今才會生活在同一屋簷底下。

他今晚與兒子一起洗澡,雖然浴室不比先前有著嬉鬧聲,可至少他們也和平地在浴室裡度過生平第一次的父子浴。

崔珉豪果真是一位不簡單的爹爹,若當初不是崔珉豪撿到沈遇安,而是他撿到了沈遇安,他實在無法想像他們的兒子在五歲時會是什麼模樣,可能早已人格扭曲也說不定。

他的腦子才正掛念著那賢慧的妻子而已,眼見已十點多了,沈遇安都已入睡,他卻還缺崔珉豪的來電報備。

他這人一向沒有太多耐性,拿起電話來就直播崔珉豪的手機,雖手機才響三聲即被接起,但接電話的人卻不是崔珉豪,而是女孩的聲音。

「喂,你好我是崔老師的學生,他喝醉囉,你是他親愛的嗎?呵呵……崔老師現在是我們的囉,他在我們的手上……」

他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吵雜的音樂與酒杯的聲響,他大概知道崔珉豪去了哪。看來接電話的女學生也喝醉了,不過令他最意外的是,崔珉豪竟然將他的手機來電者設為『親愛的』。

「讓他聽電話。」他低聲說。

女學生愣了幾許,好似瞬間酒醒了,「你是男的?」

「讓他聽電話!」他不客氣地又說了一次。

只見女學生是趕忙轉交了電話給崔珉豪,崔珉豪是將醉醺醺聲音傳至他的耳裡,「昌珉嗎?我不知道學生會帶我來這種地方……我以為──」

「你在哪裡?」

崔珉豪愣了愣,「在大學路上的SD酒吧……。」

他是掛上了電話,氣沖沖地拿了鑰匙便直接開車前往至酒吧。他一來至酒吧門口,就見著崔珉豪與一群女學生在外頭等著他,他不客氣地拽了崔珉豪的手將他給推上副座,離去時還狠瞪了那群女學生一眼,不高興地說:「下次別帶他來這種地方。」

女學生點了點頭,像是被他給嚇著了一樣,完全說不出話來。

他什麼也沒管,便開了車走人。崔珉豪即便喝了混酒頭很暈眩,也不忘在車上給予一長串的解釋,說明著他是如何蠢地被學生給帶至酒吧。但他才不在乎藉口是什麼,就在停紅綠燈的當下,他直接拉了崔珉豪的領子,狠狠地在那喋喋不休的嘴上吻了一口。

「閉嘴。」

「昌珉……」

「閉嘴!」

這是他第一次對崔珉豪說話如此用力,崔珉豪竟是些微地紅了眼眶,乖乖地坐在副駕駛裡不敢胡鬧。

暴風雨前的寧靜,沈昌珉的怒火,尚未燃燒殆盡。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