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一覺醒來,睡眼惺忪的鳳眼是迷糊地看著眼前之人,他又緩緩地眨了幾眼,清楚了視線以後,才徹底看清眼前之人的面容。

朴有天那安詳的神情,加上特別安穩的鼾聲,實在讓他難以連想這人與剝奪他自由及尊嚴之人是同一人。他輕巧地撐起身子來,看著自己身上完整的內衣褲,忽覺其實朴有天並非不講道理,至少在他疲憊之時,朴有天不會強硬地要他。

可僅有這樣的優點尚不足讓他完全鬆懈,他仍是小心翼翼地撥開朴有天摟在他身上的大掌,然而大腿跨過朴有天的身子,安安靜靜地下了床去。

他至今仍然記得先前貴嬪所言,只要聽話,朴有天就容易厭倦了他。對此,他先是深信不疑,可在朴有天表態自己並非喜新厭舊之人以後,他又對此番說法感到疑惑。

他坐在椅子上,沒有命下人前來替他梳妝打理,他只是簡單的自己做了一番梳洗,然而將那頭長髮紮了簡便的馬尾,套上一件袍子便逕自地前去朴有天的書房。

他隨意地晃了晃,卻好奇朴有天案上的那堆奏摺,他趁著朴有天不在之際,竟是前去偷看著那些奏摺。他好奇朴有天究竟忙些什麼,除了忙著欺負他以外,朴有天花費最多時間便是在這堆文案上。

他翻著最上頭的奏摺,讀著裡頭的內容,沒幾會又換了一本。而後他發現,上奏的這些人皆是領土的管理者,專門幫朴有天管理以及監督央成以外的領土。照這麼說,這堆文案裡也可能有著關於老家的資訊。

他一本一本地找著,好不容易才讓他找上西域管理者的本子,卻未料朴有天早已在書房門口邊上瞧著他。

「你可知擅自進朕的書房可是死罪?」

他嚇了一跳,手中的本子都還來不及翻開,則又掉落至案上。

「你……你什時候──」

「不久之前,就在你下床以後,朕也醒了。」

他趕忙從寶椅上站了起身來,本想速速離去,可未料朴有天卻捉住他的手臂,笑道:「你這樣子比扮成女人還迷人呢。」

他甩開了自己的手來,無言以對。可就在他打算轉身離去之時,朴有天又將他給拉了回來,說道:「你對批奏有興趣嗎?」

「什麼?」他不明白地問道。

「不如你來幫朕批奏吧。」朴有天徹底留住了他的腳步,又道:「唸奏摺給朕聽,朕說什麼你就寫什麼。」

他看著案上那些奏摺,為了取得與家鄉相關的消息,他便允了朴有天的提議。

只見朴有天慵懶地坐上寶椅,拍了拍大腿,低聲說:「坐上來。」

他狐疑地與朴有天相望,可最後仍是照著朴有天的話做,坐上了朴有天的大腿來。朴有天的雙手是摸著他的大腿內處,不久又道:「拿北境的奏摺唸給朕聽聽。」

他聽話地拿過奏摺來,順著朴有天的意將上頭的內容一一唸了出來,是關於建物重整以及物資供應的問題。他覺得這問題很嚴肅,但他卻感覺不到朴有天的認真,尤其在他大腿內游移的雙手,讓他不禁夾緊了腿來,不滿地說:「你好好聽著啊,別一直摸!」

朴有天掐了他幾下大腿肉,笑道:「還敢兇朕呢,看來是訓得不夠多。」

他的小手本是想制止住朴有天的大掌,可他卻想起貴嬪所說的話,若是自己能對朴有天百依百順,也許不需多久,朴有天就想換換口味了。縱然朴有天說過不會喜新厭舊,可這又有誰知呢?歷代皇帝要什麼便有什麼,照著如此予取予求的慣性,什麼時候會轉性,誰也不知道。

他忍住了身體的防衛機制,決定就任朴有天為所欲為,而他則是拿起筆來,沙啞地道:「你的回覆呢?」

朴有天倒也玩味地著墨了幾會,大掌竟是朝他衣內探去,低聲說:「准予派遣央城百位工人前去修復,以及供應伍百公斤的米糧。」

他聽了這話,是愣了幾會,才下筆書寫。他才正覺得朴有天是個慷慨的皇帝而已,卻未料那魔爪已是輕巧地揉捏著他的乳首,另一隻手則是探進他的褻褲裡頭,時而輕時而重地捏著他的囊袋。

他握在手中的筆理當發顫,他無法好好將字寫好,可卻又無法反抗朴有天的戲弄。

「昨夜你累了,沒能讓朕要你,今天你應該有精神應付朕了吧?」

他握緊了小手來,輕聲說:「待我寫完……」

才剛請求而已,未料朴有天卻是握上他的嫩莖,緩緩地由上往下地來回摩擦,同是輕聲說:「朕可不聽命於你,你得在這樣的情況下好好地寫完它。」

他只能咬緊牙根來,在朴有天的玩弄底下,領著筆寫下了前幾個字,「嗯……等等……」

「這麼快就想射了?」

「不、不是……」

「那是想要朕快點讓你射?」

「啊……」

朴有天刻意地揉捏他的鈴口,他的身體是不禁發顫,一個筆畫沒下好,竟是搞砸了整份奏摺。朴有天看得可樂了,是壞笑道:「你看看你,連個回文也寫不好。」

他放下了毛筆來,小手是不小心沾上了墨汁,才正想阻止朴有天的嬉鬧而已,朴有天卻是加快了手中的速度,讓他忍不住地便射了更多出來。

「朕還想說下一份讓你瞧瞧西域的奏摺而已,你卻是這番表現,看來你還是較適合侍寢。」

他討厭朴有天羞辱自己,就在他滿腔怒氣,決意離開朴有天的大腿時,卻是被朴有天早一步看穿了動作來,他怎麼也沒想到,朴有天竟是推下案上所有文案及文房四寶,直接將他給壓了上來。

他趴在桌上動彈不得,朴有天也不再溫柔,直接扯下他的褻褲,看著他那比女人還正點的屁股。朴有天在臀瓣之間抹上了他的熱液,接著是愛不釋手地揉著他的翹臀。

「住手……!」

「覺得難堪是嗎?」未料,朴有天更是拍打了他的翹臀幾下,低聲說:「你總是掛心於家鄉,是朕不夠疼你嗎?」

他蹙著眉頭,沒有說話,朴有天見狀,更是抽打了他的屁股幾下,直至他的翹臀泛紅,朴有天則道:「不如這樣吧,只要你願意聽話,朕就帶你回西域一趟。」

他已不曉得該不該相信朴有天的話了,他這回也學聰明了,懂得不去允諾什麼,也明白承諾並不值千金。他決定以自己的方式脫離朴有天,姑且就信貴頻的話一回,反正他早已什麼也沒有,即使賭輸了,他也不再損失什麼。

只見他緩緩地撐起身子來,鳳眼撩人地瞧著朴有天,輕聲道:「你不就是想欺負我嗎?我給你就是了。」

朴有天好似意外他的回答,竟不是反抗,而是倔強地順從。就見他一把拉過朴有天,然而將男人給壓至寶椅上,他高傲地舔了舔自己的小唇,便是跪進了朴有天的雙腿之中,將那早已脹大的東西給掏了出來。

反正只要好好做個侍寵,朴有天久了便會膩了吧?

他必須耐心等待,等至朴有天膩了他的那天,他即可自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