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路上他正眼都不敢瞧沈昌珉的臉蛋,就連下了車,他也只能乖乖任著沈昌珉拽著他的手將自己給帶回家裡去。他的手腕被抓得疼,可他卻怎麼也不敢唉一聲,只是垂著腦袋,乖乖聽著沈昌珉的指示。

「去浴室裡等我。」沈昌珉說道。

他沒有任何違抗,本是踉蹌的身子也在這高氣壓的氣氛裡瞬間酒醒,他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後,人便乖巧地坐馬桶上等著沈昌珉前來。他不明白沈昌珉會怎麼懲罰他,但他能確定自己大概不會有好下場。

待沈昌珉拿著他乾淨的衣服前來時,未料什麼沈昌珉也沒說,只是褪去身上的衣服,幫他清洗著身子。

「站得穩嗎?」沈昌珉拉起他的身子來,捉著他的手臂問道。

這樣的處罰方式他從未料想過,看著沈昌珉什麼也不說,只顧著幫他洗身子,他的心底更是罪惡。在這時候,他應得的不該是沈昌珉的溫柔,他寧可沈昌珉責備他,訓斥他。

「昌珉……我以為學生只是要去附近的麵攤吃飯而已,卻沒想到他們帶我去酒吧。其實我也不想進去,可是不管怎麼拒絕他們還是把我拉進去了,我真的……」他蹙起眉頭來,紅著眼眶又說:「我真的不想讓你擔心……我下次不會這樣了,我會辭了這份工作再找其他的,不然,我就照你說的,不找工作,好好當一個家庭主夫……。」

沈昌珉一邊聽著他的懺悔,一邊沖洗他的身子,最後是關上水龍頭,雙眼與他對望,「其實這也沒什麼,是我反應過度,但我想我們該考慮的不是工作問題,而是遇安。」

他的表情好似還沒明白過來,又見沈昌珉道:「兒子需要我們,當你不知道怎麼拒絕學生時,想想遇安,再如何難拒絕也必須趕回家與他吃頓飯。」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家庭』,當他們願意重視這個家庭時,外頭就算有再多的誘惑,他們也得以全身而退。他們已經不是自由人了,而是有責任在身之人,不論想做什麼或不想做什麼,他們都必須優先考慮家庭的重要性。

「我明白了。」他是揉去了眼眶中的淚水,只見沈昌珉拿了浴巾給他,又道:「你不需要考慮我,如果你喜歡現在的工作,不辭也沒關係。」

他擦著身上的水珠,竟是翹著唇道:「我當然要考慮你……。」

沈昌珉見狀,心頭的埋怨霎時煙消雲散,雖明白崔珉豪沒有裝可愛的嫌疑,但那副無辜的模樣卻讓他看得心頭癢。他看著崔珉豪穿了衣服,而後便道:「你先出去吧,我等會出去。」

他們也好些日子不曾安慰過彼此了,沈昌珉今夜並未打算佔有崔珉豪,可見著方才崔珉豪那可愛的神情,也不禁讓他有了些慾望。他是轉過身子來假裝洗澡,可沒想到崔珉豪是前來關上水龍頭,有些害羞地看著他。

「你想做嗎?我會小聲一點的……」崔珉豪羞赧地說。

沈昌珉盯著眼前已經沒有下限的人兒瞧,身下只圍上一條浴巾,便將崔珉豪給帶上床來,笑道:「我不記得你有大聲過。」

崔珉豪是脫下自己的內褲來,也拉開了沈昌珉身下的浴巾,輕聲道:「反正不能讓遇安聽見啦。」

沈昌珉二話不說就吻上他去,好在他們平常做愛時就沒多大的聲響,花招也不多,床更是穩固,就算再如何靜謐的夜裡,沈遇安也聽不見他們一絲一毫的吵雜聲。

他掐著沈昌珉的肩膀,低沉地喘著氣,輕聲道:「我決定辭職,好好當一個家庭主夫……。」

沈昌珉用力地頂了他一下,也喘氣道:「你會很無聊。」

「不、不會……我打算花你的錢去學才藝……等等、你太快了……!」

「什麼才藝?」沈昌珉問。

他掐上沈昌珉的手臂來,蹙著眉頭道:「像是媽媽廚房什麼的……啊,就是那裡──!」

沈昌珉瞧著他那多元的表情,臉上也不禁笑了起來,「去學學也好,遇安說你的料理有時很嚇人。」

「我知道……你快、快點。」

「你到底要我慢還是快?」

「你現在快的話我會比較舒服。」

「……」

「啊,床、床撞牆壁了啦!」

「……」

「昌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